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東皇 > 第一卷.羿家 第一章.爺孫分離
    “爺爺,我們要去哪啊?”

    老人收起了皺著的眉頭,慈祥笑到,“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說著便用那一雙深邃的眼睛望向了東邊,腳步絲毫未減的走向相反的方向。

    小孩用天真無邪的眸子不斷打量著四周,可四周彌漫著白霧,偶爾還有幾具枯骨,沒有小孩希望看到的小獸和花草。他很快就變得像旁邊的老人一樣昏昏欲睡。

    小孩并沒有發現濃厚的白霧在自己和爺爺周圍散開,而后又吞噬了來時的道路。

    如果他發現的話一定會驚呼神奇。

    不知走了多久,總之小孩記得一路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還有大地的黑色與身上的黃色。

    他今天很高興,因為爺爺不知從哪里找來了一套新衣服給自己換上,衣服上有從未穿過的明黃色與幾條暗紅色的龍,龍目炯炯有神,似乎還在眨眼,那料子也是從未有過的舒適,與自己之前見到的富人身上的絲帛與昨天自己和爺爺穿的粗麻都不一樣。

    爺爺突然笑著說:“復兒,明日是你十歲生日,這身衣服和你手上的鐲子就是爺爺提前給你的禮物”。

    畢竟是小孩,此時老人神情和語氣明顯是交代后事都沒有聽出來,老人又用寵溺的目光望了孩子一眼,把眼睛投向了白霧的某處。

    老人神色一肅,“復兒,你可知你姓什么?”

    小孩不解的說:“我姓董啊!”

    老人摸了摸小孩的頭,似乎對他此時的裝束很滿意,而后身上散發出一種氣勢,令小孩產生一種強烈想要跪下的沖動。

    老人說道:“東皇家的后人從來不需要向任何人跪下,即使是天帝”。

    小孩顯得很呆滯,什么東皇家的后人,我嗎?還有,天帝是誰?剛剛的壓迫是爺爺……

    說著小孩便感受到一股力量在阻止自己下跪,小孩很吃驚,往日皺巴巴的爺爺竟然有如此力量,僅僅是一句話就壓的自己要跪下。

    正當他震驚時老人看向了一個方向。

    那目光似乎是審視,就好似是君王之于臣下。

    東皇復也跟著爺爺望向了那個方向。

    只見白霧中出現了一個高大威猛的人,臉上線條分明,給人一種威嚴之感。

    他大步走了過來,神色頗為恭謹。

    至爺孫兩身前時便毫不猶豫的跪下,行三跪九叩之禮,“羿族現任家主羿德拜見主家。”

    小孩又一次向爺爺投下疑惑的眼神。

    老人并沒有回答小孩什么,只是再次用審視的目光盯著那個壯漢。

    說:“汝可知吾為何以東皇家主玉璽召你來?”

    壯漢回答:“臣下不知,望主家明示。”

    “吾,汝,爺爺什么時候變的這么文雅了”,小孩想到。

    老人把頭轉向了東皇復,壯漢也看向了他。

    東皇復立刻感到自己被巨獸盯上。

    他看了看熟悉而又陌生的爺爺,又看見了正恭謹跪下的壯漢,明白了那種感覺是來自跪下的壯漢。

    不知是身邊負手站立的爺爺還是壯漢此時的恭謹,東皇復稍稍心安。

    又想起爺爺說的什么東皇后人。

    不知是爺爺的話還是可以血脈里的驕傲,他竟與羿德,一個巔峰帝君,這個主世界都排的上號的強者對視。

    看著這個與自己對視的龍服小孩,羿德也來了興趣。

    東皇復感到身上的壓力愈來愈大,額頭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腿不住的顫抖。

    但他面色未變,目光卻渙散,似神游物外,顫抖的雙腿卻落地生根,沒有倒塌的跡象。

    就在他的身體要堅持不住時,那種壓力陡然消失。

    東皇復也從一種奇妙的狀態醒了過來,一醒來他就注意到了正在用贊賞的眼光看著自己的壯漢,和老神在的爺爺。

    正當他感到奇怪時,老人說道:“復兒,你剛才是不是感覺身處一個陌生的地方?”

    小孩激動的說:“對啊,爺爺怎么知道?”

    聽到這話正端正跪在地上的羿德眼皮一抖,也顧不得此時插話是否符合禮節,說:“主家,那莫非是……”

    老人微笑不語。羿德這才回過神來,又不住地多看了老人一眼。

    “此子乃天命之子,老祖宗的預言該實現了!”說著老人的臉色竟出現了幾絲紅潤,顯然此時他十分激動。

    當羿德聽到天命之子這四個字時也是興奮,且那神情絲毫不帶半點虛假。

    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強者,羿德很快從激動中清醒了過來。

    說到:“那小少爺的血脈應該快要完全覺醒了,必須要及時掩蓋血脈的氣息。”

    他心下稍安,知道了老人找自己來的目的,說著便從腰間一個不大的袋子中取出一把長弓。

    長弓黯淡無光,似乎就是一把普通獵戶用的弓,但天真如東皇復也感覺到了那長弓的不凡。

    他把那長弓交給了東皇復,東皇復接過這把比自己還高的大弓,絲毫沒有想過自己的氣力是否可以拿的動。

    入手只覺冰涼,摸起來就像爺爺給自己的手鐲,或是現在衣服上的玉飾,上面的花紋與自己衣服和手鐲上都是同樣的粗細,給自己的感覺無二。

    東皇復豪未察覺爺爺看向長弓復雜的眼色,他看向爺爺,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長弓,一片茫然。

    爺爺走向了他,理了理他的衣服,還把他的那個叫不出來名字,又看起來奇怪的帽子正了正。

    然后退了一步,貪婪地望了東皇復一眼,“復兒,爺爺該走了。”

    說完便緩緩走向迷霧。

    東皇復聽到爺爺那句話時愣了一下,待他反應過來時爺爺已走向霧中,只留下一個背影。

    他立馬奔向爺爺走的那個方向,沖向之前彌漫著霧氣的地界,可哪里還有爺爺的身影。

    他只覺鼻子一酸,眼淚不自覺的布滿了眼眶。

    回想起之前和爺爺的一幕幕,他不由放聲大哭,哭了好一會,哭聲被自己肚子的咕咕聲打斷。

    他摸了摸肚子,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處境,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厚厚的白霧。

    而身后又有一個今天之前還未見過的陌生人。

    那個陌生人此時正含笑望著他,不知為何,東皇復從他羿德那粗獷的臉上感到了善意。

    羿德走向了復,伸出大手,復遲疑了一下,伸出自己的小手放在了羿德手上。

    羿德牽著復,二人走向了東皇復和爺爺之前走的那個方向。

    白霧依舊向兩旁散開,又合上,似乎這里從未有人走過。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广东36选7开奖公告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上海快3基本走一定牛 上证指数年k线 广东11选5 5中5计划 股票交易手续费 幸运飞艇官方走势图手机版 3d福彩乐彩论坛 排列五综合走势图 发行股票种类 青海快三在线查询 快乐扑克任选一技巧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奇趣腾讯分分彩8码计划 安徽快3形态走势图 百度 北京三快在线科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