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東皇 > 第二卷.修道院 第29章.入院考核,搶收徒弟
    蕭冷雖然看出了二人并非他想象中的公子小姐,神色和言語中帶著一絲失望,但還是繼續帶著董復二人逛了下去。

    這讓他在姜姬眼里稍微順眼了點,她又給董復分析了下,董復也對這個師兄有了一點好感。

    一行人轉了小半個修道院,來到了位于修道院大門處的新生弟子入學的地方。

    “像我們這樣的散修是要通過考核才可以進入學院的,不過修道院的考核相比于其他的大派來說門檻算是低的”

    蕭冷一臉緬懷,指著前面的三個巨大的人群。

    “那個桌子上坐著的可是一名帝君。

    按照修道院的傳統,第一關要讓強者手持荒獸白澤的角來判斷修者的修為。”

    董復疑惑道:“為什么要用這個,那個帝君不是一眼就可以看出這里人的修為嗎?”

    羿瑤也望向了蕭冷。

    蕭冷感懷的笑了笑“帝君要作弊可不會輕易露餡,而白澤角卻不會說謊。”

    “帝君也會作弊?”這著實把董復驚到了,在他看來那群糟老頭子還是有些職業操守的。

    “任何人都有私心,世家的帝君自然會包庇自家的人,而散修帝君只要你開的價足夠,他們也可以放下尊嚴。”

    蕭冷不忿的說道。

    “師弟師妹,不好意思,我有點失態了。”

    “啊,沒事沒事”董復急忙搖手道,此時他也基本理解了蕭冷為什么會混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第二關是重力天柱,那邊中間的柱子乃是一件帝兵。

    只要你的修為沒有到帝尊,就會收到類似于帝尊的威壓,用來考驗這些人的意志力是再好不過了。”

    姜姬也很詫異:“修道院竟然舍得拿出這個寶貝!”

    “這個帝兵很厲害嗎?”董復問姜姬。

    “能讓老娘都驚訝的東西自然是好東西咯,雖然跟那個破盤子和天帝劍比起來差遠了,但這個寶貝真正的用武之處在戰場上。

    而且上一次的出現的戰場是伏羲祖地。”

    董復眉頭皺起,這是他進修道院以來的第二次接觸到“伏羲氏”的字眼了。

    雖然都和姜姬的講解有關,但不可否認的是修道院與伏羲氏的關系絕對不淺。

    “第三關是資質,只要你有資質就可以過關了。”蕭冷淡淡的說。

    可這卻又是把董復驚了一把。

    什么?有資質就可以??

    “那修道院的生源質量怎么保證啊?”他面帶疑色的看向了蕭冷。

    蕭冷回答道:“修道院最推崇的一句話就是:修道修的是心,所以并沒有對弟子資質做要求。”

    姜姬補充到:“那可是你的始祖說的,他當年創立了伏羲氏后就找了幾件破房子,叫修道院,還把那句話當做校訓。”

    蕭冷帶著二人靠近了重力天柱,董復剛剛踏入天柱十丈遠便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威壓。

    三人繼續前行,威壓越來越重,衣角原本還可以迎風搖曳,可現在卻幾乎緊貼著皮膚。

    “我們走吧。”羿瑤的臉黑了下來。

    董復轉頭,僅余光所見就看見有不少豬哥的目光投向羿瑤,一副期待的樣子,再看自己姐姐的臉色。

    他一把奪過了羿瑤纖細的手腕,拉著羿瑤就往外奔去,還不忘瞪了周圍眾人一眼。

    “切,什么人啦,有什么好看的……”

    “真是雞賊,就差幾步就好了……”

