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明末錦繡 >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 死亡(大結局)
    神武三十年,是朱宏三御極天下第三十個年頭,也是朱宏三六十大壽。

    朱宏三出生于萬歷四十八年,也就是1620年,現在是1680年,正好六十整年。

    六十屬于花甲之年,明代皇帝活的都不長,只有幾個活過了六十歲,所以朱宏三準備要在自己正月初三的生日這天好好慶祝一下。

    正月初三這天一早,滿朝文武齊聚奉天殿,來這里為帝國的統治者過生日。

    朱宏三的興致很高,在小太監的陪同下來到大典接受群臣的朝拜,但是朱宏三坐在龍椅上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人頭,突然心中感覺十分悲傷。

    朱宏三已經六十了,加上前世的三十多年,他一共活了快一百年。隨著這幾年他年紀的增大、記憶力的減退,兩世的記憶開始重疊,讓朱宏三有時候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處那個時代。

    今天看到群臣和諸位皇子朝賀,朱宏三恍惚回到了當年自己在廣州稱帝的時光。

    那時候手下文臣武將人才濟濟,新軍的戰斗力強橫,朱宏三那時剛到而立之年,正是意氣風發的時節。可是現在呢朱宏三已經垂垂老矣,晚上都要起來個兩三次上廁所。

    不可否認朱宏三老了,他看了看下面的群臣嘆了口氣說道:“起來吧!”

    諸位大臣在首席軍機大臣張家玉的帶領下行了三叩九拜之禮后站了起來,在佟養甲之后朱宏三就將內閣總理制度廢除,將軍機處扶正,取代內閣制。張家玉因為不屬于湖廣集團和東林黨,再加上是朱宏三身邊的老人,所以成了軍機大臣,現在已經當了八年。

    張家玉這時經過歷次清洗,政治經驗無比深厚,聽到朱宏三的語氣后就知道這位皇帝為什么嘆氣。很簡單,老了,感覺沒有接班人了。

    事實上朱宏三也正在為這件事鬧心,戾太子朱海被廢后朱宏三開始著手培養其他皇子,可是讓朱宏三失望的其他皇子都不是這塊料。三皇子朱淮身體肥胖、心胸狹窄,望之不是仁君。老四朱淵和他外公一樣,尖酸刻薄不懂得為君之道,也不是好接班人。至于其他的皇子都差不多,不是能力不行就是性格上有種種缺點,所以太子之位到現在都在空著。

    這十幾年朱宏三雖然對士人文官下狠手收拾,全國上下三四萬官員倒霉,不是流放就是掉了腦袋,但是正因為朱宏三壓制文官勢力,讓政治成本降到最低,皇帝的意志才能完美的得到執行。

    現在內閣制已經被廢除,只能跪受君恩的軍機處取代了內閣,所以全國上下都要跟著朱宏三的意志轉,從萬歷年間就困擾明王朝的黨爭被徹底解決。整個國家因為沒了制約力量,全國上下呈現出一片繁榮景象。

    在神武二十六年第二次清賬田畝得到的數據,全國從遼東到云貴,人口已經恢復到明末戰亂前的一億人口,同時因為戰后嬰兒潮的出現,整個國家呈現一種潮氣蓬勃的氣象。

    在軍事上帝隊已經擊敗準噶爾部,帝國疆域在西北已經擴展到蔥嶺,西面已經和哈薩克的白頭回回接壤。北面已經徹底解決俄羅斯人對黑龍江流域的滲透,并且和俄羅斯人簽訂了條約,俄國正式承認明朝對西伯利亞各個蒙古部落有宗主權。

    在南面帝隊已經擊敗荷蘭人與英國人的聯軍,滿喇加海峽成為明朝控制外國船只進入南洋的一處交通要道。在西南面帝隊已經吞并中南半島,兵峰已經進入印度,印度南面的幾個小國也脫離英國和荷蘭人的殖民紛紛加入大中華文明圈。

    經濟上因為商業蓬勃發展,在神武二十九年全國財政收入已經達到七千萬銀元,雖然在絕對值上沒有北宋一億六千萬貫多,但是按照白銀貶值程度來算已經超過北宋,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富足的朝代。

