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東皇 > 第二卷.修道院 第71章.龍虎之爭(下)
    龍吟虎嘯,風云驚變,云氣紛雜無定性,此刻卻偏偏凝結成了龍虎。

    天地應天道,世間本無修者,宇宙初生之際天地混沌,不知哪里送來的生命點燃了浩瀚的無垠星空,神族始現。

    若一定要用一種顏色來形容遠古洪荒,那定然是代表鮮血的紅色,無數神血澆灌主世界任何一片富靈地,巨獸的吶喊響徹紀元,浩浩湯湯,又慷慨淋漓。

    盤古破天,刑天斷頭,水火不融,精衛填海,后羿射日……神的世界,人形還不是主流,乾坤未定,所見人人皆巨人。

    可時紀更替,靈力濃度劇減,似海中淺層的魚適應不了深海的沉悶,人形顯然更適應這個沉悶的紀元,神族輕易不會變回真身。

    所以現在的一幕便格外震懾人心。

    白虎被長自己多倍的青龍一尾巴甩飛,但青龍也是沒有逃脫被抓破龍鱗的現實,鮮紅中夾雜著縷縷金黃,龍血四濺,本與董復無關,但他眼睛一凝。

    純血!

    這就是純血的標志了,按理說純種的神族血液應該是標準的金色,但那是神境的神族,像熬蟠鐘秀這種剛踏入修煉門檻的,血液離超脫凡人還有很長的路走。

    董復死死盯著地上大灘血液。

    并不是因為他羨慕,而是……若是他沒記錯的話,自己在去羿家之前也是這樣的血!

    自己又怎么可能沒見過自己血液的顏色呢?磕磕碰碰不可避免,何況自己從小跟爺爺長于山野,受傷流血基本上是家常便飯。并且因為自己見過自己的血液,所以自己對血液的影響極深。

    但到了羿家后自己接觸了其他人,羿家雖是大族,但也不可能人人血脈強橫,像羿瑤父母就毫無什么血脈可言,董復在羿瑤母親做針線活時看見過。

    血液是紅色的,找不到一絲金黃。

    這過程,自己血脈被換這件事肯定是在羿家時候發生的,在修道院自己幾乎都在修煉,在羿家時有很多時間都沒有清醒的意識。

    況且自己已經見過爺爺了,以爺爺的深藏不露,董復可不認為他沒有看出來,若是隱而不發,那么在未來迎接自己的一定是一場狂風暴雨了吧……

    伏羲氏,東皇家,羿家,修羅館……

    還有未曾浮出水面的冰山,這趟水到底是有多深?爺爺在其中充當著什么角色,決策者?還是如同羿家般只是一個個頭比較大的棋子罷了?

    地上的坑不深,但極寬大。

    沒人質疑龍尾的力量,巨龍長,雖未有白虎般精壯,起碼龍身粗細只是有著水桶般粗細,與僅身高就數米的矯健大蟲根本沒法比。

    但血脈并不是跟身體形狀太有關系,這一尾著實是相當可怕,足以開金斷石,別談鐘秀所化白虎實打實承受了下來。

    俗話

    說,一角蛟,對角化龍,

    五爪青龍敖蟠頭頂雙角,不出意外是一條貨真價實的龍,如此境界就有五爪,其血脈即使不是純的也起碼有著九成九。

    前腳撐地,白虎起開整個身子,耷拉起兩條后腿,仿佛在剛剛敖蟠的尾巴下受傷頗重,但旋即白虎便一個踏步伸直了身子。

    虎目睥睨,憑空便生出了幾絲威風,董復暗自叫好,老虎果然都是威風鼎鼎。

    但下一刻眼珠子就快要掉了下來。

    白虎嗷嗷叫了幾聲,眼神變得迷離而慵懶,全身彎成弓狀,一聲拖得很長的低沉咆哮從虎嘴里發出,這情況,這情況好像就像是家貓打個哈欠,舒展舒展筋骨的感覺……

    骨骼交錯的咯咯響聲,白虎自顧自的原地踏了幾步,旁邊的青龍對其不管不顧,破裂的傷口處肌肉發力夾緊,止住了血流,龍目一橫,修長勻稱的龍身綻放點點微光,細看,原是一股股微弱如蚯蚓般的電流。

    電流不斷消磨著龍尾巨大傷口處的金光,傷口長足足數尺,雖不知深淺,但在青龍這巨大的身軀看來也只是小傷而已。

    地上大灘龍血,血味傳來,白虎虎毛根根豎起,眼睛瞬間血紅。

    擂臺上溫度陡然間降低了幾度,比較靠近擂臺的觀者清晰的感受到了這變化。

    也是自這一刻起,白虎身上最直接的氣息再也不是那股莫名的尖銳,轉而被那股冰寒的感覺代替,董復不明所以,但羿瑤根本不意外,轉頭跟董復解釋起了這冰寒氣息。

    “殺氣?這就是殺氣么?”董復沉吟。

    羿瑤嫣然一笑,突然,董復心下一顫,身上起了無數雞皮疙瘩,周圍溫度降低,似乎置身于冰窖。

    他幽怨的看向了源頭方向的羿瑤。

    來的快去的也快,羿瑤又是一笑,收了殺氣,又恢復成了那個看來柔弱的姑娘,但是剛剛那冰寒的感覺可是做不了假,董復離羿瑤不過數寸遠,感受那是叫一個深刻。

    白虎毛色變得淺紅,青龍搭在地上的爪子握緊,甚是緊張,龍目滾圓,內里似乎有無數雷光閃爍。

    ……

    血色染紅了擂臺,白虎渾然已經成了一只赤虎,四肢顫抖不能自已,青龍也是全身上下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雙方已是精疲力竭,好像現在只要是一個筑基境修士都可以了結了二人。觀者疲乏,畢竟已經集中精力持續了四五個時辰,但都是被二巨獸的戰斗所吸引,不舍得分出半點心置身事外。

