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東皇 > 第二卷.修道院 第26章.修道院之行(上)
    董復還未完全出秘境時就感覺到很多山岳般巍峨的氣息。

    待他腳落在實處時則滿眼的老頭子,鶴發童顏,或坐或立,有的甚至還在對自己投以善意的微笑。

    他們大多聚成兩團,堪稱涇渭分明。

    董復心頭一松,不難猜到自己已經回到了羿家。

    他才拜別姜姬,離開火靈群不久,還走在令人絕望的沙漠上。

    當某一瞬間他前腳剛剛落下時就感覺身體一陣失重,手臂也變得虛幻,下一刻就到了這里。

    時間到了?

    我與姜姬的談話不過盞茶功夫,看來是筑基花了一些時間。

    董復感受著自己胸口的火蛇,以及自己液態的靈力,心中有種難得的踏實感。

    看來一切都是真的,姜姬,天道誓言…

    “小復,快過來。”

    是姐姐的聲音,董復望向了木屋的門口,羿德領著羿瑤珊珊來遲。

    “師父。”董復連忙走近二人行禮道。

    “嗯”羿德嗯了一聲,眼睛盯著董復胸口多看了一眼,但并未多做停留。

    董復心里松了口氣,羿德果然沒有深究這條小蛇,看來姜姬沒有騙自己。

    他是不打算對羿德說姜姬的事的,因為這個直接涉及到了自己姓命,也涉及到了東皇氏。

    自己可以代表東皇氏,但羿德不行。

    羿德徑直走向了兩堆老者之間,董復自然的跟著羿瑤走在羿德身后。

    “還有幾個人沒有出來?”

    羿德話剛說出口,一人便從董復剛才的位置出現。

    “這是最后一人。”羿德右邊的某個人上前一步說道。

    這時傳送出來的人正是羿嬌。

    她此時氣息漂浮不定,但面帶喜色,顯然是已經筑基。

    她對羿德行禮后就往羿光走去。

    “老祖宗,我回來了”羿嬌嗲嗲的對羿光撒了個嬌。

    羿光也是很開心,假寐的雙眼已經笑成了月彎,手主動伸出給她挽著。

    周圍人都是見怪不怪,要知道羿家兩大金花可不單單指羿嬌羿瑤長的好看,也暗示了她們身份不凡。

    雙方似乎早已談妥,待羿嬌出來后便紛紛走出木屋。

    羿德主動湊到羿光身邊“羿光家老,秘境這個層次已經不是我等可以調查清楚的,我欲請出太上,您意下如何?”

    羿嬌看見董復前來先是一笑,后來就低著頭怎么也不抬起來。

    董復也回之一笑,隨后也沒朝羿嬌看,畢竟他此時還在想著姜姬的事。

    羿光可不認為羿德在征求他的意見,論資歷他確實甩羿德幾十條大街,但越是這樣他越是如履薄冰。

    “族長說笑了,老朽的話就和如今的身體一樣腐朽,哪里有什么好的見解。”

    羿德自然不會怕了這位保守派的中興之臣,但基本的禮貌還是要有的。

    二人并沒有過多交流,就說了兩句話便各自離開。

    雖然二人此行同路,都要去學堂,但卻并不愿意維持哪怕是表面上的和平。

    羿德不出意外的話先于羿光到達了學堂,依舊是到了自己的一方。

    后面站著的是自己派系的入選學生,羿瑤帶著董復走到了那里。

    待羿光也步履蹣跚的拄杖前來時,羿德朝其點了個頭便上前一步。

    先是給在場的筑基和金丹境弟子人手一個戒指,而后喚出了一個小船。

    戒指有靈,取指尖血滴到上面便會認主,眾人分出一縷靈識到被煉化的戒指中,不禁倒吸了口涼氣。

    豐盛,實在是豐盛,即使是羿瑤也要嘖嘖稱道。

    光下品靈石都有一座小山,而下品靈石旁是一排鵝卵石大小的石頭,發著比下品靈石更耀眼的光。

    法器有五把,上中下品羿家制式弓箭赫然在內,值得一提的是還有一張名為金盾符的二品符纂。

    但董復沒有注意到那些,倒是那三把不是特別顯眼的弓箭把他眼睛都看直了。

    小船精致,雕三足鳥,正是金烏寶船。

    董復眼睛直盯著那只金烏的眼睛,那雙眼睛還是一如既往的怨毒,但董復知道姜姬肯定知道自己在這里。

    “諸位弟子入船。”羿德用充滿威儀的聲音喝到。

    羿光目送著羿嬌上了船,充滿慈祥的目光瞬間變得尖銳,而后眼皮又閉上,似乎剛才從未睜開過。

    董復已經不是第一次上這艘船了,羿瑤明顯也不是。

    看他們兩個都泰然自若的樣子,與周遭的筑基弟子形成鮮明的對比,不由引得金丹弟子的側目。

    “等下會見到華胥族的人喲!”

