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東皇 > 第一卷.羿家 第十六章.看不透的羿射
    羿武被一掌擊倒在地,神色痛苦。

    他心里十分震驚,作為激進派的種子,他自然知道寸勁這一說。

    他還知道,寸勁雖然不是什么高深的密法之類的,但也幾乎是那些久經沙場之人的專屬。

    他怎么會寸勁?

    羿武在擂臺上愣了一下,羿庸看見了,但他并沒有趁此機會進攻。

    因為他根本不把像羿武這種,沒經過血與火的磨練,從未出過家族的人放在眼里。

    ……雖然他也是這樣。

    但他通過了族中的“修羅場”,這個被練氣境遺忘了無數年的試煉地。

    所以他還是有一定底氣的。

    羿庸開始放棄了試探,結果不難預料,羿武慘敗。

    羿庸雖然取勝,但他卻毫無高興的樣子。

    不知為何,他有想起來在修羅場中的時間,那一箭鎖喉,一刀斃命的快感。

    又想到前些天自己還為了討好董復那個小小年紀就紈绔無比的小屁孩。

    以及趴在地上的家族天才羿武,他無聲的笑了笑。

    “原來那個家伙這么厲害!”董復不由感嘆到。

    “不過他怎么笑得那么奇怪呀?”

    羿瑤皺了一下好看的眉頭:“確實奇怪,笑得比哭還難看…”

    董復:“他剛才是什么步法,怎么那么快?”

    羿瑤:“那應該不是步法,而是單純的反應速度快,還有精確的預判。”

    “那么厲害!”

    與一群人攙扶打趴在地的羿武形成鮮明對比。

    羿庸一個人走出練武場,沒有人來迎接他,他也不需要像羿武羿射那樣的小弟。

    雖然他曾經渴望過,但現在他真的是看淡了,小弟不過是一群阿諛奉承的人。

    他想要的,是像修羅場上的兄弟,是可以為同袍擋刀子的兄弟。

    而這些在家族中他并沒有感受到。

    他感受到的只是兩派的斗爭和自己的無奈。

    羿庸并不知道是自己眼界太低的緣故。

    他此時被一種強烈的離開家族的欲望充斥著自己心頭。

    所以,他一定要贏,一定要得到去修道院的名額,任何人都不能阻擋。

    羿瑤看著羿庸的背影逐漸遠去,他感受到了一直名為落寞的情緒。

    “此子必成大器”戒律家老此時只有這個想法。

    羿瑤的下一位對手是羿射。

    董復的比賽已經完了,于是就在羿瑤臺下觀戰。

    羿射還是拿著他那把折扇,不時向自己扇動一下。

    其實現在正值初春,氣溫并不高,但即使是在冬天下雪的時候扇子也與他形影不離。

    他早早的立于臺上,一臉正色,正如當日家祭。

    見羿瑤到來,他溫和的笑了笑。

    說:“羿瑤妹子,上次的事實在是多有冒犯了,我在這里給你賠禮道歉了。”

    羿瑤一向對于情緒很敏感,所以她拒接了人們的虛假應和。

    而對又矮又呆射箭都脫靶的董復卻很是喜歡。

    就是因為董復的“真(傻)”

    而羿瑤此時從羿射眼中讀出的除了真誠就是真誠,與上次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羿瑤有點想不通。

    難道他真的是個好人,但他上次叫人圍攻我們時實在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紈绔啊。

    羿射又說:“上次妹子還是練氣六層,今日卻已是八層了,族長果然有眼光啊!”

    羿瑤還是從他的話中沒有感受到惡意。

    她本是不愿意與羿射說話的,但此時羿射的態度陌名的讓她感覺很舒服。

    “裝模作樣”羿瑤說了句。

    羿射苦笑道:“羿瑤妹子,你以后就會明白的。”

    然后他右手持扇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顯然是讓羿瑤先出招。

    羿瑤也不客氣,她現在是一點也看不透羿射了。

    于是她退后了幾步,在退的途中她拿起了背后的弓箭。

    把弓調試到一個合適的角度,并對準了羿射的右胸。

    “咻~”

