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明朝敗家子 >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事急矣
    朱成心里震驚,萬萬料不到,這李政所圖如此之大。

    他卻是憂慮的看著李政道:“李侍郎,此時招惹大明,只怕……”

    其實李政的設想能否成功,朱成并不太懂。

    他所憂慮的乃是,即便計劃成功,那么大明勢必與奧斯曼交惡,這對奧斯曼而言,未必有好處。

    李政呷了口茶,他眼里似乎帶著恨意,卻又隨即道:“此乃陛下之旨,我等盡奉旨行事即可。”

    他說話之間,便抬出了蘇萊曼皇帝。

    李政其實并不傻。

    他自己對這計劃,卻也未必有十足的把握。

    可自去了奧斯曼,每日侍駕在蘇萊曼皇帝左右,他所信奉的,乃是君君臣臣,又因自己乃是外臣的緣故,心里比誰都明白,蘇萊曼皇帝決定了自己的未來,自己能否平步青云,便看這蘇萊曼皇帝的心意了。

    沒有人比李政這樣的儒生,更加懂得揣摩人心。

    他每日揣摩的便是蘇萊曼的心思。

    蘇萊曼皇帝正在盛年,一心希望超出父祖的功業,越是這樣心懷壯士的君王,便越是好大喜功,當然,若是好大喜功不好聽,大可以稱之為有宏圖之志。

    自己所提的章程,恰恰是最對奧斯曼皇帝胃口的。

    計劃是否有瑕疵,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對陛下的胃口,能令陛下產生興趣。

    他淡淡的看了一眼朱成,心里卻想,此人……雖也讀四書五經,可那書中的道理,終究還是沒有讀通透啊,果然……是個蠻子。

    朱成聽李政將蘇萊曼抬出來,便再不敢做聲了,只唯唯諾諾的道:“只是,還需謹慎為好。”

    李政便借故喝茶,沒有理他。

    ……

    又過了十數日,果然如這李政所料,價格似已到了極限。

    而在此時,李政打起了精神,召了佐官和書吏人等,隨即吩咐道:“今日起,所有的宅邸,統統拋售,一個不得留,立即知會各處的牙行,要盡快,最好讓這動靜大起來。”

    “難道不該分批拋售嗎?如此……至少可高位將宅邸先賣出一些……”朱成提出了疑問。

    李政卻只看了他一眼,并不理會他,徐徐道:“要快!”

    說著,便拂袖而去。

    京里的牙行,第一次嘗到了什么叫生意興隆的滋味。

    平日西山新城的宅邸,幾乎沒有人買賣,畢竟……大家伙兒都等著坐地漲價呢,哪里肯這時候掛牌出來。

    可誰曉得……轉眼之間,許多的房主便登門了。

    起初的時候,牙行尚還以為只是有人急于收攏資金,可很快,他們就意識到完全不是這么一回事。

    因為來的人太多,且出售的都是十套甚至數十上百套,直接低于市價拋售,問其緣由,對方也不肯說。

    這消息是藏匿不住的。

    很快……滿京師便知道了。

    人們從興奮,到漸漸平靜,最后在聽到消息之后,突然開始變得不安,隨即恐慌起來。

    這恐慌的氣氛,迅速蔓延開了。

    因而,也開始有人跟風,想要趕緊將手中的宅邸兜售出去。

    李政命人在牙行中蹲守,他似乎一點都不急,那朱成,卻顯得越發的不安起來。

    李政淡淡笑道:“準備擬一份奏疏。”

    朱成道:“李侍郎,這……不知擬定什么奏疏?”

    “當然是報喜的奏疏,這報喜的功勞,老夫便贈你吧,以你的名義擬定。”

    “報喜?”朱成詫異的看著李政。

    李政徐徐道:“你可知為何老夫要一齊兜售出去,其實……要的就是造成市場的恐慌啊,市場越是恐慌,人心便越浮動,到時……只怕市面上,都要充斥數不清的宅邸了,這西山新城若是跌到了谷底,難道新城和老城不會受到影響嗎?人心是最難測的,眼下最急的,不是我們,而是那方繼藩,方繼藩此刻,只怕早已尿濕褲子了,一旦暴跌,他的損失恰恰最大,畢竟此子投入了這么多的金銀。好啦,你不必憂心,這份奏疏,你來擬定,先行報喜。”

    這李政乃是上官,朱成豈敢得罪,雖是心里依舊憂心,卻也只好道:“是。”

    …………

    京里已開始變得詭譎起來。

    事實上……莫說是民間,便是朝中,也有人惴惴不安。

    這不少朝中的大臣,可也是信了西山新城的邪的啊。

    畢竟……人吃了虧,總有長記性的時候,前些日子,還有為數不少的人洋洋自得,說是老夫閑坐于此,一日下來,便漲動了多少多少銀子。現在消息一出,駭然了,忙吩咐人去掛牌,可這時已是遲了,據說牙行到處都是出售的宅邸。

    一下子,這些人慌了手腳,徹底懵了,于是瘋了似的打探消息。

    消息自是迅速的傳到了方繼藩這里。

    方繼藩在鎮國府,氣定神閑,卻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看著王金元道:“各個牙行都有簿子記錄下掛牌的時間和人員,對吧?”

