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隔世清歡傾世念 > 第141章. 薛讓
    第二日醒來的時候,屋里盡是藥味。

    我睜開眼睛,毫不意外地看到凌念空坐在床邊,手里端著湯藥。

    見我醒來,他將藥碗放在榻幾上,將我扶起。

    “你發燒了。”

    他沉聲說著,將藥碗遞給我。

    “把藥喝了,退燒的。”

    “棲棲呢?我要見棲棲。”

    他的表情立刻變得僵硬。

    “有人照顧他。”

    “我要見他。”

    “你放心,我還不至于真的對一個孩子下手。你乖乖把藥喝了,等燒退了,我就讓你見他。”

    我別無他法,只能接過藥碗,飲盡。

    待口中苦澀散去,我對他道:“凌念空,我還要另一種藥。”

    他將唇緊抿了,并不理會我。

    我輕嘆了口氣。

    “給我一碗避子湯吧。”

    他猛地看向我,面色鐵青。

    片刻,他忽然一笑。“好!”

    他喚了人去準備,沒過多久,又是一碗湯藥端了進來。

    我仔細分辨了藥味。不錯,的確是避子湯。

    “給我。”我伸出手。

    凌念空端著藥碗的手朝我這邊移過來。

    我就要觸到藥碗了,他的手卻是向后一縮。

    “喝藥可以,但是有個條件。”

    “什么條件?”

    他輕輕笑了笑。

    “你若是喝了這藥,我們就再做幾次。你若還要喝,我們就再做,直到你沒力氣喝藥為止。

    不過……昨晚你睡著后,我幫你檢查了一下。你下面傷了,看樣子得養上幾天。

    你若是受得住,就盡管喝。

    我說到做到。”

    我全身一陣發寒,血液都像是凍住了。

    “畜牲!”

    他又是毫不在意的一笑。

    “罵吧,盡管罵。反正你之前也沒少罵我。”

    我奪過藥碗,湊到唇邊,手卻是頓住了。

    這些年因為體寒越來越嚴重,我月事早就亂了,月事期間還常會腹痛。喝了這碗藥怕是回雪上加霜……

    “怎么猶豫了?難不成,你還要我像當年一樣,一勺一勺地親手喂你?”

    我緩了口氣,捧住碗,剛要一飲而盡,他卻一把將碗拂到了地上。

    “燕林宣,你欺人太甚!

    你明知道我對你是一百個不忍心,卻還要這樣折磨我!?

    你仗著我對你的心意,就這么肆無忌憚地抓著我的弱點不放?!

    你的心可真狠,說放下就真的能放下……”

    他的聲音漸漸沉下去:

    “呵,昨天晚上你聽了我說的那些話,是不是覺得可笑?

    燕林宣,我告訴你,你這輩子都別想逃了。

    我即便是把你綁起來,也要將你留在身邊。”

    語畢,他靜默了片刻,在我身邊坐下,忽然問道:

    “孩子的父親是誰的?”

    我警惕地看向他。

    “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

    我舍不得動你,可不代表我不會動他。

    說!孩子的父親是誰?!”

    他的面色變得陰狠起來,又補充道:

    “我勸你想好了再說。別騙我說那孩子是我的。

    我們分開了五年,那孩子最多也就兩三歲。”

    我瞪著他,不說話。

    “不說?那我就當是沈風月了。到時候,你可別怪我殺錯了人。”

    “你!……你敢動他,我就死在你面前!”

    我渾身發抖,聲音也是顫的。

    他卻竟是笑了。

    “死?

    燕兒,你經的事還是太少了。很多時候,死,比活下去更難。

    不信的話,你大可一試,看你死不死得了……”

    他低頭看了看我發抖的手,輕輕道:

    “你還發著燒,再睡一會兒吧。”語畢他便轉身離去。

    “凌念空!你不許動他!”

