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東皇 > 第一卷.羿家 第八章.風波平息,教堂家老
    雖然羿瑤無賴的用法器暫時讓羿射受傷,但現場的情況依舊不容樂觀。

    羿射雖然受傷了,但羿瑤也是由于種種關系并沒有下重手,只是讓他受一點皮肉之苦。

    若真是傷筋斷骨的傷勢別說羿瑤,就是羿德也不好交代。

    羿瑤此舉其實也是無奈,自己不小心卷入了這場鬧劇,更何況身邊還有一個剛認的弟弟,一不小心自己的光輝形象就會碎一地。

    于是她就賭了一把,她賭羿射會忌憚自己的背景。

    但這還不夠,她知道羿射也是族中的種子,飽受重視,尤其是保守派更是把他當接班人養。

    所以自己還要展現一定的實力,自己的修為她清楚,是遠不及羿射的。

    這不是由于她的天姿與努力,她聽羿德說過自己的天姿在羿家不說第一但起碼也是前三。

    而是由于她修行時日尚短。

    除非自己動用靈力,但如果自己先破壞規則的話,羿射等人就有了無視規則的借口,場面會更加危急。

    所以她想到了法器,在場眾人都沒有儲物戒,手上又都未攜帶兵器,若亮出法器定會讓他們忌憚。

    其實即使他們攜帶了兵器也都是凡兵,儲物戒更是想都不要想。

    這不是羿家窮或者小氣,只是羿家的一個傳統,什么武器,符纂之類的都要靠他們自己花靈石自己去買,家族只提供功法和武技。

    當然這都是為了是讓羿家子弟知道靈石的難得,知道物力維艱,同時也讓人沒有偷懶先天條件。

    不得不說這個舉措確實不錯,羿家如今的地位有部分原因就是來自于此。

    但萬事無絕對,該充臉面的時候還是得充的,羿家不會再那時候小氣。

    但羿瑤絕對是個異類,某人對她比親女兒還親,怕她被欺負就給了羿瑤一些私貨。

    不得不說羿德是很有先見之明的。雖然羿瑤很聰明,不會自己主動生事,但事情也會主動找向她呀。

    也許羿瑤自己不覺得什么,但羿射心里的震驚卻遠遠大于她的想象。

    羿射不傻,事實上他比羿家絕大多數同齡人都聰明,要不然他也不會被成為保守派的接班人。

    他這時只覺細思極恐。

    他知道羿瑤這個人,之前雖然對羿瑤面生,但她的大名自己可不陌生,他怎么可能不知族長的這個“禁臠”呢?

    而且他不僅知道羿瑤的大名,更是了解羿瑤與族長的淵源,就連羿瑤的家世都略知一二。

    “一個凡人家庭是不會花大半的家產去買一個沒有太大用處的法器,那這個法器肯定是族長……”

    想到這里他的氣焰頓時萎靡了,他想到了既然族長給了那個丫頭法器,那就一定做好了擦屁股的準備。

    他有點頭疼,要是其他同輩的人,即使是羿武他都不懼,憑他的背景足以擺平或者承受。

    但羿瑤的背景實在是夠大,即使是他的后臺也不敢隨便招惹。

    無奈之下,他狠狠地放了幾句狠話就一瘸一瘸的走了。他的小弟則跟隨老大的腳步,以一個烏龜般的速度一步一步走著。

    羿武看著他的背影遠去,而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正在安撫弟弟的羿瑤。只覺這個往昔輕視了的小丫頭本領實在不弱。

    羿家家規森嚴,即使是家老違反了族規也要受到相應處罰。

    當然這只是明面上說法。具體怎樣的操作我們不得而知。

    這件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家族高層的耳中,兩派的高層也只是笑了一笑,沒有說什么。

    但是戒律家老和教堂家老不能就這樣算了,因為此事在他們的職責范圍之內。

    因為此事涉及到了族長,戒律家老不好出面,于是他找了找教堂家老。

    羿家大體分為激進派和保守派,但任何家族都有一個奇特的派系,中間派,羿家自然也不例外。

    教堂家老和戒律家老赫然就是中間派的一員,其中戒律家老乃是中間派的領袖人物,因為他們那伙人中也只有他有點實權了。

    老大發話了,教堂家老自然得聽,所以這個鍋也只有他背了。

    他此時正糾結萬分,揣磨著高層的態度,心中很不是滋味。

    一邊是激進派。一邊是保守派。平時參與家族決策的時候他都可以棄權,事實上也只能棄權。

    但他本就無心于權力,所以他當初進階帝君后就自己請求去教小孩子了。

    兩派對此雖有看法,但只要他不被彼此招納就也沒跟他計較。

    但這次,他不得不直面兩派。因為這次是他職責之內的事情,理應他負責。

    他也知道兩派正作壁上觀,等待著他的處理,他如果處置不好,自己派系和自己的利益就會受到壓縮。

    所以由不得他不慎重,他聽他的線人說兩邊家老只是付諸一笑,他不由送了一口氣。

    他人老成精,即使是這一個細節也揣測出了許多東西。

    羿瑤只是十歲的小孩子,小孩子心性可以理解,保守派還不至于在這個上面大做文章。

    另一方面這種爭斗司空見慣,平時只要不出什么大問題他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事實上每個家族都鼓勵子弟相互斗爭,因為這樣受利的只能是家族,弱肉強食,最后留下來的強者才能使家族興盛。

    但這次羿射卻沒有注意到羿瑤的存在,從某個方面來說也是他自作自受。

    最后一點也就是最重要的一點,眾所周知,族長對羿瑤簡直不要太愛護,沒閉關的時候三天兩頭都要見一見。

    其他的小孩兒見到撲克臉族長無不都正襟危坐,連大氣都不敢出,也只有羿瑤敢于嬉皮笑臉的和族長說話。

    那法器定是族長給羿瑤的,既然族長給了他法器,就肯定做好了跟她背鍋的準備。

    所以這次激進派應該會兜著一點吧。這樣想了一下他心里也就釋然了。

    但他的眉頭上亮起了一道黑線。他在思考人生,為什么自己已經半退隱也還要背鍋。

    因為,這個鍋也只有他背了……

    次日羿瑤在被學堂家老罵了一頓后緊接著又被某位撲克臉的糟老頭子狠狠的罵了一頓,罵完后她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那個老頭子頓時氣的胡子都在顫抖,但也無可奈何。

    罵也罵了,打她自己是下不來手的。

    只能仰天長嘆……

    羿瑤眼見時機到了,連忙擺出一副要哭的樣子,某人頓時慌了。

    哄了好一會才哄好,此時羿瑤那是要多乖就有多乖,完全不是平時的羿瑤。

    羿德雖然知道羿瑤的把戲,可見到羿瑤不哭了他的心情也好了,事實上他在罵完羿瑤后氣就消了一大半。

    羿瑤最后開心的走出族長的辦公之地,而某兩個老頭子均在思考過了一大半的人生……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双 北京pk10必中8码方法 青海快3今天电子走势图 手机股票软件排行榜 上海时时乐出号 好股票配资平台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31号 北京快乐8五分钟一开奖 北京快3直播开奖直播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玩法 极速快3走势怎么看 什么叫p2p理财平台 广东36选7走势图 期货配资合法吗期货配资是什么意思 排列五试机号 天津十一选五五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