    船內空間很大,羿瑤帶著董復來到了一個角落里。

    “華胥族?”董復進入羿家時間不長,并且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煉,并沒對這個種族有過多的了解。

    “嘻嘻,聽說他們人人都是美女喲。”

    “哦”董復現在實在是對美女有點免疫力了。

    他身邊的羿瑤,還有不遠處的羿嬌。

    甚至還有與現在自己腳下的寶船有千絲萬縷關系的姜姬,都是國色天香的美人,與自己或多或少都有些關系。

    “你等會眼睛可別看直了呀”羿瑤看到的一臉不在意,又補了一句。

    “有你漂亮嗎?”董復也跟著羿瑤學皮了,反著調戲羿瑤道。

    羿瑤又作那那人畜無害的思考狀,一臉認真

    “好像沒有吧。”

    董復笑了笑,思緒飄向了遠方。

    船很平穩,除了上升時的超重感外沒有半點顛簸,但窗外的景物飛速往后退,證明著寶船的速度并不慢。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寶船就停在了地上。

    帶隊的家老從船艙內走出,招呼甲板上的弟子們下船。

    眾弟子不疑有二,紛紛走下船。

    原來是華胥族的人到了。

    華胥族的坐騎是一頭上古荒獸青鸞,擁有妖中皇族鳳族的血脈。

    但荒獸滿是獸性,連妖族本身都不可馴服,即使是靈魂上被打上了奴道痕跡也會一心求死。

    但天道有缺,九死中也會暗藏生路,荒獸會親近出生后第一眼遇到的生物,當成自己唯一的親人。

    因為這個特性,荒獸往往會比其他物種更容易信任,荒獸蛋生意也因此極其火爆。

    青鸞上立有十數枚女子,為首的是一名風姿綽約的宮裝夫人,從她的氣息不難判斷她是一名強大的帝君強者。

    宮裝夫人雖然真實年齡已經數千歲,但保養的極其好,可以說風韻猶存。

    引得羿家帶隊的帝君眼睛有意無意的瞅。

    其實不只是他,羿家的男弟子簡直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但帝君強者終究不是蓋的,與弟子們的表現比起來簡直是天上地下。

    “風白家老,多年不見風采更勝當年。”羿家帝君熟絡的向華胥族方向打了個招呼。

    華胥族的風白家老拱手示意,并未言語,臉色極其不好。

    她身后的一眾女弟子也是一臉嫌棄,一副羞于羿家眾人為伍的樣子。

    雖然如此,但她們還是得繼續與羿家同行,畢竟結束這傳統不是他們可以做到的。

    但他們對董復印象還不錯。

    一方面是董復的賣相不錯,畢竟先祖東皇氏的血脈優秀,生的兒子都俊朗無比。

    而華胥一族血脈同樣不差,族中多產美女,且與伏羲族相反,女性修煉天賦遠超同族男性,這也使得華胥族此行都是女性。

    而伏羲一族在世時與華胥族,也就是母族世代通婚,冥冥中自有一種感覺從血脈中傳遞。

    另一方面董復正低頭沉思,加以一席白衣,眉宇間風度翩翩,氣質非凡。

    華胥族中站在家老風白后面的是一名姿容不輸給羿瑤的女子,但此女能站在這個位置也證明了其地位與能力,絕非是一個花瓶。

    她此時面無表情,眼睛盯著口水都快流出來的羿射,并未因此而輕視他。

    她可是知道羿射在大比上的戰績。

    若他真的是紈绔,又怎么會奪得大比桂冠,要知道羿武羿庸甚至還有羿瑤可不是庸手。

    她又把目光投向了羿武羿庸,好吧她后悔剛才那個想法,羿家這些子弟難道都是這個德性嗎,遠古大族的教養在哪?

    但不可否認的是她心里還是有一點小小的滿足感的。

    風蛾確是不知羿族也是和它曾經的老大伏羲族一樣都是男的資質勝于女性。

    所以騷年們平時難有機會見到如此多的漂亮女修,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群標準的悶騷老男人。

    倒是羿瑤讓風蛾多看了一眼,因為羿瑤的姿色氣質完全不下于自己。

    而后視線便黏在了董復身上。

    那是怎樣的一個男子,長發被絲帶隨意束起卻顯得那么飄逸,素白的裝束搭配那沉思的姿勢有些生人勿近,但又讓人想要親近。

    羿瑤本就清冷,更要命的是董復離她很近,董復俊朗的面容搭配羿瑤的姿色簡直絕配。

    這讓風蛾不由多看了幾眼。

    董復可沒有這么多的想法,因為姜姬跟他聯系上了。

    “喲,這不是華胥族嗎,有沒有興趣找一個玩玩?”

    董復小汗了一把,怎么今天都這樣。

    “你看那個最前面的那個俊俏的妞可是一直盯著你看呀”姜姬又壞笑道。

    董復并沒有信她的鬼話,但還是抬起頭往某個方向看了一眼。

    呀,他看我了!

    我就說嘛,怎么會有男的對我不感興趣。

    不過董復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撤回了眼睛。

    “呵,有你好看啦。”董復連羿瑤都敢這樣說,自然不會對姜姬保留。

    不過姜姬爽朗的一笑,顯得頗為得意,脫口而出:“那是當然。”

    董復只覺自己就不該這樣說…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腾讯分分彩技巧知道 新疆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快3开奖吉林 腾讯时时彩官网开奖 河北20选5近500期走势图 北京快三推荐和预测分 广东36选7尾数走势 吉林11选五中奖规则表 新疆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上海选四最新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 宜人财富理财平台正规吗 凤凰v彩江苏快3app 100元分辨真假钱视频 湖北11选五任三遗漏 湖南快乐十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