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豪門棄少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枯木精華
    那大妖沖過來的同時,楚風亮出了妖刀!

    “這是妖刀!”

    現場,不少人發出了驚呼。

    此時那刀身上的白芒一晃,那面目猙獰的大妖頓時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妖刀一出,群妖懾服!

    妖王以下,沒有妖怪敢抵抗妖刀的威壓。

    唰!

    刀氣一閃,瞬間,那讓人畏懼的大妖身首分家。

    秒殺!

    現場目瞪口呆,這可是一頭大妖啊!

    居然,被一刀秒殺。

    這其中固然有妖刀的威力,但,妖刀只是一把刀,需要有強大的人物施展,才能展現其威力。

    “你,你殺了我的寵物!”

    洛秋澤瞪大眼睛,渾身顫抖。

    這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大妖,居然,被楚風給一刀秒了!

    此時,不單單是洛秋澤,現場幾乎每一個人看向楚風都充滿了震驚。

    一頭大妖,足以跟一名仙境修士糾纏。

    現場的這些人,甚至包括家主在內,沒有人能保證,能一刀擊殺一頭大妖。

    這等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也再沒有人小看楚風,以及質疑他之前獲得第一名的實力。

    “秋澤,你是自己挑戰在先,寵物殺了也就殺了。”

    洛秋風深吸了一口氣,上前說道:“楚道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正殿吧。”

    回到正殿之后,洛千峰大步流星走了進來,坐到楚風旁邊笑道:“楚先生,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是我洛家管教無方,還請您多多見諒。”

    “客氣了,小孩子嘛,玩心重一點可以理解。”楚風淡然說道。

    他的話中有話,明著是說洛秋澤,可暗中卻是指洛家做事實在幼稚,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來試探自己!

    洛千峰當然聽的出來,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隨后微笑道:“您不見怪就好,晚宴已經準備完畢,請您入席吧!”

    楚風笑了笑,擺擺手道:“不必了,這一路趕來,我覺得身體疲憊,很想立刻休息一下。不知道我今晚住在什么地方?”

    “啊?”

    洛千峰一愣,隨后醒悟過來,這是楚風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啊!

    但畢竟是大家族的家主,他只愣了一下就立刻說道:“在后面的貴賓房,是洛家接待賓客最高規格的地方!”

    “好,那就不多打擾了。”

    楚風說著起身,看了洛秋風一眼。

    “楚先生,無情小姐,請跟我來!”洛秋風會意,立刻起身說道。

    出了正殿之后,三個人往后面走,沒多久就到了一排高大建筑外面,洛秋風此時說道:“楚先生,今天的事情…….”

    “不必多說,我答應了洛家過來幫忙,就不會反悔,這一點請你放心!”楚風說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洛秋風微微松了口氣,“那就不打擾兩位休息了,里面有專人負責服飾,楚兄,無情小姐好好休息。”

    “好,洛兄慢走。”

    洛秋風一走,楚風不禁撇頭看向了無情,“你有什么想法?”

    “沒有,我對斗氣這種事情沒什么興趣,只想明天在城中逛逛,買些有趣的東西。”無情說道。

    “怎么?你不想參加對妖王的戰斗?”楚風詫異問道。

    “那是你答應的事情,我又沒答應,何況,我為什么要幫洛家,或者說,為什么幫你?”無情反問道。

    一句話問的楚風啞口無言。

    沒錯,無情從來都沒說過,自己跟著過來是幫忙擊殺妖王的。

    而且,她也確實沒有那個義務。

    楚風愣了一下微笑:“那也好,你先在城里逛逛,等我殺了妖王之后就一起回南源。”

    “我先回房了。”無情轉身離去,楚風也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夜色已深。

    洛家這片宮殿漸漸安靜下來,但此時楚風的房門卻被敲響了。

    “請進吧。”

    楚風早已知曉外面來的人是誰,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吱嘎。

    房門被推開,換了一身修身長裙的洛秋水走了進來。

    楚風看了她一眼,也是忍不住有些驚艷。

    平時她打扮的比較簡單,今晚換了這身裝束,當真是明艷照人,女孩子的曲線更是顯露無疑,加上她那張絕美的臉蛋,當真是宛若天仙下凡一般,讓人怦然心動。

    之前從韓冰的嘴里,楚風聽說過一些洛秋水的事情。

    洛秋水在盤龍古國素有艷名,仰慕者極多,據說世子都曾經想要追求她,但因為此女極少離開西巖,而且性格冷淡,想見她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現在看來,楚風覺得自己的面子還是不小的,她不但去了南荒見自己,今晚還特意換了一身盛裝,也不知道她來此何意?

    洛秋水坐下之后,看著楚風說道:“楚先生,今日之事實在很抱歉,是我洛家招待不周。”

    “洛小姐客氣了,我能明白洛家主的想法,所以并不在意。”楚風笑道。

    “那就好,難得您性格灑脫,若是換了一些人,恐怕就要拿此事小題大做了!”洛秋水微微一笑。

    楚風看她一眼:“你今晚來,就是為了說此事?”

    “不,其實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家主本來是想親自跟您談的,但考慮到今日發生的事情,于是命我前來,跟您詳談的。”

    “你說。”楚風淡淡說道。

    洛秋水微微一笑:“此事說起來有些尷尬,您能來洛家幫忙,就已經是很大的情分了,但洛家卻還有個不情之請。”

    “是什么?”

    “您在誅妖大會上得到過一個獎品,是枯木精華對吧?”洛秋水問道。

    楚風一愣,眉頭隨即皺起:“沒錯,你們想要這個東西?”

    “是的,但不是全要,只需要一點點粉末即可。”

    聽了洛秋水的話,楚風心中奇怪,問道:“你們要這個東西是想干嘛?”

    “說起來,這跟我之前與您提過的洛家對付那妖王的秘密武器有關。”洛秋水說道。

    “哦?”楚風詫異道:“莫非此物就是那秘密武器的其中一種配方?”

    “正是如此,要煉制出那樣秘密武器,這枯木精華必不可少。”洛秋水微微頷首。

    那大妖沖過來的同時,楚風亮出了妖刀!

    “這是妖刀!”

    現場,不少人發出了驚呼。

    此時那刀身上的白芒一晃,那面目猙獰的大妖頓時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妖刀一出,群妖懾服!

    妖王以下,沒有妖怪敢抵抗妖刀的威壓。

    唰!

