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墨骨云香 > 第一百六十三章——意外來客
    自從內急風波之后,李念便不在她房里多呆,雖然每天還是會過來陪她說說話,看著她吃飯喝藥,但逗留時間都不會超過一個時辰。

    經過幾天的適應,挽香一顆惴惴不安的心也終于安定下來,芳喬幾乎躺在床上不怎么能動,她要做的事,便是幫她換藥和擦洗,至于吃飯喝藥這些事,都有李念親自動手。

    芳喬靠在挽香的肩上,看著湊到唇邊的香菇雞絲粥,眉頭忍不住微微一蹙,這粥頭兩天喝著,還沒覺得有什么,可喝得多了,口里都快淡出鳥來了,就想著吃點辣的重口的。

    李念看著她淡笑道:“我知道你想吃什么,可也得等你傷口完全好了之后才行,否則傷口不旦難好,還會留下疤痕。”

    芳喬當然知道他這都是為自己好,所以她并沒有提出任何任性的要求,只微微抿了抿唇,然后張口吃掉了送至唇邊的粥。

    “慢點吃,當心噎著。”

    她微微一愣,想著自己還沒那么嬌貴吧,吃個粥也能噎著?然而事實是,她還真被粥給噎到了,“咳咳……咳咳咳……”

    “瞧你!我才剛說,你就噎到了,吃個飯都讓我無法安心。”李念忙端來一杯茶遞給她。

    就著他手中的水順了喉嚨,她這才稍稍緩了過來。

    “吃飯喝藥這種小事,讓阿香來就可以了,你整天那么多事要忙,不必為這些小事操心的。”她看著他俊美的臉,微微有些不自在。

    這些天一直都是他親自喂她吃飯喝藥,如果不是因為男女有別,估計他連換藥上茅房這種事都能親力親為,不過一想到那天她說要上茅房,他那副驚慌失措的樣子,難道之前一直都是他在為她上藥嗎?

    一想到這里,每次在她看到他的臉時,總有些不自在,她也說不清那到底是什么。

    并不是不習慣被人伺候,而是不習慣那個伺候她的人是他。

    聽到她對挽香如此親昵的稱呼,他俊美的臉上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然而很快又恢復了原狀,眼睫微垂,低聲道:“什么事都不如你重要,如果可以……你也能叫我阿念嗎?”

    他的聲音低低柔柔,似昵喃,似乞求,一雙清亮溫柔的眸子定定的看著她。

    芳喬只覺心中最柔軟的那一處忽然被什么東西闖入了一般,攪得里面一片亂麻,為什么要用這樣的眼神看她?為什么要用這樣的語氣和她說話?不知道她最受不得別人對她示弱撒嬌嗎?

    似乎一定要等到她的回答他才甘心,芳喬再也忍受不了他那樣直白而堅定的目光,只用他能到聽到的聲音,小聲沖挽香道:“我……我內急……”

    挽香一聽,微微一愣,繼而尷尬的看著李念。

    果然!李念聽她這么一句,立刻起身,將碗放到桌上,“我想起還點事要處理,等會兒再來看你。”

    等到李念離開,挽香這才捂著嘴偷笑,“姑娘,你可真壞,居然用這招來趕人。”

    挽香自然看得出他們兩個的關系,只是,公子的一顆心已經擺在面上了,芳喬卻一直躲閃不敢面對,也不知她究竟有心還是無心。

    其實芳喬也不知道,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喜歡師父的,畢竟師父那種才是她所鐘愛的類型,李念雖然人,可她卻并喜歡這種文雅弱質的貴公子,怎么說呢,偶爾相處還好,可天天面對面,多多少少會覺得不自在,總感覺有些拘束,小的時候還不覺得,長大了這種感覺便也越發強烈了。

    尤其是看到他舉手投足總是那般優雅從容,一言一行皆透著深深的涵養與穩重,便讓她越發的自慚形穢了,她不喜歡這種感覺。

    況且她現在也沒功夫去理會這些小事,因為,一月之限又要到了,而巫仙給她的那三顆藥丸還留在了姑蘇城那間小院里。

    這期間,她有意無意的探過李念的口風,聽他說,當日她被南宮翊劫走后,江少瑜便隨他父親一起回了上虞,關于白家的事,江昊天顯然是想要置身事外,明月山莊就沒那幸運了,不知三位長老開出了怎樣的條件,白家終于決定不再追究明月山莊的責任,而榮老七和老六他們自然是隨三位長老回了明月山莊,因為他們相信,芳喬一定會回來的。

    芳喬看了一眼桌上那只吃了兩口的香茹雞絲粥,沖挽香道:“阿香,幫我把粥端過來吧。”

    她現在唯一能做的,便也只有快速將傷養好,其實也并不是沒有那種能令傷口快速愈合的藥,只是李念說,那種藥多多少少對身體會有一定損傷,而且使用得多了,以后旦凡受上一點小傷,都很難愈合,也許年輕時還不覺得有什么,可一旦老了,便會變本加厲體現出來,這就是追求速好的代價,所以歷來江湖中人向來少有長壽之人,多多少少也有這個原因。

    因為她之前服用了激發體能的藥,令身體各項機能十分紊亂,所以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靜心修養,為了不讓身體喪失本身的自行愈合能力,連創傷藥都不能多用,所以芳喬這幾天仍還是躺在床上不能行動自如。

    挽香伺候她吃完粥,又喝過水后,便轉身出去了。

    這幾天,她幾乎每天這個時候都會出去一下,她的哥哥興平因為擔心,每天早晚都要過來問問她的情況,芳喬也是知道的,所以每天這個時候她便會說她困了,需要休息一會兒,讓她自己也去休息一下,挽香哪里不知她的好意,只是全放在心里沒說。

    屋子里忽然安靜下來,她的心不由也愈發的焦躁起來,忽然,窗口傳來一陣拍打翅膀的聲音,芳喬側頭望去,就見小天從窗口一掠而過,這幾天它幾乎每天都要來晃上一圈,在屋內的屏風上呆一會兒,然后被芳喬趕出去,挽香起初還有些害怕,可見它并不攻擊人,也就見怪不怪了。

    今日倒是奇怪,只見它一圈一圈來來回回的飛著,卻并不進屋,芳喬不由有些好奇,忽然,不遠處的簾子微微一動,只見一道修長的身影不知什么已經立在了她的床尾,正一臉笑意盈盈的看著她。

    “南宮翊?”芳喬忍不住驚呼,卻見他將一根手指壓在唇上朝她輕輕噓了一聲,她仔細聽了一陣,見屋外并沒有任何動靜,這才小聲問道:“你……你怎么進來的?”

    她記得李念說過,他的家,沒有他的允許,任何人都進不來,雖只是簡單一句話,可也能想像,這其中的防范一定不弱,只是……南宮翊又是怎么進來的?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