    國家這種發展速度是建立在絕對權威之下的,沒了文官集體的制衡,朱宏三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治理這個國家。但是作為現代人朱宏三知道,權威統治在恢復期十分好用,但是對國家的長治久安十分不利。因為權威統治很容易讓官員官僚化,反正你皇帝什么都管那你就管得了,我們這些官員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即可。

    所以想要帝國永遠這么發展下去,必須回到隆慶、萬歷年間那種虛君實相制。雖然這種制度有種種弊端,比如黨爭激烈、內斗耗費國力等等,但是好處也很明顯,那就是不會讓國政有太大的變動,就算是出現劉瑾、魏忠賢這種異類,但是因為文官勢力極其龐大,也會自動修復到正確路線上來。

    正因為如此,朱宏三深知自己已經步入老年,同時因為身體不太好,大概也活不了幾年,所以這幾年才會對挑選一個合格接班人十分著急。

    朱宏三坐在龍椅上聽著首席軍機大臣張家玉念著朝賀的公文面無表情,他看著這些大臣,沒有一個熟面孔,那些跟著他一同打天下的文武群臣大部分都死在朱宏三手中。當時為了維護統治處死他們朱宏三心中并沒感到不妥,但是今天看到這個場景卻讓朱宏三十分懷念以前的場景,原來朕已經老了!

    聽著張家玉公式般的賀表朱宏三揮了揮手說道:“好了,張愛卿不要念了,朕很高興你們能為朕來祝壽,每人發一年的俸祿獎勵,沒什么事退朝吧!”

    朱宏三的官員俸祿可不低,張家玉作為一品大員每年一萬五六千銀元,所以滿朝文武百官十分高興,紛紛磕頭感謝皇帝的恩典。

    朱宏三點了點頭起身回到皇宮,現在后宮中朱宏三的女人基本上都死的差不多了,馬小芳在廣州戰死,馬如煙被朱宏三賜死,貴妃錢雨婷在去年病死,長公主朱屏僥昵叭ナ潰??瓴∷賴幕褂鋅ぶ髦煊蛹眩?逵窬┰諫裎潿??荒昃鴕丫?ナ潰?淥?乃?信?寺鉸叫??謖餳改瓴皇遣∷讕褪塹米锘實郾淮退潰??韻衷謖?齪蠊?淅淝邇澹??艘恍┬卵n俠吹墓??庠諉揮信?肆恕?/p>

    現在的后宮之主是貴妃徐氏,是神武二十二年新選入宮中的秀女,因為長得像馬小芳,被朱宏三寵幸提拔成了貴妃。不過徐貴妃知道這位皇帝十分好殺,以前的皇貴妃就是死在皇帝的手上,所以徐貴妃每次看到朱宏三來都戰戰兢兢,生怕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對惹怒這個殺人魔王。

    朱宏三看到徐貴妃的樣子心中十分惱火,這個女人長得像馬小芳卻一點沒有馬小芳的活潑朝氣,上了床也如同死魚一樣,在失去對徐貴妃的新鮮感后朱宏三也開始厭倦她了。

    看到徐貴妃這個樣子朱宏三皺眉道:“好了,不用你伺候了,你下去吧!”聽皇帝這么說徐貴妃如同大赦,趕緊起身告退。

    徐貴妃走后一個小太監進來通報張家玉來了,朱宏三現在威權日盛,大概唯一敢在他面前說一些家常話也就是張家玉了。正好今天朱宏三心情不太好,需要一個人來開解,所以聽到張家玉拜見后趕緊讓他進來。

    張家玉剛才在大殿上已經看到皇帝朱宏三有心事,張家玉是官場老油條,馬上知道皇帝為什么心情不好,所以在散朝后來見皇帝,為的就是接班人問題。

    張家玉是戾太子朱海的老師,所以在接班人問題上張家玉一直支持朱海。不過當年朱海犯了那么一個大錯誤,說服皇帝復立朱海當太子難度不是一般的大,不過張家玉知道皇帝不會活到永遠,皇帝也要死得,為了能在皇帝死后還當這個首席軍機大臣,張家玉必須將朱海拱上位。

    朱宏三看著張家玉進來行禮后問道:“張愛卿,你來見朕有什么事情”

    “陛下,剛才朝會時臣看到陛下好像不開心,能否和臣說一下,也讓臣為陛下開解一二!”