    刀氣一閃,瞬間,那讓人畏懼的大妖身首分家。

    秒殺!

    現場目瞪口呆,這可是一頭大妖啊!

    居然,被一刀秒殺。

    這其中固然有妖刀的威力,但,妖刀只是一把刀,需要有強大的人物施展,才能展現其威力。

    “你,你殺了我的寵物!”

    洛秋澤瞪大眼睛,渾身顫抖。

    這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大妖,居然,被楚風給一刀秒了!

    此時,不單單是洛秋澤,現場幾乎每一個人看向楚風都充滿了震驚。

    一頭大妖,足以跟一名仙境修士糾纏。

    現場的這些人,甚至包括家主在內,沒有人能保證,能一刀擊殺一頭大妖。

    這等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也再沒有人小看楚風,以及質疑他之前獲得第一名的實力。

    “秋澤,你是自己挑戰在先,寵物殺了也就殺了。”

    洛秋風深吸了一口氣,上前說道:“楚道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正殿吧。”

    回到正殿之后,洛千峰大步流星走了進來,坐到楚風旁邊笑道:“楚先生,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是我洛家管教無方,還請您多多見諒。”

    “客氣了,小孩子嘛,玩心重一點可以理解。”楚風淡然說道。

    他的話中有話,明著是說洛秋澤,可暗中卻是指洛家做事實在幼稚,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來試探自己!

    洛千峰當然聽的出來,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隨后微笑道:“您不見怪就好,晚宴已經準備完畢,請您入席吧!”

    楚風笑了笑,擺擺手道:“不必了,這一路趕來,我覺得身體疲憊,很想立刻休息一下。不知道我今晚住在什么地方?”

    “啊?”

    洛千峰一愣,隨后醒悟過來,這是楚風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啊!

    但畢竟是大家族的家主,他只愣了一下就立刻說道:“在后面的貴賓房,是洛家接待賓客最高規格的地方!”

    “好,那就不多打擾了。”

    楚風說著起身,看了洛秋風一眼。

    “楚先生,無情小姐,請跟我來!”洛秋風會意,立刻起身說道。

    出了正殿之后,三個人往后面走,沒多久就到了一排高大建筑外面,洛秋風此時說道:“楚先生,今天的事情…….”

    “不必多說,我答應了洛家過來幫忙,就不會反悔,這一點請你放心!”楚風說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洛秋風微微松了口氣,“那就不打擾兩位休息了,里面有專人負責服飾,楚兄,無情小姐好好休息。”

    “好,洛兄慢走。”

    洛秋風一走,楚風不禁撇頭看向了無情,“你有什么想法?”

    “沒有,我對斗氣這種事情沒什么興趣,只想明天在城中逛逛,買些有趣的東西。”無情說道。

    “怎么?你不想參加對妖王的戰斗?”楚風詫異問道。

    “那是你答應的事情,我又沒答應,何況,我為什么要幫洛家,或者說,為什么幫你?”無情反問道。

    一句話問的楚風啞口無言。

    沒錯,無情從來都沒說過,自己跟著過來是幫忙擊殺妖王的。

    而且,她也確實沒有那個義務。

    楚風愣了一下微笑:“那也好,你先在城里逛逛,等我殺了妖王之后就一起回南源。”

    “我先回房了。”無情轉身離去,楚風也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夜色已深。

    洛家這片宮殿漸漸安靜下來,但此時楚風的房門卻被敲響了。

    “請進吧。”

    楚風早已知曉外面來的人是誰,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吱嘎。

    房門被推開,換了一身修身長裙的洛秋水走了進來。

    楚風看了她一眼,也是忍不住有些驚艷。

    平時她打扮的比較簡單,今晚換了這身裝束,當真是明艷照人,女孩子的曲線更是顯露無疑,加上她那張絕美的臉蛋,當真是宛若天仙下凡一般,讓人怦然心動。

    之前從韓冰的嘴里,楚風聽說過一些洛秋水的事情。

    洛秋水在盤龍古國素有艷名,仰慕者極多,據說世子都曾經想要追求她,但因為此女極少離開西巖,而且性格冷淡,想見她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現在看來,楚風覺得自己的面子還是不小的,她不但去了南荒見自己,今晚還特意換了一身盛裝,也不知道她來此何意?

    洛秋水坐下之后,看著楚風說道:“楚先生,今日之事實在很抱歉,是我洛家招待不周。”

    “洛小姐客氣了,我能明白洛家主的想法,所以并不在意。”楚風笑道。

    “那就好,難得您性格灑脫,若是換了一些人,恐怕就要拿此事小題大做了!”洛秋水微微一笑。

    楚風看她一眼:“你今晚來,就是為了說此事?”

    “不,其實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家主本來是想親自跟您談的,但考慮到今日發生的事情,于是命我前來,跟您詳談的。”

    “你說。”楚風淡淡說道。

    洛秋水微微一笑:“此事說起來有些尷尬,您能來洛家幫忙,就已經是很大的情分了,但洛家卻還有個不情之請。”

    “是什么?”

    “您在誅妖大會上得到過一個獎品,是枯木精華對吧?”洛秋水問道。

    楚風一愣,眉頭隨即皺起:“沒錯,你們想要這個東西?”

    “是的,但不是全要,只需要一點點粉末即可。”

    聽了洛秋水的話,楚風心中奇怪,問道:“你們要這個東西是想干嘛?”

    “說起來,這跟我之前與您提過的洛家對付那妖王的秘密武器有關。”洛秋水說道。

    “哦?”楚風詫異道:“莫非此物就是那秘密武器的其中一種配方?”

    “正是如此,要煉制出那樣秘密武器,這枯木精華必不可少。”洛秋水微微頷首。

    那大妖沖過來的同時,楚風亮出了妖刀!

    “這是妖刀!”

    現場,不少人發出了驚呼。

    此時那刀身上的白芒一晃,那面目猙獰的大妖頓時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妖刀一出,群妖懾服!

    妖王以下,沒有妖怪敢抵抗妖刀的威壓。

    唰!

    刀氣一閃,瞬間,那讓人畏懼的大妖身首分家。

    秒殺!

    現場目瞪口呆,這可是一頭大妖啊!

    居然,被一刀秒殺。

    這其中固然有妖刀的威力,但,妖刀只是一把刀,需要有強大的人物施展,才能展現其威力。

    “你,你殺了我的寵物!”

