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白手帝國 > 第41章 還有山賊上門
    這種冷笑話對方聽不懂,是一種悲哀。

    讓仨兄弟離得遠一些,交流需要一個‘和諧’的環境。李大偉拿著‘小三’的迷你弩,掂量了一下,問道:“誰派你來的?”

    見到惡人比見到未知的事物強。身影往前爬了一點,說道:“我是附近的獵人,不知道怎么惹了這三位神獸。”

    ‘咻~’,沒有任何征兆,李大偉扣動手中的弩機,如此近距離,直接貫穿了對方的右臂,身影一聲慘叫。

    “sorry,手滑了”李大偉漫不精心的從‘大虎’身上的獸皮袋里又拿出一只箭來裝上,笑瞇瞇的道:“不好意思,我沒有聽清,你剛才說什么?”

    欲哭無淚,怎么能這樣呢?身影捂住右肩膀,說道:“我真的是附近打獵的。”

    ‘咻~’,一只弩箭釘在對方的左手。

    李大偉再次裝上一只箭。和顏悅色的問道:“記起來了嗎?別著急,想清楚了再回答,最近事情多,壓力大,手容易抖。”

    對方冷靜了下來,“我說實話能活命嗎?”

    “不能,但是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李大偉指著‘大虎’說道:“我這位兄弟,喜歡把東西嚼碎了吃,并且習慣從四肢開始。也就是說,你會看到你的手、腳被吃了,你居然還沒死,這種體驗一般人感受不到的,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對方抖了起來。

    李大偉又指了指‘二龍’,“我這位朋友,特別喜歡把人纏住。纏住了之后,你就會喘不上氣。你每出一口氣,它就緊一分。這樣,你只能出氣,不能進氣,想要喘氣,就得使勁,你的肺會慢慢往上趕,我見過有把自己的肺吐出來的,我現在知道了,原來人的肺居然是兩片。”

    對方開始崩潰。

    李大偉最后指著‘小三’,“我這位朋友愛好更特殊,受過刺激,喜歡吃腦子。你能感受的得到,它的手特別靈活。它能把頭蓋骨打開,你都不會死的。你知道嗎,剛打開的時候,熱氣騰騰的。”

    李大偉帶著回味的遐想。

    ‘小三’呲了呲牙,在火光映射下,閃著妖異的光。“別說了,我都說!”對方精神徹底崩潰。

    李大偉沒有認錯。

    他就是那晚在城門外打劫楊百萬的三人之一。他們是臨沮城主的私人武裝,奉命要把對方劫掠,而后詐取贖金。

    由于楊百萬謹慎,提前回城,所以還沒有布置好。他們三人是在外面盯梢的,不得已采取行動,本來也能成功,結果被李大偉給破壞了。

    這次奉命尾隨盯梢。沒想到被三位‘神獸’逮了個正著。

    至于楊百萬,并不屬于城主府的人。

    他只是一個小嘍啰,知道的不多,但是還知道一點就是,附近的山賊,有一些就是城主府的人。

    李大偉點點頭,意料之中。李大偉淡淡的道:“你本罪不致死,但你一不該意圖劫掠婦女,二不該監視我,讓我至于險地。”

    把迷你弩交給‘小三’,它的‘甩狙’例無虛發。

    答應了給他一個痛快,說到做到。

    李大偉習慣性的摳著上嘴唇沉思起來:自己的想法有所偏差,原來以為楊百萬是城主府的人,否則生意做不了這么大,也弄不到那么多武器原料。看來那只是養肥了要殺的‘豬’。

    情況遠比自己想的要復雜,城主那么迫不及待殺雞取卵,肯定有所圖。如果沒有猜錯,楊百萬為了自保,肯定得利用瓷器攀上城主的這棵大樹。原以為給自己爭取了幾個月的時間,現在看來變數太多。

    后面會有很多真真假假的試探,現在得讓別人看到,自己是一頭能長的更肥的豬,爭取足夠成長的時間。

    關鍵是這段時間得挺過去,被別人盯了一天一夜才發現。自己太弱小,手下那群人還不堪大用。

    半晌,瞅著三位小弟的眼神出現了一絲詭異之色。

    該休息還是得休息。

    第二天一早米婉婷已經把早飯做好,果然,女人的心思不一樣,有了新花樣。饃饃不再是統一圓圓的,變換了形狀,還有‘馕’狀的了。

    用料完全一樣,用量完全一樣,有了更多的樣式選擇,早餐一下子就豐富起來。

    沒有選擇的時候,目標就會單純,有了選擇就有了糾結。

    ‘大熊’很糾結吃什么的,直線思維讓他挑選看起來最大的。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王福利現在對饃饃里鹽的苦澀味忍受了兩天,實在受不了。還有更鬧心的事,訂單有了,瓷器在哪兒?