    董復全神貫注,饒有興趣,血脈的用法可沒有人教他,現在二人相爭,正是自己仿效學習的好機會。

    轟~~

    天氣突然改變,仿佛上一刻還是艷陽高照,但此時確實是一副打雷下雨的模樣。

    龍從云虎從風,此時有

    云有風,對于二人都是有利,但熬蟠亦可雷御雨,此時可真當是他的主場。

    青龍大喜,歡快的騰躍上天,激動的在黑色的云朵里鉆進鉆出。

    雷光晦澀,熬蟠每每穿梭一次,鱗片便恢復幾分光澤,鐘秀所化白虎依舊站在原地,一邊默默舔舐傷口,承受著身體每一寸乃至內臟的隱隱作痛,一邊思考著這突如其來的雷雨。

    終于,熬蟠終于吸足了雷電,龍目瞇著,盯向地上的白虎。

    吼~

    又是一聲龍吟,不過這次中氣格外足,其間還伴雜著屬于勝利者的興奮,雷聲伴雜著龍鳴,仿佛伴奏襯托著正在演唱的歌姬,只是不知孰客孰主。

    烏云終于爆發,九道水桶粗細的紫色雷光直向鐘秀落下,羿瑤這下倒是瞇起了秀眼。

    九霄陽雷??

    似乎是黑色烏云向下飄了很多,白虎頭上籠罩著極大一塊陰云,白虎眼神銳利中透露著不甘,周身紅霧繚繞,似乎是血液,虎口大張,吞吐著奪目的金色光芒。

    董復所見,白虎此時隨時閃爍著擇人而噬的瘋狂。

    龍吟,得天之濟天雷降之。

    虎嘯,天奈何,天若攔我我必破天。

    ###

    常說老天有眼,若真是這樣,那么老天是否真的有自己的意識?

    自古以來有無數人都思考過這些,事實上當修者境界達到了一定程度后都會思考這個問題,修者修煉雖說最終練的是道心,但都不可避免的會涉及到天地法則,到那時候這個問題就足夠突出了。

    最后的共識就是天地確實有意識,但更偏向于一種泛意識,也就是說它的一切都趨向一種本能,并不會像人一樣思考。

    修道院,總院議事大廳。

    “這次的天象變化到底是不是出自你雷澤氏之手自己心里清楚,何必多言”

    一個面容姣好的宮裝婦人也顧不上什么利益教養,伸出手指上前一步指著一個白發老者的鼻子。

    藍發老者好似遺傳了雷澤氏獨有的面容,加上他末端微微卷曲的毛發,定是雷澤氏的人無疑,那么他對面的婦人身份就呼之欲出了,只要是主世界的人都能猜得出來是華胥家無疑。

    在場眾人見怪不怪,既然能坐在這里就定是有頭有臉的大族家老,所有人就沒有一個低于帝境的,為首者給人的感覺溫潤如玉,身著寬大寶藍長袍,持扇負手背后,雖微笑但別又一股威勢,可親卻看起來令人景仰,正是修道院院長朱問渠。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此為朱家先祖朱熹所作,朱家肯給朱問渠取此名,不可謂不是寄托了很大的期望,朱問渠也是沒有辜負了這名字,自修煉起便力壓同級,在主世界大肆弘揚了一把儒道,而后更是

    眾望所歸當上了修道院院長。

    儒家中庸,對于朱問渠來說更是如此,治大國如烹小鮮,處廟堂需制衡,這是帝皇之道,是當權者必須的素養。

    故而朱問渠剛剛才會讓眾人三五成群的拉幫結伙,他要的就是眾人不一而足的意見,若是大家意見都統一了,那還要自己這個院長干啥。

    咳咳咳~

    一陣咳嗽聲傳來,沒有絲毫不耐,溫潤如斯,聲音恰到好處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眾人包括雷澤華胥二族都是消停了下來。

    “本院輪值的帝尊并沒有發現異常,此次雷雨實屬偶然。”朱問渠緊接著說到。

    ……

    東皇炎看著面前的大廳畫面,不屑哼了一聲,“那修道院的帝尊也是眼拙,世間哪里有偶然這一說。”

    血人眉目如畫,五官已是十分清晰,看著旁邊雙眼毫無神采的書生,眼神陡然間凝重。

    “但那偶然背后恐怕藏的是必然咯……”

    ###

    伏羲故地,曾經繁華。

    廢墟的背后依舊是廢墟,踏過幾步,泥土間雜發白泛黃的無肉尸骨,風吹日曬,不知多少萬年。

    故地西行數萬里,有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哥,這就是陽界嗎?”女孩綻放出可愛的笑顏,雙手環著旁邊少年的右臂,機靈的大眼睛水汪汪,像一只好奇的奶貓般惹人喜歡。

    “是啊……”

    (本章完)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七星彩票精选论坛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江苏快三app单双大小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广西快3官网 湖南快乐十分停售 浙江6+1中奖规则及奖金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贵州茅台 天津快乐十分钟摇奖器 河南福彩快三一定牛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福建快3今天开奖结果一 湖北快3在线购买 东方6十丨走势图 11选5技巧规律 上海快三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