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民國諜影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城東騷亂
    中國局勢動蕩幾十年,每逢政權的更迭創建,就必然會搞這一套,偽政府立國不正,國內民眾皆為不齒,所以尤其喜歡搞這些事情,不過是掩耳盜鈴罷了。

    車隊來到藤原會社,寧志恒下了車,左右看了看,滿大街都是惹眼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眉頭皺起,邁步進了藤原會社的辦公樓。

    加茂慶知看到寧志恒前來,趕緊跟著來到三層的辦公室,寧志恒對他吩咐道:“過兩天,會有一個匯泰貿易行的康老板,來我們會社拿貨,以后他們的貨源要優先保證,需要什么,就盡量滿足他,明白了嗎?”

    這個匯泰貿易行就是康學致開設的新貿易行,寧志恒覺得有必要給這個貿易行安排一個藤原會社下家的背景,這樣一旦出了問題,自己也可以找借口插手,就如同當初在上海保住秦樂池一樣,為他們保駕護航。

    加茂慶知一聽,不敢怠慢,趕緊用心記下了這個貿易行的名字,能夠讓會長親自安排,這個貿易行的背景一定了得,自己可要多多留心了。

    寧志恒接著說道:“好了,去這個季度的賬目拿過來,我核對一下。”

    加茂慶知答應一聲,轉身退了出去,不多時將賬目取了過來,寧志恒揮手示意他退下,自己開始查閱賬目。

    不多時,寧志恒又將加茂慶知喊了進來,看著賬目,問道:“我記得上海樂和貿易公司每個月都會用我們的渠道發送一批貨物,買家是哪個公司?”

    加茂慶知一聽,點頭說道:“買家的公司一直是茂源商行,不過在四個月前,出了一些狀況,中間有一個月,樂和貿易公司并沒有發貨,之后再發貨的時候,買家就換了一個公司,名叫同滿福商行,老板叫顧承澤。”

    “知道位置嗎?”

    “我們相隔兩個街區,東華街的街角,我還去看過一次,門面也不大,是個新開的鋪面。”

    寧志恒心中有數了,匯源商行暴露以后,地下黨組織短時間里,又建立同滿福商行這個新的運輸渠道。

    于是他對加茂慶知吩咐道:“加茂君,現在我們藤原會社日漸壯大,可是木秀于林,也不是沒有人在暗中眼紅窺伺,所以你做事要小心謹慎,對于我們交易的任何資料都要保密,絕對不能讓任何人接觸,具體的交易情況,只能你獨自掌握,無論任何人詢問,都不能泄露出去,明白了嗎?”

    加茂慶知當然知道自家的會社是以走私起家的,很多事情盡管大家都清楚,但還是不能擺到明面上的,他趕緊躬身答應道:“明白了,請您放心,我平時把業務都是分工處理,一般的職員是只是知道各自負責的情況,所有的交易都是我親自處理,絕不會泄露出去。”

    寧志恒特意交代加茂慶知,就是為了以防萬一,如果再發生之前類似的情況,同滿福商行一旦暴露,防止有人順著這條線找到上海的樂和貿易公司,這樣秦樂池就會暴露,隨之危及上海地下黨組織,好在自己的藤原會社的生意大多都見不得光,一般的情報部門也不敢查到自己頭上。

    寧志恒交代清楚,便把賬目交給加茂慶知,說道:“仔細收起來,記住,小心無大錯,不要以為我們藤原會社背景深,就可以無所顧忌,畢竟這里是南京,不是上海!”

    加茂慶知躬身領命,接過賬目退了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寧志恒突然聽到窗外的嘈雜之聲大起,頓時一怔,站起身來到窗口,順著窗戶向外看去。

    只見在街道上,人群涌動,一股人潮跌跌撞撞地向這邊跑來,他們神情驚恐,有的手里還都拿著一些標語,有的干脆把標語都扔在地上,正是之前寧志恒看到的,那些偽政府花錢雇傭來的游行人群。

    突然在他們的身后還響起了零散的槍聲,人群頓時如同泄閘的洪水一般,嘴里不斷地發出驚呼聲,快速奔跑著,好像是被人追趕著一樣,場面越發的混亂。

    這時房門也被推開,易華安快步走了進來,急聲匯報道:“會長,外面發生了騷亂,整個街面上亂糟糟的都是人!”

    “我看見了,知道是什么原因嗎?”

    “不知道,木村已經讓所有護衛隊員戒備,讓我來請示您,是不是趕緊撤離此地?”

    “慌什么,現在外面這么亂,搞不清楚狀況,出去更危險,除了護衛隊員之外,命令給所有的會社職員也發放槍支和子彈,準備應變!

