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東皇 > 第一卷.羿家 第五章.北域驚變,各族齊聚
    北域,一片白茫茫的雪山。

    據在北域生活的修者描述:

    只見一束粗壯的血光沖天而起,曇花一現又在轉瞬間消散。

    光柱破開天上的云層,天上的白云有一大塊都被染成了紅色,那一大片地域的地面上更是留著詭異的血紅。

    當地有一兩個帝君霸主發現情況,一同到血柱爆發點位置探查。

    人們等了許久都不見他們歸來。那兩個帝君的族人心急如焚,派出善于偵查的家族子弟前去探查情況。

    半響那負責偵查的人如數歸來,兩隊的領頭者分別提著一具干尸。

    帝君喪命!

    這個消息迅速在主世界傳開。

    要知道帝境強者乃是一族最后也是最強的力量,如果沒有不可抗拒的誘惑,或是有事關族群發展的大事絕不會輕易出手。

    否則就會打破力量的天平。各族相互掣肘,所以帝境的戰斗絕對是有數的。

    而帝君強者,則是一族之長的修為。一個大族的族長沒有帝君的修為是不能服眾的,即使你有再多的助力也指揮不動人。

    主世界崇尚個人武力,向來強者為尊,在遠古和中古更是有這天帝這一權位。

    天帝所指,萬族辟易,群魔屈首;天帝一怒,伏尸百萬,誅滅九族。

    各族之間亦是如此,當羿家后羿射下九枚大日后羿家門戶中就少有宵小敢撒野。

    其他各族的大名也無不是用敵人和自己人的鮮血壘出來的,從來沒有靠一張嘴撐起的家族,即使是在各個小世界。

    當消息傳開后,各族紛紛派出帝君甚至是帝境強者來探查。

    派出帝君的往往是中小家族,他們家族的最高戰力就是帝君,或為數不多的幾個帝境都有更重要的事情纏身,不便來此。

    派出帝尊強者的都是一流的家族,也只有他們可以輕松的抽調出帝尊強者。

    最強神族,也是伏羲父族的雷澤,伏羲母族的華胥,善符陣又最長壽的玄武族,負天御海的鯤鵬一族……

    各神族間彼此靠靠攏,離得較近,人族則和妖族靠近。

    羿族作為神族中的異類,族中帝境強者正在和人族三國帝室及京城六大家族李王趙劉雷朱六家帝境互相說著場面話。

    不時還夾雜著噓寒問暖,儼然一片和諧的景象。

    妖族各帝服飾千奇百怪,與人族和神族都所不同,神族服飾大多富麗堂皇,人族則崇尚簡樸,所以男性的服飾多以淺色長衫為主,女性則偏好裙子,偶有其它人著很顯眼的顏色,但穿服飾種類依舊不落窠臼。

    兩大陣營占據了血柱爆發地的半壁位置。

    還有半壁被一眾散修帝境占據,這一陣營雖然人多勢眾,但卻對另兩方投來的不屑目光無可奈何。

    散修雖然多,也出了不少人物。但能活到現在的無不都是人精。

    有利益時眾人自然趨之若鶩,一呼眾應,要真是與另兩方的大族杠上,誰也不會傻到去做那個出頭鳥。

    當然那些大族是不會主動招惹散修群體的。

    注意,是群體!單個的力量對一個傳世的一流大族來說是弱小的,即使你是帝境強者。大族也自有大族的尊嚴,在這種場合不會主動去招惹散修。

    跟那些散修計較他們丟不去那人,大族經年經營,幾乎接觸不到大的爭斗,又各族幾乎都有來往,有些族人間更是臉熟的緊,所以他們往往把面子看的極重。

    但如果哪個不長眼的散修惹到了他們臉上,他們絕對會施以雷霆手段,迎接犯事者的必是全面的通緝和無窮無盡的追殺。

    各族帝境在自己的陣營內你一言我一語,好不熱鬧。

    不知哪位心直口快的帝尊提議說各方各取數人交換意見,這話不疼不癢,恰到好處,三方都有這個想法,自然沒有異議。

    三方代表站在了光柱爆發的位置,羿族帝境赫然位列在人妖陣營的一方。

    要知道此時在各陣營中被選為代表的前提是家族和個人的實力,無疑羿家的實力得到了人妖兩大族的承認。

    羿家代表明顯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恨意,那恨意絲毫沒有掩飾,引得眾人紛紛矚目。