    李大偉的回答王福利似懂非懂:“牛奶會有的,面包也會有的,風雨過后就會是晴天,暫且忍耐幾天。”

    ‘神仙’的話都這么充滿‘禪機’嗎?之前說話好像不是這個調調。既然跟‘神’有關,那么神經兮兮也屬正常。

    石匠繼續清理河道;木炭窯已經生火,正在挖下一個,‘大熊’要幫忙,那就挖倆;焦炭窯也可以生火了,其實原理與木炭是一樣的,只是需要不斷的鼓風。

    自動的鼓風機做不了,傳統的很容易,木匠能體現能力了,鐵匠能體現體力了,只要能證明自己有價值,就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圈定了一大片地方,需要清理表面的雜草樹木,剩下所有的人都參與。王福利看出李大偉在等,因為眼神往出口方向看了好幾回。

    功夫不負有心人。

    半上午的時候,終于有一隊人馬進來了。真的是既有人,又有馬。

    二十多個人,七匹馬,八輛牛車。

    王福利臉黑了,李大偉興奮的臉紅了。

    武力值差距太大。對方每一個都是即戰力,這邊只有三個,還是加上了‘大熊’。

    嗯?‘大熊’怎么在對方的隊伍里,2米多的身高,黑黝黝跟鐵塔似的,嘴里還在不斷的嚼動著,只要不是瞎子就不會認錯。

    嗯?不對,對方居然拿了一根粗壯的狼牙棒,衣服也不對。這是...?

    那天離開的匪首和帶獵弓的三人也在,釣魚執法成功了。

    不過釣來的不是鯉魚,而是一條鯊魚。

    所有人都有武器,三張獵弓,九張強弓,仔細一看,還是兵丁的制式武器。這隊伍,小隊官兵見了也得躲著。作為總瓢把子有足夠的自信,他有一身鎧甲,在太陽底下明晃晃的,也不怕中暑。

    山賊頭目生的頗為雄壯,彪悍,臉上一條長長的疤痕,更顯幾分猙獰。把馬鞭指著前方的李大偉,“呔!小子,乖乖的把糧食交出來,指不定爺爺開心會饒了你的性命。”

    后面的人齊聲喊道:“殺、殺、殺”,氣勢滔天,訓練有素,有‘官盜’的風格。碰到這樣的陣仗,一般的家丁護衛必定膽寒,不用打,聽這動靜,戰斗力都會下降三分。

    以前看的電視劇沒有瞎扯,既然這樣,開戰之前吊吊嗓子。

    李大偉清清喉嚨,扯著嗓子大喊一聲,“對面的人注意了,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放下武器,舉手投降,饒爾等不死。”

    王福利聽呆了,一群賊人也聽呆了。四處看看,沒人。不對,遠處真有一些留流民擔心的看著,見到賊人望過去,一哄而散,躲到山中的樹林里。

    不知道誰先憋不住笑。賊人們笑的都不行了,拍大腿,拍馬背,捂肚子,甚至有一個掉下了馬。只有黑大個有些茫然,咧著嘴傻笑兩聲應個景。

    半晌,‘刀疤臉’擦了擦眼淚說道,“小子,你真的把我都逗笑了,我決定,讓你最后一個死。”隨后臉色一肅,抽出刀來,高呼一聲,“弟兄們,殺光所有人,搶糧食去。”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江西多乐彩开奖电脑版 福彩22选5开奖走势图 快乐街机捕鱼 下载双辽一心悦麻将安卓版 金呈配资 000816股票行情 ipad2急速赛车6 欢乐广东麻将推倒胡 腾讯分分彩全天不连挂的计划 15选5专家预测推荐 网站是如何赚钱的 四川快乐12遗漏数据 甘肃快3号码分布图 网上如何赚钱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表 北京时时彩5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