    張家玉和朱宏三的年紀差不多,當年在廣東時張家玉跟在朱宏三身邊也算半個朋友,所以今天張家玉才敢這么問,如果換上其他大臣,看到朱宏三嚇得都尿褲子,那里還敢為皇帝開解一二

    朱宏三聽張家玉這么說嘆了口氣說道:“哎,剛才朕看滿朝都是青年大臣,朕的舊人也就剩你一個,你老了,朕也老了!”

    張家玉躬身說道:“陛下從微末起兵,驅除韃虜光復大明,這等功績已經可比唐太宗、宋太祖,還有我朝的高祖皇帝!”

    朱宏三是什么人,一聽張家玉這么說就知道他想要說什么。唐太宗晚年幾個兒子爭位,最后鬧得太子和魏王李泰被廢,讓一個中人之資的李治當了皇帝。宋太祖趙匡胤也是這樣,晚年的燭影斧聲也弄得不清不楚。至于朱元璋也差不多,剛死兒子就鬧起了靖難之役,幾年就將朱元璋選定的合法接班人打倒在地自己當了皇帝。

    這幾個皇帝都是活的時候武功蓋世,但是死后接班人沒選好,弄得朝政動蕩。所以今天張家玉來見朱宏三并不是什么為陛下開解,而是直接提出皇帝你應該選接班人了。

    在戾太子朱海剛被廢的時候,有些大臣也提出過為了國家希望在立一個太子,可是當時朱宏三還年富力強,根本沒想過這么早就選定接班人,再加上當時其他的幾個皇子年紀還小,所以朱宏三準備等等再說。

    可是這一等就是十多年,朱宏三今年已經六十了,誰知道你還能活幾天。如果皇帝你突然掛了那這個國家怎么辦朝政怎么辦難道再來一次八王之亂

    朱宏三并不是昏庸皇帝,他知道張家玉這也是為國家考慮,可是現在朱宏三對這個接班人還沒定下來,沒辦法朱宏三問道:“元子,這個太子你看誰合適”

    張家玉聽皇帝叫自己的字心中大喜,知道今天有戲。但是張家玉不能直接提出讓朱海再次當太子,那樣痕跡太明顯。

    “陛下,太子是一國之根本,臣怎敢妄自猜測請陛下乾綱獨斷!”

    其實朱宏三心中也有一個人選,那就是皇長孫朱升鐸,可是朱升鐸的叔叔們都在,并且還都是壯年,如果直接讓朱升鐸即位,那等朱宏三掛了那幾個叔叔還不翻天啊!當年朱棣可就是打著朱允?剎瘓椿適宀歐6?木改選?/p>

    朱宏三沉吟一下說道:“元子,長孫朱升鐸深肖朕躬,你看他怎么樣”

    張家玉一聽有門:“陛下,皇長孫畢竟差了一代人,如果讓他當皇太孫那其他皇子怎么辦倫理綱常怎么辦還有現在戾太子還在,也不可能繞過父親直接冊封皇孫吧!”

    朱宏三一想也是這個道理,可是這怎么辦

    “那元子你看怎么辦不用擔心,今天這個屋中就是你與朕君臣二人,有什么情況你直接說出來即可!”

    得了皇帝的指示張家玉開始發表長篇大論:“陛下御極三十年,武功極盛,民間百姓也得到了休養生息,挑選那個皇子讓陛下的治國理念得以延續才是最重要的!”