    ……

    蕭冷也移步跟上,攤開手臂表示無奈。

    人群中一雙鳳眼看向了董復和羿瑤,但眉目被黑紗遮擋,外人并沒有看見這一雙美目。

    “查查那兩個人是什么來歷。”那一雙鳳眼的主人說道。

    “是,鳳凰小姐”一個穿著家奴衣服的青年低聲恭敬的說道。

    董復拉著羿瑤離開了十丈遠的范圍,又回頭似乎心有余悸的看了眼中央的一根鐵棍,又把羿瑤往回拉了幾步。

    “干什么,都捏疼我了。”羿瑤揉了揉自己手腕上被捏紅的地方,給了董復一個大大的白眼,把頭別了過去。

    “我…我…”

    董復喉嚨似乎被堵住,愣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羿瑤斜著眼睛看了董復局促的樣子,不禁噗嗤一笑:

    “好了好了,老姐我寬宏大量原諒你了。”

    “真的?”

    “當然是真的啊!”羿瑤踮起腳摸了摸董復的頭頂。

    “誒誒,姐,別摸我的頭,別人都看見了。”董復腦袋往前一縮,堪堪躲過了羿瑤的魔爪二連發。

    咳咳~蕭冷在旁邊站了有一會了。

    “咳咳”董復手連忙搭在下巴上假裝咳嗽。

    “額,蕭冷師兄,那個最靠近那根棍子的是誰啊?”董復自己都感到尷尬,隨便指了那個離重力天柱最近的一人。

    這人面色陰柔,手握紅底折扇負手行走在那股威壓的范圍中,神態自若如閑庭信步。

    與周遭少年少女苦苦支撐的境況形成鮮明對比。

    當他走到帝兵面前時呼吸終于變得急促了,他本來就蒼白的臉色更是跟紙一樣。

    “這個人很強!”熬蟠跟自己叔叔一同混在人群中,絲毫不起眼。

    雖然這與熬蟠這種標準的雷澤氣性是一點都不符合,若是他能決定的話,他定要先把妖龍族那個臭屁又騷氣的熬傷給扁一頓。

    雷澤氏與妖族中的龍族在真身的形狀上幾乎一模一樣,世人為區分二者遂以妖龍族來區分。

    雖然熬蟠第一眼便看見了熬傷,但熬傷對熬蟠的窺視一無所知,就像他對熬蟠的叔叔熬安也是一點都沒有察覺。

    “嗯嗯,那個董凡日后必成大器。”熬安對自家侄子的看法很贊成。

    “哈哈哈,沒想到老夫我這次輪值竟然遇到如此奇才。”

    只聽三聲尖銳的笑聲傳來,一個身著血袍,渾身陰森的低矮老頭毫無聲息的出現在了“董凡”身后,只留了腳下幾滴血跡。

    “哼!”

    眾人只覺耳膜一震,見一個持杖巨人如一座肉山向帝兵重力天柱,準確來說是董凡和血袍老頭奔去。

    “方源老兒,你欺人太甚,說好只比速度的你竟然燃燒神王級魔血來用血遁。”肉山巨汗爆喝道。

    “血遁是遁法,我用遁法先到的自然是我的速度快,那也就是說我贏了,再說你也沒說不能用外力啊,所以董凡歸我了”

    那個方源帝君說完后便親熱的拍了拍董凡的肩膀,雙眼盯著董復似乎在冒綠光。

    “小子,還不磕頭拜師,以后你就是本長老的親傳弟子了。”方源又犯賤的朝巨汗看了又看,臉上寫滿了得意。

    “唉~”董復聽到了一聲悠長的嘆息聲,他朝蕭冷望去,后者一臉落寞又夾雜著羨慕。

    “夸父族!”董復又聽到聲音從自己靈魂中響起。

    “怎么了。”董復向姜姬問去。

    “夸父族又敢冒頭了,沒被打怕嗎?”姜姬自顧自的說道。

    董復的八卦之心被勾起:“咳咳,誰打夸父族呀?”

