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東皇 > 第一卷.羿家 第六章.羿瑤家世,一家團圓
    羿瑤領著比自己還矮半個頭的董復來到了自己的家。

    其實羿瑤不愿叫董復哥哥的一個原因就是身高,當然即使董復比她高她也要叫他弟弟。

    俗話說:“身高是硬傷”。

    情商和智商都奇高無比的羿瑤對此深以為然。

    要不然機智如她自然會在羿德臉最黑的時候保持低調。

    而且按照羿瑤的經驗,在這時候對羿德認慫會讓羿德心情大好,而羿德心情一好就會愛屋及烏的對她那個“罪魁禍首”無比的好,堪稱有求必應。

    羿瑤知道自己要叫董復哥哥是羿德的惡趣味,腦海中立馬蹦出了羿德那個糟老頭子壞笑的樣子。

    心中不由暗罵:“那個老頭兒壞的很。”

    某些羿家人知道羿德很寵愛羿瑤,但也不那么眼紅,這當然不是因為羿家人品德高尚,只是牽涉到一段往事。

    羿德還沒擔任羿家族長時作為帶隊家老執行一個的秘密的家族任務:追殺羿家臨時通緝的一名帝君初期散修。

    當時羿德已是帝君中期,且身具羿家血脈,在帝君這個群體中也算是小有薄名。

    任何血脈對肉體都會有增幅作用,但各有側重,羿家血脈主要增幅目力,就和妖族中的金翅大鵬一族類似,但如果要細分的話兩者還是各有千秋。

    羿瑤的一個不知道高幾輩的祖爺爺正好在那個小隊,且即將臻至帝君。他一身神王巔峰的修為,為隊伍中僅次于羿德的強者。

    二人都是沉默寡言之輩,在族中屬于同一派系,又二人都一心向道,不免惺惺相惜。

    一行人一路追逐通緝犯,逃犯數次用密法逃脫小隊的圍剿,溜進了混亂之地,這個主世界的“罪都”,一行人停下了腳步。

    由于一些原因這個小隊接到的命令是滅殺,而不是驅逐。羿德當然明白這兩個字在家族和這片地域的份量。

    半月后羿德在夜里背著一個血人站在一個普的民房內。

    沒錯,他此時正是在混亂之域的一座普通小城內,并且已經完成了任務。

    半月的追殺使整個混亂之域都知道了這個小隊的存在,羿族雖強,但混亂之域并不是它的勢力范圍,只發展了一個小基地和數名線人。

    小隊幾乎成了過街老鼠,不敢在明面上出現。而被追殺者在逃命上的造詣極深,又在各個城池內爆出了羿家正在緝殺自己的消息,讓羿德等人陷入了被動。

    要知道混亂之地可是逃犯的集中營,如果可能的話,這里所有人都可以變成他的敵人。

    甚至最后逃犯反客為主,主動出擊讓小隊損兵折將。但在襲擊羿瑤的祖爺爺時失利受傷,羿德抓住機會一擊斃命。

    羿瑤的祖爺爺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他見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倒下,狠下心使用了禁術,強行晉升了帝君,透支了自己的潛力和身體,。

    羿德對此十分愧疚,為了醫治羿瑤的祖爺爺,他使用了兩張極其珍貴的跨界傳送符把僅剩的二人傳送回了羿家。

    羿瑤的祖爺爺成了廢人,但日子過得并不苦,因為有著羿德的幫襯。

    羿瑤的祖爺爺還沒廢的時候一心修道,未曾娶妻,待他身體恢復后羿德給他說了一門親事,迎娶了一個大家族的旁系女子。

    大家族講究門當戶對,那女子是凡人,沒有修行的資質。

    不知是羿德還是羿瑤的祖爺爺倒霉,羿瑤那個祖爺爺一脈生出來孩子要么沒有資質,要么資質極差。

    羿德最多保他們短暫的一生富貴體面,這讓他連彌補自己的愧疚都沒辦法。

    這一脈好不容易出了個資質傲絕羿家同輩的羿瑤,羿德于情于理都該對其上心。

    事實上也是那樣。族長對羿瑤的寵愛引得某些羿家小孩嫉妒不已,又攝于羿瑤在羿家的“兇名”,當然主要是怕給她擦屁股的人。

    羿瑤家中。

    “爹娘,我回來了”