    洛秋澤瞪大眼睛,渾身顫抖。

    這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大妖,居然,被楚風給一刀秒了!

    此時,不單單是洛秋澤,現場幾乎每一個人看向楚風都充滿了震驚。

    一頭大妖,足以跟一名仙境修士糾纏。

    現場的這些人,甚至包括家主在內,沒有人能保證,能一刀擊殺一頭大妖。

    這等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也再沒有人小看楚風,以及質疑他之前獲得第一名的實力。

    “秋澤,你是自己挑戰在先,寵物殺了也就殺了。”

    洛秋風深吸了一口氣,上前說道:“楚道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正殿吧。”

    回到正殿之后,洛千峰大步流星走了進來,坐到楚風旁邊笑道:“楚先生,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是我洛家管教無方,還請您多多見諒。”

    “客氣了,小孩子嘛,玩心重一點可以理解。”楚風淡然說道。

    他的話中有話,明著是說洛秋澤,可暗中卻是指洛家做事實在幼稚,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來試探自己!

    洛千峰當然聽的出來,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隨后微笑道:“您不見怪就好,晚宴已經準備完畢,請您入席吧!”

    楚風笑了笑,擺擺手道:“不必了,這一路趕來,我覺得身體疲憊,很想立刻休息一下。不知道我今晚住在什么地方?”

    “啊?”

    洛千峰一愣,隨后醒悟過來,這是楚風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啊!

    但畢竟是大家族的家主,他只愣了一下就立刻說道:“在后面的貴賓房,是洛家接待賓客最高規格的地方!”

    “好,那就不多打擾了。”

    楚風說著起身,看了洛秋風一眼。

    “楚先生,無情小姐,請跟我來!”洛秋風會意,立刻起身說道。

    出了正殿之后,三個人往后面走,沒多久就到了一排高大建筑外面,洛秋風此時說道:“楚先生,今天的事情…….”

    “不必多說,我答應了洛家過來幫忙,就不會反悔,這一點請你放心!”楚風說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洛秋風微微松了口氣,“那就不打擾兩位休息了,里面有專人負責服飾,楚兄,無情小姐好好休息。”

    “好,洛兄慢走。”

    洛秋風一走,楚風不禁撇頭看向了無情,“你有什么想法?”

    “沒有,我對斗氣這種事情沒什么興趣,只想明天在城中逛逛,買些有趣的東西。”無情說道。

    “怎么?你不想參加對妖王的戰斗?”楚風詫異問道。

    “那是你答應的事情,我又沒答應,何況,我為什么要幫洛家,或者說,為什么幫你?”無情反問道。

    一句話問的楚風啞口無言。

    沒錯,無情從來都沒說過,自己跟著過來是幫忙擊殺妖王的。

    而且,她也確實沒有那個義務。

    楚風愣了一下微笑:“那也好,你先在城里逛逛,等我殺了妖王之后就一起回南源。”

    “我先回房了。”無情轉身離去,楚風也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夜色已深。

    洛家這片宮殿漸漸安靜下來,但此時楚風的房門卻被敲響了。

    “請進吧。”

    楚風早已知曉外面來的人是誰,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吱嘎。

    房門被推開,換了一身修身長裙的洛秋水走了進來。

    楚風看了她一眼,也是忍不住有些驚艷。

    平時她打扮的比較簡單,今晚換了這身裝束,當真是明艷照人,女孩子的曲線更是顯露無疑,加上她那張絕美的臉蛋,當真是宛若天仙下凡一般,讓人怦然心動。

    之前從韓冰的嘴里,楚風聽說過一些洛秋水的事情。

    洛秋水在盤龍古國素有艷名,仰慕者極多,據說世子都曾經想要追求她,但因為此女極少離開西巖,而且性格冷淡,想見她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現在看來,楚風覺得自己的面子還是不小的,她不但去了南荒見自己,今晚還特意換了一身盛裝,也不知道她來此何意?

    洛秋水坐下之后,看著楚風說道:“楚先生,今日之事實在很抱歉,是我洛家招待不周。”

    “洛小姐客氣了,我能明白洛家主的想法,所以并不在意。”楚風笑道。

    “那就好,難得您性格灑脫,若是換了一些人,恐怕就要拿此事小題大做了!”洛秋水微微一笑。

    楚風看她一眼:“你今晚來,就是為了說此事?”

    “不,其實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家主本來是想親自跟您談的,但考慮到今日發生的事情,于是命我前來,跟您詳談的。”

    “你說。”楚風淡淡說道。

    洛秋水微微一笑:“此事說起來有些尷尬,您能來洛家幫忙,就已經是很大的情分了,但洛家卻還有個不情之請。”

    “是什么?”

    “您在誅妖大會上得到過一個獎品,是枯木精華對吧?”洛秋水問道。

    楚風一愣,眉頭隨即皺起:“沒錯,你們想要這個東西?”

    “是的,但不是全要,只需要一點點粉末即可。”

    聽了洛秋水的話,楚風心中奇怪,問道:“你們要這個東西是想干嘛?”

    “說起來,這跟我之前與您提過的洛家對付那妖王的秘密武器有關。”洛秋水說道。

    “哦?”楚風詫異道:“莫非此物就是那秘密武器的其中一種配方?”

    “正是如此,要煉制出那樣秘密武器,這枯木精華必不可少。”洛秋水微微頷首。

    那大妖沖過來的同時,楚風亮出了妖刀!

    “這是妖刀!”

    現場,不少人發出了驚呼。

    此時那刀身上的白芒一晃,那面目猙獰的大妖頓時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妖刀一出,群妖懾服!

    妖王以下,沒有妖怪敢抵抗妖刀的威壓。

    唰!

    刀氣一閃,瞬間,那讓人畏懼的大妖身首分家。

    秒殺!

    現場目瞪口呆,這可是一頭大妖啊!

    居然,被一刀秒殺。

    這其中固然有妖刀的威力,但,妖刀只是一把刀,需要有強大的人物施展,才能展現其威力。

    “你,你殺了我的寵物!”

    洛秋澤瞪大眼睛,渾身顫抖。

    這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大妖,居然,被楚風給一刀秒了!