    王金元本是不安,西山新城是他負責的,現在出了岔子,也有些慌了手腳,畢竟這一切太過突然了,現在聽到少爺不關心價格,而關心拋售之人,突然似是明白了什么。

    他眼前一亮:“少爺的意思是……噢,小人明白了,對對對,這牙行里,肯定有記錄,只需查一查誰在第一時間拋售,拋售了多少,想來便可大致知道這些狗東西是誰了。小人這便去查,這些狗東西,居然敢拆少爺的臺,定是饒不了他們。”

    令王金元意外的是,方繼藩卻是大怒,拍案道:“狗東西,你說什么?”

    王金元:“……”

    王金元感覺自己接不上自家少爺的節奏了。

    方繼藩齜牙咧嘴道:“我們是打開門做買賣的,人家也是拿了銀子購買售出,你是不是賣宅子賣瘋啦,衣食父母,都要收拾?這從今往后,誰還敢咱們西山做買賣,買咱們的地?”

    王金元一聽,冷汗淋淋,面若紫肝色:“這……小人萬死,只是……當下……少爺,現下該怎么辦才好。”

    方繼藩聳肩:“你說該怎么辦?”

    “實在不成,西山出手,穩住行價?否則,一旦價格崩了,可就爬不起來啦,小人知道這西山新城和陛下息息相關,倘若……陛下那兒責怪……”

    方繼藩冷笑:“我們西山回購?這可不成!哪有我方繼藩十兩銀子賣出去的東西,三十兩回購的道理,你們真當我方繼藩是傻的?崩了也就崩了,反正死的也不是我方繼藩。”

    “只怕放任下去,人心不安,少爺您……”王金元卻極清楚,倘若這樣下去,會是怎樣的后果。

    方繼藩卻是露出了賊兮兮的樣子:“這可就由不得我了,他們只管死,我方繼藩來埋。”

    王金元見少爺如此,心里便越發的不安起來。

    到了次日,牙行幾乎已經踏破了。

    朝野上下,一片哀鴻。

    下午的時候,傳來消息,四個作坊直接關門大吉,究其原因,卻是他們的東家,自覺得購房有利可圖,挪用了不少銀子去購置西山新城的宅邸,誰料轉眼之間,竟是虧了個一塌糊涂,現如今,掛牌三十兩銀子,竟也無人問津。

    這掛牌的,越來越多,跟風效仿者,不計其數。

    大理寺的一個堂官,好端端的當值,也不知聽到了什么消息,當場昏厥過去,直接送去了西山醫學院。

    可方繼藩似是無事人一般,照舊該吃該睡,有人去內閣拜訪他時,卻發現他已不知多少日沒有去內閣當值了,美其名曰在鎮國府主持大局,等去了鎮國府,又發現這狗東西也有幾日沒去鎮國府了,美其名曰去了內閣。

    臥槽……這狗東西,領了雙俸,兩邊糊弄啊。

    ……

    一封奏報,已在幾日之前自國使館發了出去,李政自是一副清閑自在的樣子,可過了幾日,沒了動靜,可壞消息卻是一個接一個的來了。

    短短幾日時間,價格竟已至二十三四兩了。

    李政開始變得懷疑起來。

    他命人出去打探。

    然而,他很快發現,似乎現在全天下都在尋方繼藩,偏偏方家大門緊閉,外頭護衛重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誰投了名貼,都是石沉大海。

    李政的心情,從清閑,變成了焦慮,在之后,漸漸察覺到不對勁起來。

    “李侍郎,不妙了,有幾處牙行,直接歇業了。”那朱成急匆匆而來,眼里布滿了血絲。

    李政道:“這是何故?”

    朱成道:“據聞雖有無數人來掛牌,門檻都要踏破了,可聽說,一個去買的都沒有,只要開張,便是損耗,連續數日都沒有交易,索性便關張了。”

    “這不對,不對……”李政瞪大眼睛,帶著憤怒道:“方繼藩這狗東西投入了這么多銀子在新城,花費了這么多的精力,難道真不管了?還有……他難道就不怕觸犯眾怒嗎?”

    朱成有些想哭,他不禁道:“他什么時候沒有觸犯眾怒的,不是一直都被千人錘、萬人罵,他不照樣這樣過來了嗎?李侍郎為何現在才這樣問。”

    朱成已是急了,嗓音之中帶著咆哮!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