    張家玉跟隨朱宏三最久,他知道這位皇帝喜歡聽什么,當然最喜歡聽拍馬屁。其實張家玉當了八年的帝國大管家,那里不知道現在民間到底是什么樣子。因為建國這三十年戰事就沒停過,帝國財政已經快被軍事拖垮,每年財政收入有七千萬銀元不假,但是每年花在邊疆戰事上就要一半,這個國家在這么下去就會重蹈隋煬帝的覆轍。

    帝國邊疆常年有二十萬士兵在戰斗,印度還算可以,畢竟現在印度也有四五千萬人口,恒河平原還是產糧區,所以印度戰事還算收支相抵。可是張家玉不知道皇帝為什么要在西北用兵。出了玉門關就是一片沙漠,那里的人口稀少民風剽悍,同時因為根本沒有基礎設施,帝隊的補給全憑從中原內陸運來,國家實在支撐不住了。

    如果馬明遠等權臣還活著必定不會同意皇帝這么干,但是皇帝將所有反對者殺個精光,用他堅強的意志將西北戰事堅持了這么多年。不過張家玉作為大管家知道,西北戰事不結束是不行的,現在國家表面一片繁榮,可是民間八成的財力已經被抽調一空,在這么搞下去國家會出亂子的。

    國家成了這個樣子,張家玉作為大管家自然心中著急。但是張家玉比馬明遠聰明就在于這點,他不會當著皇帝的面子直接提出反對意見,而是委婉的從側面點醒皇帝,就是皇帝不聽張家玉也不會不依不饒,反正國家是皇帝你的,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這也是張家玉從神武十五年開始能躲過歷次清洗的原因之一。

    張家玉先說了一段廢話吹捧皇帝,然后才說道這個接班人要挑選延續皇帝你治國理念的人。張家玉知道皇帝絕對不會對民間的情況一無所知,這個皇帝手中握有錦衣衛,必定掌握民間種種動向,所以張家玉賭的就是皇帝也有反悔的意向。

    張家玉真的賭對了,朱宏三來自后世,這世也不是什么高層人士,他太了解民間疾苦了,只是西北邊疆對未來太重要,要知道后世中國自產石油有一半來自新疆,為了子孫后代西北和西伯利亞必須拿下。

    可是按照明代的生產力實在無法供應大軍在西北的戰事,所以朱宏三在幾年前面臨著雍正一樣的難題,那就是西北成了雞肋,打又打不動,撤有撤不了。不過在神武二十八年傳來好消息,同樣是遠征萬里的俄國也堅持不住了,終于和明朝和談放棄西伯利亞,沒了俄國的支持,西北那些飯都吃不上的蒙古人也應該投降了。

    所以朱宏三死后的政策不應該是擴張,而是守成,挑選一個守成之君才是目前應該做的。

    朱宏三很看好朱升鐸,畢竟朱升鐸年紀長,還和朱宏三一起去過遼東,對軍事還算熟悉,同時朱升鐸這幾年的表現很合朱宏三的心意,所以朱升鐸目前是接班人的最佳人選。

    可是傳位朱升鐸那其他兒子必定不服氣,朱宏三可不想自己死后整個國家再亂成一團,這才是朱宏三目前最頭疼的事。

    朱宏三想了一會兒說道:“朕屬意朱升鐸,元子你看應該怎么樣”

    張家玉等得就是皇帝這句話,張家玉小心的說道:“陛下,戾太子不管在為君和為政上都是上上之選,再加上皇長孫是戾太子的長子,立嫡以長!如果陛下復立朱海當太子,朱升鐸不也就成了帝國法定接班人了嗎望陛下三思!”

    張家玉說這話加著萬分小心,雖然他是皇帝的心腹,可是這幾年皇帝大概老年癡呆犯了,脾氣反復無常。不過今天張家玉說完皇帝倒沒生氣,而是摸著胡須沉思。

    朱宏三在朱海身上投入太多心血,當年就是朱宏三帶在身邊親手教他如何治國,朱海也不負朱宏三的厚望,治理國家也算一把好手。同時在政治上朱海也鍛煉出來,當年借助秦王朱江的事想要控制朱宏三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只是朱海手段沒有朱宏三老辣而已。

    想到當年自己的兒子算計自己朱宏三就生氣:“元子,可是當年那個逆子做的那些事實在不能讓朕忘懷!”