    “當然是金烏族啊,要不然呢。

    當年本姑娘,呸,老娘,不,老姐我可是把夸父族的幾個少族長給揍了一頓。”

    董復索性直接無視了姜姬,繼續朝場中看去。

    “誒誒,董凡千萬別跪,要知道你可是沸血之體,氣血旺盛,是練體的絕佳體質啊!”

    “夸父木,你少誘拐我的弟子了,你看他瘦胳膊瘦腿的,跟你體修一脈那里相稱了。”

    “什么東西不是撮合撮合就好了,他是人族,大不了我給他弄點夸父血脈。”夸父木據理力爭。

    “哈哈哈,撮合,要不要你去跟石人族的石磊撮合一下吧,反正都是傻大個。”

    “你找死!”董復十分有先見之明,搶先一步蒙住了耳朵,饒是如此他也不太好受。

    石人族只有公的,且大部分時候都在沉睡,待沉睡積蓄了足夠的能量后便可產生下一代。

    而石磊不出意外的話也是公的,且跟夸父木的塊頭有的一拼,估計修道院的大門便是專門考慮到了他們的感受。

    “怎么輪到這兩個活寶輪值啊,真是晦氣。”人群中的熬安看見方源夸父木二人到來時臉都垮下來了。

    他陌陌祈禱著二人不要發現自己。

    可是他事先并不知道二人要來,也只是隨手遮蔽了這些弟子的視線,但這手段對于兩個老牌的帝君來說簡直就是一堆空氣。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正當熬安轉身準備離去時一陣打雷般的叫喊傳來:

    “熬安老弟你來評評理啊!”說著夸父木便一步三四丈,幾步就追上了熬安。

    然后一只大手死死捏住了熬安的肩膀,熬安只得認命。

    畢竟夸父木是巔峰帝君,還是體修,自己不但比他修為低一層,而且距離還這么近,索性就放棄掙扎。

    熬安現在那叫一個慌啊,二人雖然都是修道院的長老,跟自己的實際身份相比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但這兩位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啊,雖說不能把自己怎么樣,但丟人啦。

    熬安被夸父木拎小雞似的拎著,二者的身高體型那叫一個懸殊,連熬蟠都為自家三叔感到丟臉。

    等等,不對啊。

    啊啊啊,這個糟老頭子用的是我的外貌!!

    熬傷:“喲,那不是熬蟠嗎,怎么被這個帝君大人捉走了,還叫他熬安,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熬蟠在正在一片陰影中默默的計算自己的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

    “二位既然誰都不服誰,不若讓這個弟子自己選吧!”熬安顯然雙方都不想得罪。

    “我沒意見。”夸父木見自己有點理虧便一口答應下來。

    方源遲疑了一會,看了看董凡向自己投來的眼神,他嘴角向上彎起。

    “那不能就這樣算了,得添一點彩頭,董凡選誰誰就贏了,輸的人要貢獻出彩頭給董凡作見面禮如何?”

    說著便掏出了一顆稀有的血屬性元嬰境妖丹,掰開了熬安的手放在了上面。

    “就讓熬安老弟作見證人吧。”

    “好!”夸父木掏出一把巔峰神兵匕首,朝自己手腕處劃去,劃出一絲血痕。

    他又補了幾刀,傷口擴大了一點點,他攝起了傷口處溢出的血液,裝在了一個不知什么毛皮制成的大水壺里。

    好家伙,足足有一滿壺,但相比于他接近三丈的塊頭來說就容易理解了。

    熬安接過了有自己上半身大小的血壺,無奈的笑著點了頭。

    “師父,請收下我!”董凡毅然朝方源跪倒,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正是拜師的動作。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极速时时彩是个国家的 股票分析 大数据 聚富影视软件下载 哪里可以买贵州十一选五 股票入门图解 广东11选5任五推荐计划 证券配资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 浙江十二码走势图真准网 上证指数年k线图 福彩3d藏机图 快乐扑克走势图 南粤好彩1技巧 三国杀玩法视频教程 股票配资犯法 北京快乐8推荐和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