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東皇 > 第101章.與黃兄共抗元嬰
    董復算是看出味道了,這個自稱為木元的道人應該是不想跟自己打了,若是他所料不錯,這木元馬上會給自己辯護,說自己并不是血修。

    但沒想到的是,木元這廝也忒不要臉了。

    “看這個小友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一看就是人中龍鳳,在看穿著打扮大氣而不失典雅,高貴不落俗套,言行舉止那也是沒的說,惜字如金,可不像某些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再看小友小小年紀就筑基巔峰,一身硬功夫那是沒的說,只一擊便把狗日的呂川給打趴下,跟小友切磋更是讓老夫鍛煉了筋骨,估摸著怎么也能多活個好幾年吧。”

    …………

    董復索性也暫時收起了打架的心思,全身放松慢慢聽這老頭說完。

    真是句句珠璣呀,要不是這木元老頭現在一通有理有據的議論,他是怎么都沒想到自己有那么多優點。

    自己現在一定要記下來,免得日后忘記了。

    可這確實苦了木元身邊的城主呂川,他早就忍木元很久了,這一連串對董復的贊美之詞簡直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后幾十根稻草。

    不知哪位賢人曾言:不在沉默中被氣死,就是在沉默中爆發。

    呂川終于爆發了!

    “你他娘的給老子閉上你的臭嘴!”

    呂川使盡畢生氣力,發揮出來十二分的修為橫掃一槍,那根上品鐵精混雜各種稀有材料鍛造而成,堅硬無比的靈器鐵槍活生生被呂川壓彎許多。

    一聲鐵棒招呼在肉上的悶響,緊接清脆無比的瓷器破裂聲,最后就是一連串全身無死角與地面親密接觸的聲音。

    董復急忙用手捂住了眼睛,不忍直視。

    但還是忍不住看看,把手掌漏出點縫,偷偷看著前面的慘劇。

    真他娘的可怕,這是有啥仇呀這么很,我看著都疼!

    但奇怪的是木元連著都沒事,一通打滾后立馬就站了起來,指著呂川的鼻子破口大罵。

    最后發現有啥不對,自己竟然沒事?

    “啊啊啊~”

    ……

    董復什么都沒看見,也沒聽見,繼續從手縫里看戲。

    ……

    “狗賊呂川,老子跟你勢不兩立,你竟然壞了老子一件替死的寶物!老夫要殺了你!”

    說罷便全身氣息澎湃,不要命似的朝呂川沖去。

    恰好呂川現在也在氣頭上沒下來,二人就像野地上的一堆干柴遇到了烈火。

    一觸即燃,一燃即爆。

    滿天靈光四散,周圍一群群兩方弟子長老,包括剛剛還是主角的董復看的那是如癡如醉,不能移目。

    不知過了幾時,二人還在打。

    呂川身懷家族槍法,越戰越勇,而木元則修為比呂川高,開始收拾他時猶有余力,加上又在氣頭上,便一個不落的吧呂川祖宗十八代女性給按照順序給罵了一通。

    然后呂川氣不過又打不到,就狠下心開始以傷換傷的打法。

    倒是頗有成效,讓木元身上多了幾道口子,但木元吃疼了怎么可能放過他,便按照與之前相反的順序再把呂川祖宗十八代女性給問候了一通。

    呂川目欲眥裂,當即決定動用禁招。

    但就在這時,二人卻不得不共同后退,因為一道長丈余的劍氣向二人打斗的區域砍來。

    “你們兩個混蛋,老夫在這里替你們擦屁股,你們卻自己打起來了!”

    這句話還未說完就又是一聲巨響,一人在天上而來,卻并非是什么瀟灑的謫仙人,而是重重摔倒地上砸出個大坑的人。

    董復本來看個熱鬧,但但當真是沒想到是如此熱鬧,正當他打算鼓掌叫好時,卻看見從那大坑中爬出一個不算陌生的人。

    黃山兄弟怎么會在這?又是如何從天而降?

    這氣息……董復甚是疑惑。

    坑中伸出一只黑糊糊的手臂,強撐著把自己拉上來,全身衣服已經稀爛,只能說剛剛能夠蔽體,跟董復之前的賣相有的一拼。

    他看向了黃木派的兩個金丹

    “師兄,你再不出手師弟我可就沒命了”