    “陛下,臣也有兒子,臣的兒子犯錯臣會責罰他,教他做人的道理,如果他不思悔改,臣才會動用家法!戾太子當年是做錯了,可是這十多年戾太子在鳳陽每天都沖北磕頭請安,堅持十五年沒有一天中斷的。臣以為這天下最親近的關系就是父子關系,現在兒子已經知道錯了當父親的為何不能原諒他呢”

    張家玉說的這番話十分到位,已經深深的打動朱宏三。是啊!朱海是自己的兒子,兒子犯錯當父親的管教就是了,那能一輩子不見面呢

    朱宏三沉吟一下問道:“可是當年太子大錯鑄成,如果復立太子朕怕朝廷非議啊!”

    張家玉聽皇帝這么說心中大喜,看樣子自己今天的努力有了結果。

    “陛下,當年太子年幼不懂世事,受到馬明遠鼓動做下錯事,經過這十五年的反思必定已經知道自己錯了!”

    張家玉說的很對,馬明遠是太子的老師兼岳父,什么屎盆子都扣到他腦袋上就可以了,反正馬明遠已經死了,想怎么扣就怎么扣。

    朱宏三深思片刻后說道:“今天朕累了,元子回去吧!”

    張家玉聽皇帝這么說知道皇帝已經同意了,下一步就看自己怎么運作了。

    張家玉回到家后馬上準備,在正月十六上班第一天就上了份奏折為戾太子開脫,內容很簡單,就是朱海關了十五年已經知道自己錯了,當年頭腦發熱都是聽信奸臣馬明遠的攛掇,請陛下原諒戾太子。

    張家玉是太子的老師,為太子申辯沒什么,可是這份奏折也太嚇人了,朝中所有官員都以為張家玉要倒霉的時候,那知道第二天宮里傳來圣旨,皇帝也同意了,命將戾太子朱海從鳳陽皇家監獄遷出來,回北京監視居住。

    皇帝的圣旨一出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皇帝這是準備復立太子了,所以很快朝中一些捧臭腳的清流御史開始上書為朱海開脫,將朱海說成被馬明遠蒙蔽的一個乖兒子,現在請皇帝復立太子。這些大臣一個個說的正義凜然,好像皇帝不立朱海當太子他們就要集體上吊一樣。

    朱海離開關押了他十五年的鳳陽,在五月初十回到北京,第一時間就去宮里拜見了父皇朱宏三,父子二人抱頭痛哭冰釋前嫌。

    神武三十年六月初一,朱宏三封戾太子朱海為齊王,緊接著在六月初二,朱海就被復立為太子。

    這時朱宏三已經六十了,年輕時常年的征戰已經極大損耗了他的身體,他也沒有精力治理這么大的國家,所以在神武三十一年正月初一,朱宏三下旨說以后國家大小事情咸絕于太子,正是標志朱宏三開始放權。

    神武三十二年六月初五,朱宏三終于迎來了他的大限,在北京故宮的乾清宮,朱宏三的所有兒子跪滿一地,就連關在鳳陽的廢秦王朱江也被放了回來。朱宏三看著自己的這些兒子心滿意足的說道:“朕前后兩世活了一百年,朕知足了!太子這幾年做的很不錯,朕很放心,以后你能當一個好皇帝!”

    朱海現在已經四十五歲,看到自己終于要熬成正果,想到自己這四十多年吃的苦,再加上看到自己老爹就要死了,不免放聲大哭:“父皇,您會沒事的!”

    朱宏三拉著朱海的手笑道:“傻孩子,人怎能不死呢朕死后你要善待你的兄弟們,當一個好皇帝,朕和你娘在天國也就心滿意足了!”

    聽到朱宏三提起母親馬小芳,朱海更是控制不足感情,跪地大哭。

    朱宏三這是精神已經迷離,望著房梁說道:“小芳你來了,你來接朕了好!朕帶你去坐汽車,去坐飛機,去吃肯德基!”

    朱宏三的聲音慢慢變低,最后變得毫無聲息,一代梟雄神武大帝終于結束了他傳奇的一生。

    (全書完)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