    “瑤兒回來了啊,你娘飯做好了快洗洗手吃飯”

    “誒,這個小朋友我怎么沒有見過?”羿瑤的父親說。

    “這個是老祖送給我的弟弟。”

    “……”

    “瑤兒從哪里學會騙人了”瑤父佯怒道。

    “真的是老祖宗給我的弟弟,不信你去問老祖宗。”羿瑤壞笑著說。

    “……”瑤父又是一陣無語。他清楚自家和族長的關系,以自己凡人的身份是難以見到族長的。

    她無奈的捏住了羿瑤的臉蛋,然后拉得老長,羿瑤疼得叫了起來,瑤父這才松開手。

    “終于爽了”瑤父滿意的說。

    羿瑤則是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董復看著這一幕,神情復雜,只是父女二人只顧著扯皮,沒顧上他。

    瑤父應付完女兒,突然意識到還有一個比羿瑤還矮的小男孩站在女兒旁邊。他想了想,轉身對董復溫和的說:

    “小朋友,你現在是瑤兒的弟弟嗎?”

    羿瑤聽后又翻了個白眼,心想:“我家老爹的問法真奇特。”

    “是羿德叔叔說的”他終究沒有出賣那個便宜姐姐。

    “叔叔……”瑤父又是一陣無語。

    “現在真的是世風日下,連怎么小的孩子都不學好。”他在心里嘆道。

    他并不知道沒人告訴董復羿德是族長,當他日后知道后時會心一笑,充滿懷念。

    咳咳~瑤父捻了捻胡須,說:“羿德是我族族長,既然他叫你認瑤兒為姐姐,那你也應該叫他老祖宗。

    還有,你還不快叫我父親”。

    瑤父似乎接受了現實,對著董復溫和的笑著。

    羿瑤也湊到他爹身旁,調皮的說:“你個笨蛋還不快叫爹”

    董復很懵,他從小只有爺爺一個親人。跟爺爺四處流浪,發現別的小孩不僅有爺爺奶奶,還有爹娘,他大哭了一場。

    爺爺嘆了一口氣說:“你的爹娘在很遠的地方。”之后無論董復怎么求他爺爺,他爺爺都沒告訴他爹娘在哪。

    爺爺從沒騙過他,所以他相信自己一定有爹娘。

    但當他真正意義上有爹娘時卻發現自己從未做好準備。

    董復看著瑤父,仔細記住了他的面容,告訴自己:“從今天開始,他就是我爹。”

    他艱難的張開嘴巴,說:“……”。不知怎么回事,他就是發不出聲音。

    “哈哈哈哈”羿瑤捧腹大笑,瑤父也帶著笑意。

    董復把臉憋的更紅了,終于憋出個“爹”來。

    瑤父哈哈大笑。雖然不知道族長是什么意思,但他膝下無子,多一個傻兒子他還是很開心的。

    瑤母聽到動靜也從廚房中走出來,笑著說:“那你是不是也該我叫一聲‘娘’呢!”

    董復這次脫口而出“娘”,瑤母聽了也開心的笑了笑。

    “嘻嘻,還有姐姐”一個董復熟悉的聲音傳來,正是羿瑤,她滿臉酸爽,看著身旁某個郁悶的人。

    “姐姐。”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江西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福建22选5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 佳永配资_实业股票 广西快3开奖查询 宁波股票配资 海陆重工签23亿大单 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论 内蒙古11选5的台子 盐城股票开户 山西股票期货配资 快乐十分陕西跨度图表 浙江快乐12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