    另外,通知憲兵司令部和警察部門,讓他們趕緊派人來!”

    藤原會社的職員都是從上海招募的日本僑民,這些人在日本國內,大多接受過一些軍事訓練,最起碼用槍是沒有問題的。

    易華安領命退了出去,這個時候外面街道上變得更加混亂,哭叫聲,嘶喊聲連成一片,寧志恒再次來到窗口的時候,居高臨下,他的眼力極好,已經可以隱約看到人群后面有日本軍士的身影。

    這是什么情況?這些游行人群是偽政府花錢雇傭來裝點門面,歌功頌德的,活動肯定是早就安排好的,怎么還會有日本軍士驅趕?

    很快加茂慶知跑了進來,向寧志恒匯報道:“會長,我已經給憲兵司令部打了電話,他們很快就會派人來這里保護您,可是據他們說,現在整個城東地區都發生了騷亂,很多駐軍士兵在打砸商鋪,驅趕人群,已經傷了不少人,他們讓我們堅持一會!”

    寧志恒聞聽,暗自詫異,果然是日本軍士在殺人搶掠,而且動亂的范圍這么大,東部市區是南京城最繁華的地區,日本軍士估計也是因此選中了這里。

    可這是為什么呢?今天是南京政府還都的日子,按理來說,日本高層應該保證還都儀式的順利進行,怎么會縱容軍士搶掠和殺害市民?

    竟然騷亂的規模這么大,那么以憲兵司令部有限的兵力,只怕也難以控制和及時援救自己,為了保險起見,寧志恒還是拿起了電話,給派遣軍軍部打了過去,很快電話接通。

    寧志恒表明了身份,電話那邊頓時緊張起來。

    “藤原先生,我們剛剛得知了動亂的情況,正在調動部隊彈壓,我現在馬上派部隊去接應您,請您堅持一會,部隊會以最快的時間到達。”

    放下了電話,寧志恒心中這才稍微安定了下來,他快步下了樓梯,來到一樓的辦公廳,這個時候,大門已經關閉,所有的護衛人員和會社職員都守在這里,各個手持武器,嚴陣以待,看到寧志恒下來,眾人都把目光集中過來。

    寧志恒透過玻璃看著外面的市民到處亂跑,不時傳來玻璃門窗破碎的聲音,還有聽著不斷響起的槍聲,沉聲問道:“外面的情況怎么樣?”

    木村真輝趕緊來到身前,說道:“會長,外面已經死了不少人,這些軍士現在到處搶掠財物,根本沒有軍官約束,騷亂已經離我們很近了,很快就會蔓延到我們這里。”

    寧志恒表面鎮定,但心中也是擔憂,如果按照正常的情況,這些日本軍士當然不敢搶掠藤原會社,更不敢傷及自己,可是現在事態明顯失控,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之下,一旦被卷進騷亂之中,什么情況都會發生,這些底層軍士紅了眼,失去了理智,可是什么都敢干。

    他轉頭對身旁的眾人說道:“大家不要慌亂,憲兵司令部和軍部已經派部隊前來接應我們,再多堅持一會,騷亂很快就會過去!”

    “嗨依!”

    “嗨依!”

    眾人自然知道會長的身份尊貴,日本高層聽到消息,肯定會不顧一切的前來救援,自己等人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堅持到救援部隊的到達,不然會長的安全一旦出了問題,這里的所有人都下場難料。

    就在這個時候,街道上奔跑的人群中突出幾個身影,他們撲在大門的玻璃上,重重地拍打玻璃,為首的一個青年,揮舞著手中的相機,用日語急聲呼喊著:“請放我們進去,我們是記者,聯合通訊社的記者,拜托了!請快把我們放進去……”

    其他幾個人也是用日語高聲呼救,不停地拍打著大門,顯然街道上的騷亂越來越近,迫使他們不得不找地方躲避。

    眾人都轉頭看向寧志恒,要是換作一般市民他們自然不會理睬,可是這些人明顯都是日本記者,聯合通訊社也是日本軍方和偽政府控制的一家官方報社,里面的記者大多都是日本人。

    寧志恒當即點了點頭,木村真輝一見寧志恒同意,趕緊帶人上前打開大門,幾個人踉踉蹌蹌的沖了進來。

    這個時候有其他市民看到這個情景,也都趕緊跑了過來,想著一起進入藤原會社躲避,卻被木村真輝等人手持短槍,沖著天空連發幾槍,給嚇得連連后退,看到這里無望,只好再次逃離。

    很快這條街道上已經看見了日本軍士的身影,他們砸爛街道兩邊商鋪的門窗和玻璃,沖進去開始搶掠財物,動亂已經蔓延到眼前。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