    此時,不單單是洛秋澤,現場幾乎每一個人看向楚風都充滿了震驚。

    一頭大妖,足以跟一名仙境修士糾纏。

    現場的這些人,甚至包括家主在內,沒有人能保證,能一刀擊殺一頭大妖。

    這等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也再沒有人小看楚風,以及質疑他之前獲得第一名的實力。

    “秋澤,你是自己挑戰在先,寵物殺了也就殺了。”

    洛秋風深吸了一口氣,上前說道:“楚道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正殿吧。”

    回到正殿之后,洛千峰大步流星走了進來,坐到楚風旁邊笑道:“楚先生,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是我洛家管教無方,還請您多多見諒。”

    “客氣了,小孩子嘛,玩心重一點可以理解。”楚風淡然說道。

    他的話中有話,明著是說洛秋澤,可暗中卻是指洛家做事實在幼稚,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來試探自己!

    洛千峰當然聽的出來,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隨后微笑道:“您不見怪就好,晚宴已經準備完畢,請您入席吧!”

    楚風笑了笑,擺擺手道:“不必了,這一路趕來,我覺得身體疲憊,很想立刻休息一下。不知道我今晚住在什么地方?”

    “啊?”

    洛千峰一愣,隨后醒悟過來,這是楚風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啊!

    但畢竟是大家族的家主,他只愣了一下就立刻說道:“在后面的貴賓房,是洛家接待賓客最高規格的地方!”

    “好,那就不多打擾了。”

    楚風說著起身,看了洛秋風一眼。

    “楚先生,無情小姐,請跟我來!”洛秋風會意,立刻起身說道。

    出了正殿之后,三個人往后面走,沒多久就到了一排高大建筑外面,洛秋風此時說道:“楚先生,今天的事情…….”

    “不必多說,我答應了洛家過來幫忙,就不會反悔,這一點請你放心!”楚風說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洛秋風微微松了口氣,“那就不打擾兩位休息了,里面有專人負責服飾,楚兄,無情小姐好好休息。”

    “好,洛兄慢走。”

    洛秋風一走,楚風不禁撇頭看向了無情,“你有什么想法?”

    “沒有,我對斗氣這種事情沒什么興趣,只想明天在城中逛逛,買些有趣的東西。”無情說道。

    “怎么?你不想參加對妖王的戰斗?”楚風詫異問道。

    “那是你答應的事情,我又沒答應,何況,我為什么要幫洛家,或者說,為什么幫你?”無情反問道。

    一句話問的楚風啞口無言。

    沒錯,無情從來都沒說過,自己跟著過來是幫忙擊殺妖王的。

    而且,她也確實沒有那個義務。

    楚風愣了一下微笑:“那也好,你先在城里逛逛,等我殺了妖王之后就一起回南源。”

    “我先回房了。”無情轉身離去,楚風也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夜色已深。

    洛家這片宮殿漸漸安靜下來,但此時楚風的房門卻被敲響了。

    “請進吧。”

    楚風早已知曉外面來的人是誰,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吱嘎。

    房門被推開,換了一身修身長裙的洛秋水走了進來。

    楚風看了她一眼,也是忍不住有些驚艷。

    平時她打扮的比較簡單,今晚換了這身裝束,當真是明艷照人,女孩子的曲線更是顯露無疑,加上她那張絕美的臉蛋,當真是宛若天仙下凡一般,讓人怦然心動。

    之前從韓冰的嘴里,楚風聽說過一些洛秋水的事情。

    洛秋水在盤龍古國素有艷名,仰慕者極多,據說世子都曾經想要追求她,但因為此女極少離開西巖,而且性格冷淡,想見她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現在看來,楚風覺得自己的面子還是不小的,她不但去了南荒見自己,今晚還特意換了一身盛裝,也不知道她來此何意?

    洛秋水坐下之后,看著楚風說道:“楚先生,今日之事實在很抱歉,是我洛家招待不周。”

    “洛小姐客氣了,我能明白洛家主的想法,所以并不在意。”楚風笑道。

    “那就好,難得您性格灑脫,若是換了一些人,恐怕就要拿此事小題大做了!”洛秋水微微一笑。

    楚風看她一眼:“你今晚來,就是為了說此事?”

    “不,其實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家主本來是想親自跟您談的,但考慮到今日發生的事情,于是命我前來,跟您詳談的。”

    “你說。”楚風淡淡說道。

    洛秋水微微一笑:“此事說起來有些尷尬,您能來洛家幫忙,就已經是很大的情分了,但洛家卻還有個不情之請。”

    “是什么?”

    “您在誅妖大會上得到過一個獎品,是枯木精華對吧?”洛秋水問道。

    楚風一愣,眉頭隨即皺起:“沒錯,你們想要這個東西?”

    “是的,但不是全要,只需要一點點粉末即可。”

    聽了洛秋水的話,楚風心中奇怪,問道:“你們要這個東西是想干嘛?”

    “說起來,這跟我之前與您提過的洛家對付那妖王的秘密武器有關。”洛秋水說道。

    “哦?”楚風詫異道:“莫非此物就是那秘密武器的其中一種配方?”

    “正是如此,要煉制出那樣秘密武器,這枯木精華必不可少。”洛秋水微微頷首。

    那大妖沖過來的同時,楚風亮出了妖刀!

    “這是妖刀!”

    現場,不少人發出了驚呼。

    此時那刀身上的白芒一晃,那面目猙獰的大妖頓時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妖刀一出,群妖懾服!

    妖王以下,沒有妖怪敢抵抗妖刀的威壓。

    唰!

    刀氣一閃,瞬間,那讓人畏懼的大妖身首分家。

    秒殺!

    現場目瞪口呆,這可是一頭大妖啊!

    居然,被一刀秒殺。

    這其中固然有妖刀的威力,但,妖刀只是一把刀,需要有強大的人物施展,才能展現其威力。

    “你,你殺了我的寵物!”

    洛秋澤瞪大眼睛,渾身顫抖。

    這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大妖,居然,被楚風給一刀秒了!

    此時,不單單是洛秋澤,現場幾乎每一個人看向楚風都充滿了震驚。

    一頭大妖,足以跟一名仙境修士糾纏。

    現場的這些人,甚至包括家主在內,沒有人能保證,能一刀擊殺一頭大妖。

    這等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也再沒有人小看楚風,以及質疑他之前獲得第一名的實力。

    “秋澤,你是自己挑戰在先,寵物殺了也就殺了。”

    洛秋風深吸了一口氣,上前說道:“楚道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正殿吧。”

    回到正殿之后,洛千峰大步流星走了進來,坐到楚風旁邊笑道:“楚先生,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是我洛家管教無方,還請您多多見諒。”

    “客氣了,小孩子嘛,玩心重一點可以理解。”楚風淡然說道。

    他的話中有話,明著是說洛秋澤,可暗中卻是指洛家做事實在幼稚,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來試探自己!

