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藥植空間有點田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拜年
    炕上的葉方皺著眉頭:“讓你別那么小心眼,你就是不聽,這事兒要是讓外人知道了,還不知咋笑話咱家吶!”

    “我咋了,我咋小心眼了?你去村里瞅瞅,舍得給孫子孫女發銅板的,能有幾家?”

    “哼,不都是幾塊糖就解決了嗎?我這還給他們發了半文呢,不少了!”趙氏翻著白眼,理直氣壯的說道。

    葉方眉頭皺的更緊了幾分:“你明明知道,這銅板要是剪成兩半,就當不得銀錢使了,你這...你不是白瞎了兩文錢嗎?”

    趙氏白眼翻的更利索了:“我樂意!哼,一家子黑了心肝的,掙了那老些的銀子,也不知道想著我們老兩口!”

    “舍得給兩個賠錢貨買金丁香,咋就不知道想著點我?哼,良心都被狗吃了!”

    “還有那金簪子,銀鐲子,都要給那兩死丫頭當嫁妝,也不怕折了她們的壽!”

    “你這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老二媳婦剛還給了老四,大郎他們幾個紅包吶,我瞧著那紅包厚度,里面少說也有四五文錢。”

    葉方搖搖頭,不贊同老伴兒這做法,大過年的,你這么折騰,讓外人知道了,可還得了?

    “哼,那是她應該給的,她一個當長輩的,幾個小的問她討幾個紅包咋的了?”

    “明明掙了那么多銀子,一個紅包才給這么點銀錢,真是摳唆!”趙氏就像是忘記自己剛剛都做了啥,冷哼著說道。

    “你這,唉.....”

    ...........

    給祖父祖母拜完年,葉蓁幾人走回屋子,開始給邢氏和葉父拜年,葉銘的說辭一直都是中規中矩的。

    倒是輪到葉蓁時,就見她磕完頭,抬起頭來,沖著邢氏一攤手,笑嘻嘻的說道:“祝父親母親新年快樂,紅包拿來?”

    邢氏楞了一下,而后突然失笑:“你這孩子,從哪學來的這歪話?給,紅包給你!”

    她把一個塞著銀裸子的紅包,拍在了女兒手心,而后再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旁邊的葉杏等人,也忍不住笑出聲來:“哈哈哈..”

    屋里一時間只聞笑聲。

    拜完父母,葉蓁幾人和母親說了一聲,就像是撒歡兒的野駒,跑出家門,準備去村里各家串門去。

    站在門外,葉杏眨著大眼問道:“姐,我們先去哪家?”

    葉蓁想了想,一揮手說道:“王大娘家離的近,我們先去那兒!”

    “好嘞!”幾人應了聲,很快來到了張家門外。

    “大娘,桃兒姐,我們來啦!”還沒進門呢,葉杏就已經在門外喊出聲來。

    王氏一大早就做好了準備,紅包,瓜子,糖塊,樣樣都準備的齊全。

    聽到聲音,從屋里走出,笑容滿面的沖幾人招呼道:“蓁丫頭,二郎都來了,快來,快來,大娘屋里啥東西都有,快進屋!”

    張桃跟在母親身后,也走了出來,笑嘻嘻的看著幾人,目光不著痕跡的在葉銘身上停留了下。

    進了屋,葉蓁幾人沖王大娘鞠躬拜年,挨個說了一套好聽話,把她樂的,唇角就沒合攏過。

    從袖口掏出幾個紅包,一一遞個他們:“給,都拿著,這是大娘給的紅包!”

    “謝大娘!”葉蓁笑著道謝。

    扭頭沖身側少女問答:“桃兒姐,你要隨我們一起去拜年嘛?”

    張桃聞言看了母親一眼,猶豫著不知是否要答應。

    “去吧,去吧,你年紀小小的,老悶在屋里干啥,隨著蓁丫頭他們出去走走!”王氏笑呵呵的說道。

    “好!”張桃應了一聲,和葉蓁手拉手奔出屋子。

    走在路上,他們時不時就會遇到,呼嘯而過嘰嘰喳喳的熊孩子,村子里看上去好不熱鬧。

    路過葉家門前時,張桃瞧見門口進進出出的孩子就沒停過,扭頭沖好友笑著說道:“都是小精豆呢。”

    葉蓁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要說桃花村里哪些人最能拉得下臉皮,嗅覺又最靈敏,那么毫無疑問,就是這些每日東竄西跳的孩子們了。

    哪家大人大方,哪家好吃的多,這些孩子們心里那是門清!

    幾人溜達著去相熟的人家拜了一圈,得了不少瓜子和糖塊,心滿意足的返回家中。

    張桃依舊隨著他們一起。

    二房屋內,張平安沖邢氏和葉父拜完年,收了紅包,目光掃過屋內,問道:“大娘,二郎呢,出去了嗎?”

    他還算聰明,沒有直接問葉蓁去哪了。

    可兩人也不是傻子,瞧見少年臉上的神色,心里又怎會沒有猜測?

    邢氏和葉父對視一眼,笑著說道:“二郎他們出門還沒回來呢,你要是想尋他們玩,可以在這事兒等會兒。”

    張平安有些緊張的搖了搖頭:“不了,大娘,那我就先走了,還要去別家拜年呢。”

    說完不等兩人反應過來,轉身就往屋外走。

    “哎,平安你抓把瓜子再走呀。”身后的邢氏沖他喊道。

    少年跑的很快,轉眼就不見了人影。

    “你說說這孩子,他這是著什么急呢。”邢氏無奈的說道。

    炕上的葉父沉吟了一會兒,突然說起了另一個不想關的話題:“你說,這小子是相中了蓁兒,還是杏兒?”

    邢氏瞪了丈夫一眼:“這我哪兒知道?這話你可別在外人面前說,沒得壞了蓁兒和杏兒的名聲!”

    “那不知道的人,說不得還以為咱家上趕著,想把女兒嫁到張伯家呢!”

    “這我咋會不知道?我這話也就在你面前說說。”葉父說道。

    邢氏此時反而開始考慮起這個可能,就見她皺眉沉吟了幾息,不是很確定的說道:“應該是蓁兒吧?”

    “我有次瞧見平安和蓁兒說話,看那模樣,似是有些不一樣。”

    葉父臉上露出一絲欣慰之色:“我猜也是,蓁兒模樣長的好,小時候又和平安走的近些。”

    “這八字還沒一撇呢,你可別出去啥胡說,再怎么著,也要等張伯家上門提親才算事兒!”

    邢氏又不放心叮囑了丈夫一句,就算平安那孩子有意,可這事兒最終能做決定的,還是那孩子的父母。

    只要父母不發話,沒有請媒婆來,那這事兒就絕不能在外人面前提!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富贵乐园捕鱼 湖北快3今天开奖结果 彩票双色球 2019内部资料一波中特 微乐吉林麻将官方版下载 最新赌博代理怎么推广 山西快乐十分追号 真钱捕鱼游戏手机下载 比较好玩的手机棋牌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 平特一肖规律公式 甘肃快3开奖果 注册送分的电玩城捕鱼 黑桃棋牌还能玩吗 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河南福彩快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