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開局一條小舢板 > 第121章 一切解釋權歸我所有
    游艇的正確打開方式,讓小饅頭偷偷地跟林小北感慨:“這泳裝美女不夠多呀。”

    林小北笑:“那你倒是多發展幾個啊,下次就可以帶著一起出海玩了。”

    如何與人相處,對于林小北來說一直是一個在學習的過程。

    上輩子是個宅男,這輩子又是從小年輕開始的,城府和心機都不是他所擅長和駕馭的。

    有了寶貝如果是在明面上,他肯定是藏不住的,所以現在有了紫光寶盒這個儲物空間寶貝,那么一切就都迎刃而解。

    那尊玉佛,以及零散的那幾樣珠寶類,都收入空間中,妥妥的。

    在海面上,林小北征求了大家的意見,然后決定把原定計劃的七天游給完成。

    拍攝游艇釣魚和潛水的視頻,就成了最后兩天的主要內容了,這也是可以發布到王特火上的作業。

    而有了劉婷這位輕熟女的泳裝傾情奉獻,這樣的視頻內容就顯得特別一點。

    林小北知道,這樣的泳裝出鏡,會給小北趕海的視頻風格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凡事都有兩面性,有利有弊,但是不嘗試的話,就不會知道什么樣的評論會來了。

    泳裝美女,也是很正面的東西,只有思想原本就很復雜的人,才會用有色眼鏡去看待。

    林小北同樣知道,有很多小朋友喜歡看自己的趕海視頻,所以他后來在錄制視頻的時候,都很注重自己的語言表達,和肢體動作。

    因為小北趕海開始到現在,再到以后,都會是一個健康積極向上的趕海視頻,不以歪門邪道博人眼球。

    小饅頭在林小北的提醒之下,當劉婷出現在鏡頭里面的時候,盡量去拍她優秀的背影,或者不得不正面的情況下,就用虛化的鏡頭來處理。

    畢竟她的身材,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會產生特別聯想。

    等到以后游艇碼頭的建立,那么出海的次數肯定會無窮多,到時候那就見怪不怪了。

    希望到那時候,會有幾期小北出品必屬精品的,更多精彩的游艇視頻。

    這兩天,劉婷玩得很嗨,就好像經歷了苦難之后的放松。

    無論對誰,都有說有笑,也成了游艇上的開心果。

    她說:在所有開著游艇出海的日子里,這兩三天是最開心的。

    張興平和小饅頭都笑說:即將成為爆發戶了,我們也很開心。

    他們各自挑走的騎士勛章,現在都似乎成為了一種榮耀的象征,時不時地拿出來摩挲擦拭。

    騎士勛章一共七枚,七種顏色。

    林小北這邊還存著四枚。

    系統給出了不確定的提示,說勛章是屬于幾千年前古歐洲的某個神秘組織的,至今該組織還有活動和存在的跡象,建議不要讓勛章面世,說不得會有什么牽連關系。

    “沒那么邪乎吧,都幾千年過去了……”

    對此,林小北沒有放在心上,沒有必要想太多,只是一件小玩具而已。

    返航的前一天晚上,大家促膝夜談,在探討如何將那一百多個古董碗和根狀奇楠沉香變現。

    在探討的同時,也約定了,除非有必要,否則不能主動將這次打撈沉船的事情說出去。

    “一切解釋權歸我所有。”

    說這句話的時候,林小北有種讓人無法拒絕的王霸之氣。

    劉婷揚了揚手里的紫色勛章,笑道:“收下這個勛章,已經是你的人了。”

    張興平也附和道:“小北,雖然我比你大幾歲,但是容我喊你一聲老大!”

    他挑走的是一枚藍色勛章。

    而小饅頭呢,他把玩著自己手里的那枚銀色勛章,抬頭看了看林小北,說道:“我可不會喊你老大,但是這輩子的兄弟,你是拋棄不了我了。”

    聽到三人的表態,林小北頓時感覺壓力有點大。

    但同時又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劉婷說,辛總那邊應該有認識古董商人,以及拍賣界的朋友。

    那就等回港之后,拍個古碗的照片,讓老辛幫忙聯系人看看。

    沒賣出去就是垃圾,存著也沒有什么意義,只有將東西拍賣出去,才是最實在的。

    有了足夠多的錢,林小北都想游艇碼頭以自己的投資為主,而不是僅僅用小北趕海的名義分得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建在長岸村的游艇碼頭,現在有機會了,那就一定要爭取自己有話語權。

    這不僅是從自身角度考慮的,也是從長岸村的角度考慮。

    自己生活的家鄉建設,不能太依賴于外來的投資。

    第二天一早,小甜甜號才返航,這一路,劉婷回歸了船長的崗位,讓三個年輕人好好放松。

    后來,張興平找小饅頭挑戰搏擊格斗。

    小饅頭當然是以肚子疼的借口拒絕了。

    興奮過度的張興平不怕死地又挑戰了林小北,這一次,不僅是成了熊貓眼,更是鼻青臉腫的慘狀。

    基礎拳法,這個名字雖然很低調,但每一招式,都蘊藏著非常可怕的能量。

    林小北在跟張興平對練的時候,往往需要考慮和注意的不是如何打到對方,而是恰好相反,是要想著怎么才能讓對方受最輕的傷。

    剛好碰到打不死的小強張興平,不僅不怕,反而是越戰越勇,每次都以避開了某一招而沾沾自喜。

    這也讓林小北正好用來鍛煉自己對于基礎拳法的掌控問題,要練到收發自如,雖然還需要好幾個張興平,但每次也都有在進步。

    “哪天把小饅頭也抓來操練一下。”他心里暗暗想著。

    當然,林小北把基礎拳法也試著講解給張興平聽,有一定的效果,至少有讓后者感覺到一種脫胎換骨的體驗。

    但是,這畢竟是系統賦予林小北的技能點,所謂形似而神不似,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招式的話,張興平能夠學得有模有樣,但林小北知道,他的招式,缺少一種神韻,而這種神韻就是基礎拳法最重要的東西。

    不過即便是這樣,不管是林小北能感覺出來,還是張興平自己的體會,對于搏擊格斗方面,他在一次次的對練當中,一直在挑戰著新的高度。

    進步非常明顯。

    所以,“林師父”就又成了張興平對小北的新稱呼。

    “師叔”劉旺出現了,他問張興平:“賢師侄啊,這學成回去之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呀?”

    沒意識到被占了便宜的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說:“當然是回去打陳云峰一頓了,他之前比我能打,老是欺負我!”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广东快乐十分漏洞破解 东方6十1开奖 场外配资找久联优配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任三 借钱炒股亏了120万元 天津快乐10分怎么玩 万达彩票高手论坛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pc蛋蛋破解 福建快3基本一定牛 辽宁11选5预测专家 金钥匙配资 海南4+1中奖所得税怎么算 五分彩平台下载 pc蛋蛋论坛 湖北30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