    洛千峰當然聽的出來,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隨后微笑道:“您不見怪就好,晚宴已經準備完畢,請您入席吧!”

    楚風笑了笑,擺擺手道:“不必了,這一路趕來,我覺得身體疲憊,很想立刻休息一下。不知道我今晚住在什么地方?”

    “啊?”

    洛千峰一愣,隨后醒悟過來,這是楚風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啊!

    但畢竟是大家族的家主,他只愣了一下就立刻說道:“在后面的貴賓房,是洛家接待賓客最高規格的地方!”

    “好,那就不多打擾了。”

    楚風說著起身,看了洛秋風一眼。

    “楚先生,無情小姐,請跟我來!”洛秋風會意,立刻起身說道。

    出了正殿之后,三個人往后面走,沒多久就到了一排高大建筑外面,洛秋風此時說道:“楚先生,今天的事情…….”

    “不必多說,我答應了洛家過來幫忙,就不會反悔,這一點請你放心!”楚風說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洛秋風微微松了口氣,“那就不打擾兩位休息了,里面有專人負責服飾,楚兄,無情小姐好好休息。”

    “好,洛兄慢走。”

    洛秋風一走,楚風不禁撇頭看向了無情,“你有什么想法?”

    “沒有,我對斗氣這種事情沒什么興趣,只想明天在城中逛逛,買些有趣的東西。”無情說道。

    “怎么?你不想參加對妖王的戰斗?”楚風詫異問道。

    “那是你答應的事情,我又沒答應,何況,我為什么要幫洛家,或者說,為什么幫你?”無情反問道。

    一句話問的楚風啞口無言。

    沒錯,無情從來都沒說過,自己跟著過來是幫忙擊殺妖王的。

    而且,她也確實沒有那個義務。

    楚風愣了一下微笑:“那也好,你先在城里逛逛,等我殺了妖王之后就一起回南源。”

    “我先回房了。”無情轉身離去,楚風也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夜色已深。

    洛家這片宮殿漸漸安靜下來,但此時楚風的房門卻被敲響了。

    “請進吧。”

    楚風早已知曉外面來的人是誰,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吱嘎。

    房門被推開,換了一身修身長裙的洛秋水走了進來。

    楚風看了她一眼,也是忍不住有些驚艷。

    平時她打扮的比較簡單,今晚換了這身裝束,當真是明艷照人,女孩子的曲線更是顯露無疑,加上她那張絕美的臉蛋,當真是宛若天仙下凡一般,讓人怦然心動。

    之前從韓冰的嘴里,楚風聽說過一些洛秋水的事情。

    洛秋水在盤龍古國素有艷名,仰慕者極多,據說世子都曾經想要追求她,但因為此女極少離開西巖,而且性格冷淡,想見她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現在看來,楚風覺得自己的面子還是不小的,她不但去了南荒見自己,今晚還特意換了一身盛裝,也不知道她來此何意?

    洛秋水坐下之后,看著楚風說道:“楚先生,今日之事實在很抱歉,是我洛家招待不周。”

    “洛小姐客氣了,我能明白洛家主的想法,所以并不在意。”楚風笑道。

    “那就好,難得您性格灑脫,若是換了一些人,恐怕就要拿此事小題大做了!”洛秋水微微一笑。

    楚風看她一眼:“你今晚來,就是為了說此事?”

    “不,其實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家主本來是想親自跟您談的,但考慮到今日發生的事情,于是命我前來,跟您詳談的。”

    “你說。”楚風淡淡說道。

    洛秋水微微一笑:“此事說起來有些尷尬,您能來洛家幫忙,就已經是很大的情分了,但洛家卻還有個不情之請。”

    “是什么?”

    “您在誅妖大會上得到過一個獎品,是枯木精華對吧?”洛秋水問道。

    楚風一愣,眉頭隨即皺起:“沒錯,你們想要這個東西?”

    “是的,但不是全要,只需要一點點粉末即可。”

    聽了洛秋水的話,楚風心中奇怪,問道:“你們要這個東西是想干嘛?”

    “說起來,這跟我之前與您提過的洛家對付那妖王的秘密武器有關。”洛秋水說道。

    “哦?”楚風詫異道:“莫非此物就是那秘密武器的其中一種配方?”

    “正是如此,要煉制出那樣秘密武器,這枯木精華必不可少。”洛秋水微微頷首。

    那大妖沖過來的同時,楚風亮出了妖刀!

    “這是妖刀!”

    現場,不少人發出了驚呼。

    此時那刀身上的白芒一晃,那面目猙獰的大妖頓時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妖刀一出,群妖懾服!

    妖王以下,沒有妖怪敢抵抗妖刀的威壓。

    唰!

    刀氣一閃,瞬間,那讓人畏懼的大妖身首分家。

    秒殺!

    現場目瞪口呆,這可是一頭大妖啊!

    居然,被一刀秒殺。

    這其中固然有妖刀的威力,但,妖刀只是一把刀,需要有強大的人物施展,才能展現其威力。

    “你,你殺了我的寵物!”

    洛秋澤瞪大眼睛,渾身顫抖。

    這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大妖,居然,被楚風給一刀秒了!

    此時,不單單是洛秋澤,現場幾乎每一個人看向楚風都充滿了震驚。

    一頭大妖,足以跟一名仙境修士糾纏。

    現場的這些人,甚至包括家主在內,沒有人能保證,能一刀擊殺一頭大妖。

    這等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也再沒有人小看楚風,以及質疑他之前獲得第一名的實力。

    “秋澤,你是自己挑戰在先,寵物殺了也就殺了。”

    洛秋風深吸了一口氣,上前說道:“楚道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正殿吧。”

    回到正殿之后,洛千峰大步流星走了進來,坐到楚風旁邊笑道:“楚先生,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是我洛家管教無方,還請您多多見諒。”

    “客氣了,小孩子嘛,玩心重一點可以理解。”楚風淡然說道。

    他的話中有話,明著是說洛秋澤,可暗中卻是指洛家做事實在幼稚,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來試探自己!

    洛千峰當然聽的出來,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隨后微笑道:“您不見怪就好,晚宴已經準備完畢,請您入席吧!”