    我厲聲喊道,可回應我的卻是重重的關門聲……

    我不是沒想過向凌念空說明我和棲棲的關系。

    可是,若是說明我和棲棲的關系,那么我和阿燃的關系、我的真實身份、阿燃扮作沈風月的事,這一切恐都再也隱藏不住。

    若真是如此,定會擾亂阿燃的布署,令他措手不及。

    凌念空雖視阿燃為敵,可若真是想將他如何,也仍是極難的事。

    阿燃自身武功就不在凌念空之下,身邊又有禁軍護衛,應不會有事。

    權衡利弊,我還是決定暫時將此事隱瞞下去。

    ******

    后來我燒得越發厲害,迷迷糊糊的。

    不知昏睡了多久,我好像聽到有人壓著聲音在我耳邊說著什么,我努力分辨,聽道那人好像是在喚我:

    “姑娘,姑娘醒醒!”

    我費力睜開眼,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眼前。

    “住雨?!”

    看到他,我不知哪里來的力氣,一下子坐了起來。

    “阿燃派你來的?棲棲呢?棲棲不知被關到哪里去了。

    還有阿燃,客棧著了火,他可有事?”

    “姑娘莫慌,公子無事。小少爺已經救出去了,屬下這也將您帶出去。”

    “好,我們怎么走?”

    住雨面上表情繃緊。

    “走正門,殺出去。姑娘跟緊我。”

    “好!”

    于是住雨一手握刀,一手將我護在身后,嘭地踹開房門。

    房門打開,守在門口的兩個侍衛一愣,一同提劍朝住雨刺來。住雨提刀劈向右邊那人,同時抬腳重重地踢在了左邊那人的胸口上。兩人倒地。

    住雨護著我一路向外,凌念空竟是不在,而他的手下雖是全力阻攔,卻不敢傷我,故而逃脫還算順利。

    院外是住雨提早準備好的兩匹馬,我們各自上馬,朝大路的方向縱馬飛奔。

    轉過一個彎,金水河便出現在眼前,河面在夕陽的映照下閃著金光。

    我和住雨心照不宣,直朝金水橋奔去。

    過了金水橋便是北離境內,他凌念空就是在再有本事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到別國搶人。

    但凌念空自也不是傻子,我們還沒看到金水橋,就先看到了在前方攔路的一排人。

    為首的,正是凌念空,他的身側還站著薛讓。

    應是凌念空的陣仗太過駭人,此刻街上無一路人。

    我和住雨勒住韁繩,這才發現,面前攔路的人不是凌念空的普通手下,而是玄翼軍!

    看樣子,除了洛塵染,整個玄翼軍都在此了。

    我心中一緊,玄翼軍雖只有十余人,可個個都是武功高絕。若真是打起來,住雨一人應對他們,恐占不了上風。

    如此,便不能硬碰硬。

    如此想著,我下了馬。

    住雨同樣下馬,依舊護我于身側。

    凌念空勾了勾唇角,上前兩步,眼睛在住雨身上掃了掃,嘲道:

    “救兒子派的是十余人,救你只派了這一個。

    燕兒,看來你的沈公子對你應是沒有你想象的上心。

    你以為就憑他一個能帶得走你嗎?”

    我感覺到住雨握住我手臂的手一點點收緊,同時又聽凌念空道悠悠下令:

    “薛讓,去把人帶過來。”

    語畢,四下一陣寂靜,薛讓仍如木頭一般站在原地。

    見他如此,我心中大動:看來阿燃已派人傳過信了。

    凌念空見薛讓毫無反應,皺眉看向薛讓。

    他剛要開口,我卻是心中一嘆,搶先喚道:“阿云……”

    薛讓聞言,立時雙手抱拳,單膝跪地。“在!”

    見他如此,我壓下心中起伏,輕聲道:“回來吧。”

    “是!”

    薛讓應了,利落站起,一個點地,飛身落在我另一側。

    不待凌念空反應過來,薛讓扯下腰間玄色令牌,高舉過頂。“玄翼軍!”

    十余名玄翼軍兵士,同時跪地,齊聲應道:“屬下在!”