    二人均聽見了箭破開空氣的聲音。

    但弓箭是比聲音更快的,在未傳到他們耳中時就到了羿射的面前。

    在場的只有神境才捕捉到了羿射眼中的一抹暗光,但他們絲毫未感到驚訝。

    因為他們也會這樣……

    這是羿家血脈加強目力后的狀況。

    在羿射眼中,飛來的箭變的不再那么快,他把扇子一掃。

    箭毫無意外的被攔截在了空中。

    “羿射的血脈竟然如此精純”羿瑤暗驚到。

    “羿瑤妹子有什么招式都快使出來吧!”羿射依舊笑著說。

    羿瑤冷哼了一聲。

    她知道弓箭對羿射已經完全失去了作用,索性扔掉了受傷的弓箭。

    她對羿射也是有一定了解的,羿德數月就告訴過她族中各種子的一些信息。

    羿射赫然就在第一位。

    這說明了羿德對羿射的重視,而令她不解的是羿武排在羿庸后面,位列第三。

    如今她算是見識到了老頭子的能量。

    羿武被羿庸輕松擊敗,而羿射應該比羿庸更加可怕,她心里有些沉重。

    她又深深的向羿射望了一眼,可他臉上還是亙古不化的微笑。

    羿瑤甚至感覺自己的想法都要被他洞悉。

    她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強迫自己鎮靜下來。

    “羿瑤妹子承認,那我就不客氣了”羿射似乎不想一直僵持著。

    羿瑤見到羿射如一道殘影從自己視線里消失。

    羿瑤也引動了她的血脈,羿射的身影他可以看清了。

    但時間有點遲。

    羿射已沖至自己前方不到一丈的距離,羿瑤只得催動水罩術。

    水壁又一次凹了進去,但依舊沒有破裂。

    羿射對著身前的大球,鐵扇入袖,雙手變掌向前使勁一推。

    水罩帶著羿瑤快速朝著擂臺外面奔去。

    羿瑤在空中停止了水罩術,水壁立刻化作一圈薄薄的水,瞬間水又化為虛無。

    羿瑤的小腳不停的摩擦著地面以緩解沖勢。

    她終于停了下來,心里不禁捏了把冷汗:她離擂臺邊緣已經不遠了。

    羿瑤甫一停下,就施展與羿射同樣的名叫《驚云步》的身法。

    但羿瑤可不指望與羿射對拼步法,她還是有數的,自己步法遠不及羿射。

    羿射很快便追上了羿瑤,不過一直與她保持一定距離。

    明顯是防備羿瑤的突然反殺。

    羿瑤則面露苦色,一副被看穿了的樣子,繼續加速。

    羿射也隨之加速,與她保持著一段距離。

    突然羿瑤身上撐起來了水罩,速度也減了下來。

    “來了嗎”羿射面色平穩,劍眉卻皺成了v形。

    “對撞?   不好!”羿射猛的想起“水”,準確的說是一級術法,水槍術。

    羿射速度不是一下中就可以減下的,依舊望一片已經成型的條形水刺上撞。

    羿瑤終于露出來奸計得逞的微笑。

    “去”水槍以極快的速度向羿射沖過去。

    可她的笑容頓時凝固在了臉上。

    “人呢?羿射人呢?”

    水槍在地上砸出來一個個細小的坑洞,但唯獨不見了羿射的影子。

    羿瑤經過追逐和施法,丹田里的靈力已不多,但羿射一直未施展什么術法。

    且修為比羿瑤高一層。

    不要小看了一層,在一二層間靈氣儲量確實沒有太大區別,但這可是八層與九層。

    那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羿瑤自知無望勝利,但她也要盡自己的心力,全力以赴,來給自己的實力定位。

    畢竟平時和董復對練并沒有現在的效果。

    羿射始終躲藏不出,羿瑤不得不注意力高度集中來觀察四周。

    甚至還得在天空和地下留一個心眼。

    畢竟她的上一個對手就有類似的手段。

    羿瑤的額頭已經隱隱冒出了細汗,但她并沒有去擦,現在顯然不是好時機。

    汗已成滴,落在了羿瑤的衣服上。

    羿瑤感受到了那一絲顫動,眼睛警覺的往汗落的地方看了一眼。

    “自己怎么這么疑神疑鬼了呀。”

    就在她心神搖晃之際,她側面突然躍出一個扇子的尾端。

    羿瑤很警覺,并沒有忽視掉羿射。

    一擊狂門殺。

    拳頭與扇端激烈的碰撞在一起。

    這扇子乃是法器,羿瑤自然是吃虧的,她的拳頭正火辣辣的疼。

    她其實也有法器,羿射也見過,但她在誘導羿射忘記這件事。

    然后出其不意,襲擊羿射。

    遠程攻擊和防御,還有步法對他都沒有用,這似乎是現在唯一的破局方法。

    羿瑤心中這樣想到。

    要是像上次那樣就好了。不過上次羿射是一切按規矩打牌,可不會向她那樣亂搞。

    “羿瑤妹子,我可是記得你有一根棍子的,再不使出來就沒機會了。”

    這是大實話,雪球會越滾越大,兩者的境況始終此消彼長。

    當然羿射站在有利的那方。

    羿瑤一邊接下羿射的扇子一邊向羿射靠近著。

    羿射怎會不清楚羿瑤的小算盤呢?

    但不知是要讓羿瑤心服口服還是什么,他放任羿瑤沖了過來。

    羿瑤自不會客氣,也不知道是羿射放水。

    在距離羿射一丈遠近的時候她終于拿出了那根棍子。

    上次打傷羿射,眼前這個人的棍子。

    董復在心里為羿瑤默默祈禱:上次可以打傷他,那這次也能吧。

    不如人意的是棍子被羿射的扇子頑強的擋了下來。

    不過卻引得羿射手腕一陣酸麻。

    要知道棍子的材料可都是一些比較重的靈材,拿在手里雖然不是太重。

    但經過羿瑤的揮舞也有不小的斤量。

    羿瑤得勢便把棍子當拳使,把棍子當伸長版的拳頭使用。

    羿射不斷躲避,偶爾角度太過刁鉆就用扇子接下。

    扇子接的極準,似乎比人的手還靈活。

    接下后羿射手也不在抖動,畢竟現在羿瑤沒有機會蓄力。

    羿瑤已經不知揮舞了多少棍,棍子舞動的力氣和速度都明顯下降。

    這時羿瑤的棍子正沿著狂門殺的軌跡對準了羿射的肩膀。

    羿射不知為何反應速度突然漲了一截,棍子根本沒有碰到他的衣角。

    羿瑤大驚。

    ……

    “這才是你的真實實力嗎?”

    羿射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那你之前是在耍我?”羿瑤說。

    “這可不是,只是想讓你發揮出自己的全部實力,自己檢驗下自己的修為罷了。”

    “你會這么好?”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湖南幸运赛车网上彩票 股票涨跌停 彩票双面盘1.995即可享受1.5返水 深圳风采开奖信息 河北快三开奖今天 家彩网开奖千喜3d试机号开机号 北京股票期货配资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昨天 个人买股票如何开户 安徽11选5走势图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幸运28长期挂机模式 江西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五分快三买和值技巧 中国平安股票分析论文 河南快3开奖结果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