    楚風笑了笑,擺擺手道:“不必了,這一路趕來,我覺得身體疲憊,很想立刻休息一下。不知道我今晚住在什么地方?”

    “啊?”

    洛千峰一愣,隨后醒悟過來,這是楚風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啊!

    但畢竟是大家族的家主,他只愣了一下就立刻說道:“在后面的貴賓房,是洛家接待賓客最高規格的地方!”

    “好,那就不多打擾了。”

    楚風說著起身,看了洛秋風一眼。

    “楚先生,無情小姐,請跟我來!”洛秋風會意,立刻起身說道。

    出了正殿之后,三個人往后面走,沒多久就到了一排高大建筑外面,洛秋風此時說道:“楚先生,今天的事情…….”

    “不必多說,我答應了洛家過來幫忙,就不會反悔,這一點請你放心!”楚風說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洛秋風微微松了口氣,“那就不打擾兩位休息了,里面有專人負責服飾,楚兄,無情小姐好好休息。”

    “好,洛兄慢走。”

    洛秋風一走,楚風不禁撇頭看向了無情,“你有什么想法?”

    “沒有,我對斗氣這種事情沒什么興趣,只想明天在城中逛逛,買些有趣的東西。”無情說道。

    “怎么?你不想參加對妖王的戰斗?”楚風詫異問道。

    “那是你答應的事情,我又沒答應,何況,我為什么要幫洛家,或者說,為什么幫你?”無情反問道。

    一句話問的楚風啞口無言。

    沒錯,無情從來都沒說過,自己跟著過來是幫忙擊殺妖王的。

    而且,她也確實沒有那個義務。

    楚風愣了一下微笑:“那也好,你先在城里逛逛,等我殺了妖王之后就一起回南源。”

    “我先回房了。”無情轉身離去,楚風也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夜色已深。

    洛家這片宮殿漸漸安靜下來,但此時楚風的房門卻被敲響了。

    “請進吧。”

    楚風早已知曉外面來的人是誰,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吱嘎。

    房門被推開,換了一身修身長裙的洛秋水走了進來。

    楚風看了她一眼,也是忍不住有些驚艷。

    平時她打扮的比較簡單,今晚換了這身裝束,當真是明艷照人,女孩子的曲線更是顯露無疑,加上她那張絕美的臉蛋,當真是宛若天仙下凡一般,讓人怦然心動。

    之前從韓冰的嘴里,楚風聽說過一些洛秋水的事情。

    洛秋水在盤龍古國素有艷名,仰慕者極多,據說世子都曾經想要追求她,但因為此女極少離開西巖,而且性格冷淡,想見她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現在看來,楚風覺得自己的面子還是不小的,她不但去了南荒見自己,今晚還特意換了一身盛裝,也不知道她來此何意?

    洛秋水坐下之后,看著楚風說道:“楚先生,今日之事實在很抱歉,是我洛家招待不周。”

    “洛小姐客氣了,我能明白洛家主的想法,所以并不在意。”楚風笑道。

    “那就好,難得您性格灑脫,若是換了一些人,恐怕就要拿此事小題大做了!”洛秋水微微一笑。

    楚風看她一眼:“你今晚來,就是為了說此事?”

    “不,其實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家主本來是想親自跟您談的,但考慮到今日發生的事情,于是命我前來,跟您詳談的。”

    “你說。”楚風淡淡說道。

    洛秋水微微一笑:“此事說起來有些尷尬,您能來洛家幫忙,就已經是很大的情分了,但洛家卻還有個不情之請。”

    “是什么?”

    “您在誅妖大會上得到過一個獎品,是枯木精華對吧?”洛秋水問道。

    楚風一愣,眉頭隨即皺起:“沒錯,你們想要這個東西?”

    “是的,但不是全要,只需要一點點粉末即可。”

    聽了洛秋水的話,楚風心中奇怪,問道:“你們要這個東西是想干嘛?”

    “說起來,這跟我之前與您提過的洛家對付那妖王的秘密武器有關。”洛秋水說道。

    “哦?”楚風詫異道:“莫非此物就是那秘密武器的其中一種配方?”

    “正是如此,要煉制出那樣秘密武器,這枯木精華必不可少。”洛秋水微微頷首。

    那大妖沖過來的同時,楚風亮出了妖刀!

    “這是妖刀!”

    現場,不少人發出了驚呼。

    此時那刀身上的白芒一晃,那面目猙獰的大妖頓時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妖刀一出,群妖懾服!

    妖王以下,沒有妖怪敢抵抗妖刀的威壓。

    唰!

    刀氣一閃,瞬間,那讓人畏懼的大妖身首分家。

    秒殺!

    現場目瞪口呆,這可是一頭大妖啊!

    居然,被一刀秒殺。

    這其中固然有妖刀的威力,但,妖刀只是一把刀,需要有強大的人物施展,才能展現其威力。

    “你,你殺了我的寵物!”

    洛秋澤瞪大眼睛,渾身顫抖。

    這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大妖,居然,被楚風給一刀秒了!

    此時,不單單是洛秋澤,現場幾乎每一個人看向楚風都充滿了震驚。

    一頭大妖,足以跟一名仙境修士糾纏。

    現場的這些人,甚至包括家主在內,沒有人能保證,能一刀擊殺一頭大妖。

    這等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也再沒有人小看楚風,以及質疑他之前獲得第一名的實力。

    “秋澤,你是自己挑戰在先,寵物殺了也就殺了。”

    洛秋風深吸了一口氣,上前說道:“楚道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正殿吧。”

    回到正殿之后,洛千峰大步流星走了進來,坐到楚風旁邊笑道:“楚先生,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是我洛家管教無方,還請您多多見諒。”

    “客氣了,小孩子嘛,玩心重一點可以理解。”楚風淡然說道。

    他的話中有話,明著是說洛秋澤,可暗中卻是指洛家做事實在幼稚,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來試探自己!

    洛千峰當然聽的出來,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隨后微笑道:“您不見怪就好,晚宴已經準備完畢,請您入席吧!”

    楚風笑了笑,擺擺手道:“不必了,這一路趕來,我覺得身體疲憊,很想立刻休息一下。不知道我今晚住在什么地方?”

    “啊?”

    洛千峰一愣,隨后醒悟過來,這是楚風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啊!

    但畢竟是大家族的家主,他只愣了一下就立刻說道:“在后面的貴賓房,是洛家接待賓客最高規格的地方!”