    那聲音猶如驚雷,久久不散。

    “公子有令:護姑娘回返!”

    “屬下領命!”

    應聲未落,本立在凌念空身后的玄翼軍盡數圍攏過來,將我們三人護在中間,轉而與凌念空對峙。

    凌念空瞪著血紅的眼睛,靜立半晌,忽然笑了,邊笑邊打量我左右的兩人。

    “風住雨,風流云…

    呵,燕兒,我收回方才的話,你可真是好大的面子!

    沈風月竟然為了你,調動了北離皇帝的禁軍!”

    凌念空說的不錯,薛讓正是當年我那個能文能武的伴讀、風住雨的弟弟,風流云。

    在我憶起隔世過往時,我就反應過來凌念空身邊的薛讓正是流云。

    流云是阿燃在我魂歸后被安排到凌念空身邊的。

    阿燃會如此安排,只因彼時師父無法分辨重回我這身體的魂魄究竟是不是我。

    當時師父只說要阿燃等他消息,可阿燃不想再錯失機會,便想方設法將流云安插在了凌念空身邊。

    至于為何是流云而非旁人,則是因為這世上能算得上了解我的,除了阿燃,也就只剩下自小與我朝夕相伴的流云了。

    然而令我疑惑的是,阿云自蕭濟風被捕后接任玄翼軍統領也不過五年,他是如何說服眾兵士反叛凌念空,歸順阿燃的?

    不過眼下要解決的不是這個問題。

    我直視凌念空緩緩道:“這下我總能走了吧?”

    “那可不一定!”

    回答之人,并非凌念空,而是一個自遠處飄忽而來的熟悉聲音。

    聲音在空中散開,悠遠渾厚,顯然是借內力傳送過來的。

    我還未反應過來,就見有冒著煙的物什自四面八方投了過來。

    我立刻屏息,卻還是晚了一步,腿腳一軟跌坐在了地上。

    煙霧有毒!

    我一手捂住口鼻,一手撫著發漲的胸口,去看身邊之人。竟見吸入煙霧的眾人紛紛口吐鮮血,就連凌念空也不例外!

    沒過多久,煙霧便散了去。

    眼前出現一勁裝男子,在我和凌念空之間來來回回地踱著步子。

    看到他的臉,我瞪大了眼睛。“蕭濟風!?”

    蕭濟風輕笑。“不錯,是我蕭某人。”

    住雨認出蕭濟風,竟是怒不可遏,想要站起,卻又是吐出了一口鮮血。

    我趕忙扶住他。

    蕭濟風見此情形,笑得更是邪魅。

    “別掙扎了,你們中的是我風影樓特質的軟功散。武功越高,中毒越深。

    唉,不過你們主子可真是失算。就是再擔心,也不該把大半人手都派來救人。不然現下也不至于與你們落得同等境地。”

    聞言我脊背一寒。阿燃出事了!?

    住雨看出我的憂心,咬著牙解釋:

    “公子本要親自前來營救姑娘,不想中途遇上蕭濟風攔路。公子率部分暗衛拖住蕭濟風,命我等前來。恐怕此刻公子一行人也中了軟功散。”

    “蕭濟風,你想做什么?”我仰視著他恨道。

    他見我咬牙切齒的樣子,笑得更是邪肆。

    “小美人兒,你別擔心,我蕭某人可是舍不得傷你呢!蕭某此次前來,只是想敘敘舊。”

    他抖了抖衣擺繼續道:“你們人太多了,我只要你和念空就成,走吧,咱們換個地方說話……”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熊猫棋牌游戏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真准网 沪深股市行情指数 股票的各种k线图解 广东26选5app 足球小说 闲来贵州麻将手机版 王中王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选1 欧冠冠军利物浦 波克城市游戏平台 黑龙省十一选五结果 江西11选五5怎么玩 天天重庆麻将换三张辅助器 2019时时彩20分钟开奖 深圳风采开奖数据 22选5一等奖最低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