    羿家帝尊不用看都知道那股恨意來自哪里,實際上他也懶得看,因為他已明顯感覺到了溫度升高。

    金烏一族并沒有被選作代表。此時那位帝尊正身處一個接近圓形的區域內,身上隱約可見數點火星。

    他周圍的人都知道這火星乃是金烏和羿族特有的太陽真火,即使并不太擔心金烏帝尊會喪心病狂的用太陽真火攻擊自己,但此火溫度極高,站太近也不太好受。

    于是他們紛紛退后幾步各自施展手段抵抗這高溫。

    沒錯,金烏帝尊正在以極度仇恨的眼神看著羿族代表,剛才他忙于應酬沒顧上羿家,待選出代表后他才看見。

    “自己沒被選上也就算了,那個踩自己家上位的羿家卻被選中了”金烏帝尊這樣想。

    他越想越氣,又想起那段并不光彩的歷史,于是新仇舊怨一時全都涌上了心頭,絲毫未想若是羿家實力不夠自然也不會被選上。

    同一陣容中也有兩個未被選中的人用復雜的眼神看著羿家代表,不過他們并不只關注羿家,同時關注的還有人族三國的帝室代表。

    那兩家正是東方家與皇甫家。

    二族代表離得很近,明顯兩族在報團取暖。實際上也是,兩家中只要有一家對一件事表明了態度,另一家八成會是同一看法。

    在這片地域的中心,代表們依舊分立三方。雷澤一族實力在神族中公認最強,故其族人大都有著迷之自信。

    雷澤帝尊從己方陣營中龍行虎步的走出,站到三組陣營的中央。

    享受著同級強者的目光,這個雷澤帝君心中暗爽,臉上卻是不顯。

    他蹲下身子,用粗壯的手指捻起一團地上血紅的土壤,龍目中突然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他中氣十足的說:“各位道友,這土上的紅色來自于血液。”

    ……

    場上一片寂靜。

    “丫的,老子看不出這是血染過的土嗎?你聞聞,這還有血腥味呢。”眾人心中吐槽道。

    只有華胥一族的代表,一位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柔美的女子冷笑道:“連弱智都知道這土是血土,還要你這頭笨龍在這招搖過市的叫賣?”

    那聲音即使是在嘲諷人也是那么的糯軟動聽,令一眾早已不食人間煙火的老怪物們心頭一抖。

    眾人不以為意,雷澤一族的帝尊也沒什么反應,顯然是司空見慣了。

    雷澤與華胥兩族不和,這是主世界三歲小孩都知道的事,連哪里出了什么大事派遣人員去探查時兩族都要比拼一下修為,兩方一見到即使不掐架也要爭鋒相對,爭個面紅耳赤。

    但這次似乎有點意外,雷澤家的這個帝尊名敖拜,眾所周知他仰慕華胥家百花仙子已久,而這個百花仙子正是剛才出言之人。

    其實百花仙子本是不想鳥他的,她厭惡那些長得丑的事物,只是囿于傳統,不得不和敖拜抬杠。

    事后雷澤一族也很懊惱,這次自己族中的帝境強者是就近去的,事實上各族都差不多,只不過很巧的被那個癡漢趕上了。

    他們甚至過還懷疑敖拜說那話的動機,但敖拜是帝尊強者,族內并沒有許多人敢嚼他的舌根。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买股票场外配资是什么意思 企业股票下跌 体彩排列五今天开奖号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统计 3d试机号 开奖 海南环岛赛开奖结果 上海期货股指股票配资融资网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即时走势图 时时彩软件博彩之星 青海快三对子妙招 湖北省体育11选5遗漏号码 中联重科股票 深圳股票开户 福建体育31选7推荐号 北京11选规则 天天盈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