    “好,那就不多打擾了。”

    楚風說著起身,看了洛秋風一眼。

    “楚先生,無情小姐,請跟我來!”洛秋風會意,立刻起身說道。

    出了正殿之后,三個人往后面走,沒多久就到了一排高大建筑外面,洛秋風此時說道:“楚先生,今天的事情…….”

    “不必多說,我答應了洛家過來幫忙,就不會反悔,這一點請你放心!”楚風說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洛秋風微微松了口氣,“那就不打擾兩位休息了,里面有專人負責服飾,楚兄,無情小姐好好休息。”

    “好,洛兄慢走。”

    洛秋風一走,楚風不禁撇頭看向了無情,“你有什么想法?”

    “沒有,我對斗氣這種事情沒什么興趣,只想明天在城中逛逛,買些有趣的東西。”無情說道。

    “怎么?你不想參加對妖王的戰斗?”楚風詫異問道。

    “那是你答應的事情,我又沒答應,何況,我為什么要幫洛家,或者說,為什么幫你?”無情反問道。

    一句話問的楚風啞口無言。

    沒錯,無情從來都沒說過,自己跟著過來是幫忙擊殺妖王的。

    而且,她也確實沒有那個義務。

    楚風愣了一下微笑:“那也好,你先在城里逛逛,等我殺了妖王之后就一起回南源。”

    “我先回房了。”無情轉身離去,楚風也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夜色已深。

    洛家這片宮殿漸漸安靜下來,但此時楚風的房門卻被敲響了。

    “請進吧。”

    楚風早已知曉外面來的人是誰,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吱嘎。

    房門被推開,換了一身修身長裙的洛秋水走了進來。

    楚風看了她一眼,也是忍不住有些驚艷。

    平時她打扮的比較簡單,今晚換了這身裝束,當真是明艷照人,女孩子的曲線更是顯露無疑,加上她那張絕美的臉蛋,當真是宛若天仙下凡一般,讓人怦然心動。

    之前從韓冰的嘴里,楚風聽說過一些洛秋水的事情。

    洛秋水在盤龍古國素有艷名,仰慕者極多,據說世子都曾經想要追求她,但因為此女極少離開西巖,而且性格冷淡,想見她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現在看來,楚風覺得自己的面子還是不小的,她不但去了南荒見自己,今晚還特意換了一身盛裝,也不知道她來此何意?

    洛秋水坐下之后,看著楚風說道:“楚先生,今日之事實在很抱歉,是我洛家招待不周。”

    “洛小姐客氣了,我能明白洛家主的想法,所以并不在意。”楚風笑道。

    “那就好,難得您性格灑脫,若是換了一些人,恐怕就要拿此事小題大做了!”洛秋水微微一笑。

    楚風看她一眼:“你今晚來,就是為了說此事?”

    “不,其實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家主本來是想親自跟您談的,但考慮到今日發生的事情,于是命我前來,跟您詳談的。”

    “你說。”楚風淡淡說道。

    洛秋水微微一笑:“此事說起來有些尷尬,您能來洛家幫忙,就已經是很大的情分了,但洛家卻還有個不情之請。”

    “是什么?”

    “您在誅妖大會上得到過一個獎品,是枯木精華對吧?”洛秋水問道。

    楚風一愣,眉頭隨即皺起:“沒錯,你們想要這個東西?”

    “是的,但不是全要,只需要一點點粉末即可。”

    聽了洛秋水的話,楚風心中奇怪,問道:“你們要這個東西是想干嘛?”

    “說起來,這跟我之前與您提過的洛家對付那妖王的秘密武器有關。”洛秋水說道。

    “哦?”楚風詫異道:“莫非此物就是那秘密武器的其中一種配方?”

    “正是如此,要煉制出那樣秘密武器,這枯木精華必不可少。”洛秋水微微頷首。

    那大妖沖過來的同時,楚風亮出了妖刀!

    “這是妖刀!”

    現場,不少人發出了驚呼。

    此時那刀身上的白芒一晃,那面目猙獰的大妖頓時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妖刀一出,群妖懾服!

    妖王以下,沒有妖怪敢抵抗妖刀的威壓。

    唰!

    刀氣一閃,瞬間,那讓人畏懼的大妖身首分家。

    秒殺!

    現場目瞪口呆,這可是一頭大妖啊!

    居然,被一刀秒殺。

    這其中固然有妖刀的威力,但,妖刀只是一把刀,需要有強大的人物施展,才能展現其威力。

    “你,你殺了我的寵物!”

    洛秋澤瞪大眼睛,渾身顫抖。

    這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大妖,居然,被楚風給一刀秒了!

    此時,不單單是洛秋澤,現場幾乎每一個人看向楚風都充滿了震驚。

    一頭大妖,足以跟一名仙境修士糾纏。

    現場的這些人,甚至包括家主在內,沒有人能保證,能一刀擊殺一頭大妖。

    這等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也再沒有人小看楚風,以及質疑他之前獲得第一名的實力。

    “秋澤,你是自己挑戰在先,寵物殺了也就殺了。”

    洛秋風深吸了一口氣,上前說道:“楚道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正殿吧。”

    回到正殿之后,洛千峰大步流星走了進來,坐到楚風旁邊笑道:“楚先生,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是我洛家管教無方,還請您多多見諒。”

    “客氣了,小孩子嘛,玩心重一點可以理解。”楚風淡然說道。

    他的話中有話,明著是說洛秋澤,可暗中卻是指洛家做事實在幼稚,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來試探自己!

    洛千峰當然聽的出來,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隨后微笑道:“您不見怪就好,晚宴已經準備完畢,請您入席吧!”

    楚風笑了笑,擺擺手道:“不必了,這一路趕來,我覺得身體疲憊,很想立刻休息一下。不知道我今晚住在什么地方?”

    “啊?”

    洛千峰一愣,隨后醒悟過來,這是楚風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啊!

    但畢竟是大家族的家主,他只愣了一下就立刻說道:“在后面的貴賓房,是洛家接待賓客最高規格的地方!”

    “好,那就不多打擾了。”

    楚風說著起身,看了洛秋風一眼。

    “楚先生,無情小姐,請跟我來!”洛秋風會意,立刻起身說道。

    出了正殿之后,三個人往后面走,沒多久就到了一排高大建筑外面,洛秋風此時說道:“楚先生,今天的事情…….”