    看見師弟向自己求救,項掌門終于不再沉默,既然師弟自己有心穩定修為去獨自迎戰,作為師兄跟掌門自然是極其欣慰的,但現在就需要自己也出戰了。

    又是一道浩瀚如淵的氣息出現在董復的感知中。

    董復向發現異常的方向望去,只見是那黃木派二人中的另外一個。

    這還不算,同為黃木派弟子,剛剛被深深砸入地底的黃山也憑空飛起,直到一個不低的高度。

    董復頭抬得老高才看得到。

    看來黃兄剛剛就是在那里被拍下來的,如此高度定不是金丹境可以達到,黃山兄應該是一個元嬰境。

    “嗯?”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突然出現在董復心中。

    董復不敢保留,把血脈催動到了極致,頓時一個伏羲虛影沖天而起。

    這還不算,董復又捏碎了身上全部的水罩符,也掏出了幾乎全部的金針符跟火球符戳向某一方向,然后又是眾多的風行符,董復立馬催動驚云步,往外逃離。

    但那一道劍光還是削中了董復的肩膀,這還是董復在最后時刻身體強行偏離才躲閃掉劍光主體的情況下。

    “什么,被躲過去了?”

    攻擊用的金針火球二符只是稍稍阻礙了劍光一瞬,雖說消磨掉了少許,但劍光還是極盛。

    真正救了董復一命的應該是血脈虛影,蛇尾全力一擊才是消磨掉大部分劍氣的主力,剩下的水罩符以及董復強橫的肉體才能夠承受得住那殘余劍氣。

    “豈有此理!無恥老頭死來。”

    董復那是真的心疼,這一路走來給畫的符又給用完了。

    伏羲虛影騰空而上,竟也飛了起來。

    神族先天神性,化真身自然可以御空。

    頓時所有眼睛都看向了這一具頂天立地的“飛行巨獸”,尤其是剛剛被蛇尾掃過的呂川,他盯著這蛇尾打量了許久。

    “哈哈哈,這個兄弟我們又見面了,不知這次可否告知名諱?”

    董復向黃山抱拳:

    “小弟黃興拜見黃兄,看來黃兄早已幫完了那些師弟了。”

    “黃山兄真是會說笑,剛剛我也還無奈之舉,一不小心就是舉派的大事,望黃兄見諒!”

    “好說好說,先合力把這亂咬人的老頭給收拾了再說。”

    董復咬牙切齒的說到。

    那圖安宗元嬰也不急,就這樣慢慢聽董復二人把話說完,顧忌這三人是真,但勝券在握才是他有閑心的原因,所以他才會特別留心了下剛剛下面的戰況,自然早就注意到了這賊喜歡跳的黃興。

    至于他為何能如此自信,因為他代表了圖安國實力的巔峰,元嬰中期。如此修為自然不是無名之輩,另外二人都知道他是圖安宗太上長老天一。

    所以收拾起這幾人自然不會很難。

    董復早已經熟稔血脈的運用,雖說自己血脈純度不及一成,但即使是伏羲虛影也遠勝過很多下等族群的真身。

    伏羲氏被稱作戰神,戰之神自然是打出來的。

    他拋棄了一切外物,單靠伏羲虛影的“肉身”就嘗試接近天一,項掌門也緊隨其后,從另一個方向前去。

    二人都是主要靠近身才能打出最大的傷害。

    而黃山跟天一一樣,都是用劍的,雖然會些劍法但卻非劍修,他并未出劍。

    天一嘴角不屑地上揚,他再次朝董復跟項掌門砍出兩道劍氣,劍氣如虹,以比更快的速度迎向二人。

    黃山這才出劍,飛劍祭出,帶著氤氳靈光刺去。

    招式之間自然會有停頓或者緩和之處,黃木顯然就是算準了這點。

    伏羲虛影似乎更加凝實了幾分,包裹著董復的身軀隨著他的動作而動,竟是躲過了天一的一劍,但沖勢也隨之緩和,只好重新發力加速。

    但項掌門就沒那么輕松了,一雙靈寶手套被他灌輸靈力到了極致,但還是抵不住天一這隨手一劍。

    靈寶手套被劃出一個小口,就連他的胸前也被大片血液染紅。

    他知道剛剛天一老道大部分不屑是針對自己,因為自己這一身修為的代價是修為永遠不得寸進一步,即使如此也還是元嬰境之中最墊底的修為。

    這無疑是短淺的做法,類似的秘法像黃木派這種歷史悠久的宗門里面必然存有,當然圖安宗里更多,如果圖安宗真的想要這種元嬰境,那一時間不知道可以多出多少。

    但消耗的無疑都是底蘊,也只有某些壽元將盡而無法正常突破的金丹巔峰才會冒險一試,成不成都不虧。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福彩七乐彩300期基本走势图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遗漏 彩票信誉平台排名前十 股票涨跌的宏观原理是什么 燕赵福彩排列七开奖 中彩网是正规网站吗 海南4 1玩法 有河南快三的彩票网址 股票配资平台可问金多多建议 陕西快乐10分钟前三直走势图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秒速赛车正版网址 基金配资业务利率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360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