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東皇 > 第一卷.羿家 第十五章.慘勝,出人意料
    可這些土刺又如何能奈何羿瑤呢?

    臺下的眾人只見羿瑤身上瞬間撐起來了一層水罩,正是五行水系一級術法,水罩術。

    水罩看起來像一個巨大的泡泡,似乎一戳就破。

    但水壁卻極有韌性,數根土刺把水罩刺的略微變形,但就是沒有破裂。

    羿瑤在里面仍然面色平靜的站著。

    與正在一片沒有土刺的空地站著,臉色蒼白無比的羿萊形成鮮明對比。

    土刺只持續了幾秒,便自行恢復成了松軟的土壤。

    羿萊無奈的說到“我輸了”。

    觀眾席立刻想起來雷鳴般的掌聲,當然主要是一些少年癡漢……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輕松。

    羿射此時就為自己感到慶幸,要知道他最擅長的就是步法。

    他固然可以拿起弓箭,像羿瑤一樣給羿萊放血,但自己的底牌是輔助系的隱身術。

    對于可以覆蓋整個擂臺的土刺那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當然他并不會就這樣被打敗,但灰頭土臉是肯定的。

    幸虧羿萊被羿瑤打敗,不會排到自己。

    羿武則笑了笑,說了句:“有點意思。”

    羿家有十萬人,約有三萬有修行資質。這些數目跟人與妖比起來簡直是九牛一毛。

    但這個數目在神族中已經是龐大了,堪稱大族。

    所以羿家的練氣境也不過數百人,絕對沒有過千。

    所以分派到董復的對手最多只有四五個,當然前提是他可以打敗前一個對手才行。

    可他卻在第二個對手上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無他,他的第二個對手也修煉了體術,而且也是伏魔拳。

    其實羿家武技有很多,給練氣境選用的也不知凡幾,自然不缺少別的拳法之類的。

    只是伏魔拳實在是簡單粗暴,可以速成,所以逐漸成為了羿家練氣境中的主流。

    董復的對手羿浪與董復同級,都為練氣五層修為,且二人都具有增強身體強度的血脈。

    至少董復之前有……

    二人立刻展開了肉體與肉體的碰撞,汗液與汗液的交換…

    羿浪的血脈有小部分是穿山甲血脈,源自他的妖族母親。

    所以他的防御力很強悍,特別是他的背部與拳頭。

    董復的血脈曾經是純血東皇,要知道東皇氏,或者說伏羲一族是天生的“戰爭機器”。

    全身上下每一處都是為了戰斗而生,即使是作為要害的頭部也有著比龍鱗都厚的鱗片包裹。

    雖然董復現在并不能化身伏羲神人模樣,但就像羿浪一樣,在身體的某些部位被血脈特殊的增強過。

    羿浪的只是背部和手腳,但董復的確實全身。

    羿浪越打越心驚,這家伙皮怎么比自己都厚?自己可有著穿山甲的血脈。

    他不知道的是,他自以為豪的穿山甲血脈跟董復的東皇血脈比起來連渣渣都算不上。

    但羿浪畢竟從小就開始苦練伏魔拳,董復雖然學拳很快,但一些細節還是不到位的。

    羿浪捉住這些破綻狠狠地打了董復幾拳,但董復似乎沒有多大的事情。

    他自己的拳力自己是清楚的。

    自己的防御都不能多受這樣的幾拳,也就是說,董復的防御力比自己強不是一點。

    又對了若干拳,董復的拳力不減,他自己都感到奇怪,自己的力氣和靈力好似用不完。

    之前和羿民比試時他就感覺到了異常。

    不過這時他發現羿浪雖有血脈,但靈力顯然已經跟不上,所以拳勢越來越弱。

    自己的血脈想必也差不多。

    那么是《鎖心訣》的緣故?

    可是羿浪靈力的氣息好似與自己同源,應該也是鎖心訣。

    那到底哪里不對呢?

    董復沒有多想,現實也不允許他多想。

    羿浪見自己靈力體力都不多干脆就孤注一擲,用了伏魔拳的必殺技,狂己殺。

    顧名思義,這個招式會使自己變的“狂暴”,攻擊和防御會一下子漲一大截。

    但缺點也是顯著的,使用者一個月不能動用靈力。

    董復都知道,羿浪使用這一式肯定也是知道的。

    但他覺得自己必輸,于是就無所謂了。

    輸之前也要拉走一個,羿浪此時想的只有這個。

    董復自然不能互相傷害,也使用這個自殘的必殺技。

    在他眼中這比較只是一個測試,無論過沒過自己都可以得到獎勵。

    還沒有到用一個月的修煉時間來換的地步。

    而羿浪不一樣,他心地狹隘,自己贏不了也要讓對手輸。

    羿浪的每一擊都比之前漲了起碼三成的力,董復雖狀態不錯,但也難以招架。

    一擊狂門殺襲來,董復沒有選擇格擋。

    和羿瑤對練的時候他明白了一個道理:攻擊永遠是最好的防守。

    于是他亦以一擊狂門殺迎上羿浪的拳頭。

    董復不出意外的不敵,他后退了四五步,而羿浪一步未退。

    這樣有對了幾拳,董復拳頭都疼了,可在如此狀態下的羿浪是感受不到疼痛的。

    羿浪臉上帶著嘲諷的笑容,天才又如何,不也要被我揍。

    又是一擊狂門殺補上。

    董復此時連腿都是麻的,有如何躲開,他只好把身體往兩側移一點。

    雙臂斜向并攏堪堪護住了頭部。

    羿浪的拳頭來勢不減,順著董復的手臂砸到了他的右肩。

    董復被一拳打倒在了地上。

    董復也打出了火氣,丫的打不過就開掛。

    他在地上猛的打了幾個翻身,使自己遠離了羿浪。

    他雖然知道狂己殺不能改變羿浪靈力不濟的現狀,只要堅持到了他靈力耗盡就勝了。

    但他何曾如此憋屈過。

    不知是來自血脈的不屈還是什么,董復雙眼突然變得帶有紅色。

    臺下眾人和家老只道是董復打架打紅了眼,同時董復的招式開始變的無比剛烈。

    他硬抗下了羿浪的狂腿殺,朝羿浪面門來了一拳,自己卻被鞭腿的巨大力量帶飛。

    這一拳沒有招式,就是單純的肉體力量,雖然削弱了拳頭本身的力量。

    但勝在出拳快。

    羿浪頓時滿臉都是血,發出了一聲咆哮,兩眼變的和董復一樣紅。

    他本就心地狹窄,即使輸了也不會讓人好過個那種。

    自己流血他是萬萬沒有想到的。

    按照他的想法是先揍董復一頓,等自己靈力用完后就認輸,留給董復一個瀟灑轉身的。

    可現在什么帥氣轉身,什么瀟灑離去都沒了,因為自己被打臉了,還有血!!

    他紅著眼向董復撲去。

    兩個人完全忽視了防守,只要不是傷及要害就任由拳頭到肉。

    羿浪畢竟伏魔拳的功底強一些,每一拳都比董復重,但董復卻完全舍棄招式。

    只是追求速度,以在被羿浪打飛前補上一拳,儼然是以傷換傷的打法。

    終于在某一拳的時候董復沒有被打的飛起,他知道機會到了。

    狂胸殺!

    巨大的力氣順著董復的雙拳傳遞到了羿浪身上。

    羿浪的身體像風箏一樣飛在空中。

    羿浪努力的想說出投降二字,那樣擔任裁判的家老就會立刻終結比賽。

    但董復不給他機會。一個箭步向前奔去。

    狂腿殺,董復重重的補上了一腳。

    羿浪被踢出擂臺,家老隨機宣布董復勝。

    董復的目光努力在臺下搜索著,終于在一個角落里找到了羿瑤的身影。

    羿瑤眼眶有點紅,看見董復朝自己方向走來,她揉了揉眼睛連忙快步迎上。

    董復在地上滾過,渾身都是灰。

    羿瑤用自己干凈的小手一點一點的拍去他衣服上的沙,但衣服還是很臟。

    “回家吧,去換衣服。”羿瑤說。

    董復搖搖頭“我還要看你的比賽呢。”

    “那就隨你了,不過要等等哦”羿瑤輕笑一聲。

    二人來到了羿武的擂臺下。

    沒有什么其他原因,只是因為他們就和羿武熟悉一些了。

    羿武對上的是羿庸,一個二人見過的人。

    “姐姐,那個人不是上次在門口的人嗎?”董復說道。

    “好像是耶。”

    董復: “原來他叫羿庸”

    羿瑤“羿庸?他就是中間派的那個羿庸啊”

    “他很有名嗎?”

    “嘻嘻,我知道上次他為什么要堵門,還那么不要臉了”羿瑤突然說到。

    董復:“為什么”。

    “因為……”

    只聽見一聲巨響,羿武雙手握著一把大斧,把羿庸上一瞬站的地面砸出來一個大坑。

    二人的注意力也被臺上的場景吸引。

    “你果然隱藏的很深。”羿武說道。

    “我并沒有隱藏,只是沒人關注我罷了”羿庸臉上閃過復雜的臉色。

    他已經和藍方筑基境一起擊殺了紅方筑基,這個消息只有他和他的祖爺爺知道。

    “再來”羿武喝到。

    他古銅色的皮膚上亮起來金屬的光澤,向羿庸沖去。

    “唉,太讓我失望了。”羿庸在心里嘆道。

    經過剛才的試探,他發現羿武空有練氣九層的修為。

    別說練氣八層的自己了,估計他連試煉中的一名練氣七層都打不過。

    羿武的太講究招式了,要知道戰場上最簡單的攻擊才是最有效的。

    他不禁對家族這兩個字產生了質疑。

    只因他出生于中間派,自己比于羿武毫不遜色的天姿沒得到重視,家族沒有給自己任何丹藥輔助修煉。

    但他又要感謝家族。要不是家族,自己空有資質也要泯然凡人中。

    但他也看到了家族中羸弱的一面,所以,他要走出家族。

    在他看來羿武的動作簡直太慢了,慢的不在爆發的速度,而是在整個戰斗。

    如果是在戰場中,那種四面皆敵的狀況下,羿武定會被第一時間殺死,就像他第一次在那里試煉一樣。

    羿武已經沖過來了,之間羿庸只是身體側移了一點點,險而又險的躲開了羿武的拳頭。

    當然那只是在練氣境的弟子看來。

    羿庸迅速繞后,在羿武身后擊了一掌,看似平常的一掌。

    但從羿武的反應看那一掌并不那么簡單。

    寸勁,那可是要久經打斗才可融匯貫通的發力技巧!

    觀戰的家老神色各異,戒律長老則是欣慰的笑了笑。

    事實上,當他知道羿庸闖過那一個試煉后,心里就有底了。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辽宁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美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上证指数线怎么看 东方6+1中奖规则 上证综指收益率公式 贵州快3走势图今天 股票配资网速询金多多挂号 pk10赛车历史开奖记录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彩图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网上投注 河南快三走势一定牛 商品期货配资网 七星彩开奖直播现场 11158期博彩老头 辽宁35选7开奖官网 排列公式和组合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