    “不必多說,我答應了洛家過來幫忙,就不會反悔,這一點請你放心!”楚風說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洛秋風微微松了口氣,“那就不打擾兩位休息了,里面有專人負責服飾,楚兄,無情小姐好好休息。”

    “好,洛兄慢走。”

    洛秋風一走,楚風不禁撇頭看向了無情,“你有什么想法?”

    “沒有,我對斗氣這種事情沒什么興趣,只想明天在城中逛逛,買些有趣的東西。”無情說道。

    “怎么?你不想參加對妖王的戰斗?”楚風詫異問道。

    “那是你答應的事情,我又沒答應,何況,我為什么要幫洛家,或者說,為什么幫你?”無情反問道。

    一句話問的楚風啞口無言。

    沒錯,無情從來都沒說過,自己跟著過來是幫忙擊殺妖王的。

    而且,她也確實沒有那個義務。

    楚風愣了一下微笑:“那也好,你先在城里逛逛,等我殺了妖王之后就一起回南源。”

    “我先回房了。”無情轉身離去,楚風也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夜色已深。

    洛家這片宮殿漸漸安靜下來,但此時楚風的房門卻被敲響了。

    “請進吧。”

    楚風早已知曉外面來的人是誰,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吱嘎。

    房門被推開,換了一身修身長裙的洛秋水走了進來。

    楚風看了她一眼,也是忍不住有些驚艷。

    平時她打扮的比較簡單,今晚換了這身裝束,當真是明艷照人,女孩子的曲線更是顯露無疑,加上她那張絕美的臉蛋,當真是宛若天仙下凡一般,讓人怦然心動。

    之前從韓冰的嘴里,楚風聽說過一些洛秋水的事情。

    洛秋水在盤龍古國素有艷名,仰慕者極多,據說世子都曾經想要追求她,但因為此女極少離開西巖,而且性格冷淡,想見她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現在看來,楚風覺得自己的面子還是不小的,她不但去了南荒見自己,今晚還特意換了一身盛裝,也不知道她來此何意?

    洛秋水坐下之后,看著楚風說道:“楚先生,今日之事實在很抱歉,是我洛家招待不周。”

    “洛小姐客氣了,我能明白洛家主的想法,所以并不在意。”楚風笑道。

    “那就好,難得您性格灑脫,若是換了一些人,恐怕就要拿此事小題大做了!”洛秋水微微一笑。

    楚風看她一眼:“你今晚來,就是為了說此事?”

    “不,其實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家主本來是想親自跟您談的,但考慮到今日發生的事情,于是命我前來,跟您詳談的。”

    “你說。”楚風淡淡說道。

    洛秋水微微一笑:“此事說起來有些尷尬,您能來洛家幫忙,就已經是很大的情分了,但洛家卻還有個不情之請。”

    “是什么?”

    “您在誅妖大會上得到過一個獎品,是枯木精華對吧?”洛秋水問道。

    楚風一愣,眉頭隨即皺起:“沒錯,你們想要這個東西?”

    “是的,但不是全要,只需要一點點粉末即可。”

    聽了洛秋水的話,楚風心中奇怪,問道:“你們要這個東西是想干嘛?”

    “說起來,這跟我之前與您提過的洛家對付那妖王的秘密武器有關。”洛秋水說道。

    “哦?”楚風詫異道:“莫非此物就是那秘密武器的其中一種配方?”

    “正是如此,要煉制出那樣秘密武器,這枯木精華必不可少。”洛秋水微微頷首。

    那大妖沖過來的同時,楚風亮出了妖刀!

    “這是妖刀!”

    現場,不少人發出了驚呼。

    此時那刀身上的白芒一晃,那面目猙獰的大妖頓時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妖刀一出,群妖懾服!

    妖王以下,沒有妖怪敢抵抗妖刀的威壓。

    唰!

    刀氣一閃,瞬間,那讓人畏懼的大妖身首分家。

    秒殺!

    現場目瞪口呆,這可是一頭大妖啊!

    居然,被一刀秒殺。

    這其中固然有妖刀的威力,但,妖刀只是一把刀,需要有強大的人物施展,才能展現其威力。

    “你,你殺了我的寵物!”

    洛秋澤瞪大眼睛,渾身顫抖。

    這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大妖,居然,被楚風給一刀秒了!

    此時,不單單是洛秋澤,現場幾乎每一個人看向楚風都充滿了震驚。

    一頭大妖,足以跟一名仙境修士糾纏。

    現場的這些人,甚至包括家主在內,沒有人能保證,能一刀擊殺一頭大妖。

    這等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也再沒有人小看楚風,以及質疑他之前獲得第一名的實力。

    “秋澤,你是自己挑戰在先,寵物殺了也就殺了。”

    洛秋風深吸了一口氣,上前說道:“楚道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正殿吧。”

    回到正殿之后,洛千峰大步流星走了進來,坐到楚風旁邊笑道:“楚先生,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是我洛家管教無方,還請您多多見諒。”

    “客氣了,小孩子嘛,玩心重一點可以理解。”楚風淡然說道。

    他的話中有話,明著是說洛秋澤,可暗中卻是指洛家做事實在幼稚,居然想出這種方法來試探自己!

    洛千峰當然聽的出來,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隨后微笑道:“您不見怪就好,晚宴已經準備完畢,請您入席吧!”

    楚風笑了笑,擺擺手道:“不必了,這一路趕來,我覺得身體疲憊,很想立刻休息一下。不知道我今晚住在什么地方?”

    “啊?”

    洛千峰一愣,隨后醒悟過來,這是楚風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啊!

    但畢竟是大家族的家主,他只愣了一下就立刻說道:“在后面的貴賓房,是洛家接待賓客最高規格的地方!”

    “好,那就不多打擾了。”

    楚風說著起身,看了洛秋風一眼。

    “楚先生,無情小姐,請跟我來!”洛秋風會意,立刻起身說道。

    出了正殿之后,三個人往后面走,沒多久就到了一排高大建筑外面,洛秋風此時說道:“楚先生,今天的事情…….”

    “不必多說,我答應了洛家過來幫忙,就不會反悔,這一點請你放心!”楚風說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洛秋風微微松了口氣,“那就不打擾兩位休息了,里面有專人負責服飾,楚兄,無情小姐好好休息。”

    “好,洛兄慢走。”

    洛秋風一走,楚風不禁撇頭看向了無情,“你有什么想法?”

    “沒有,我對斗氣這種事情沒什么興趣,只想明天在城中逛逛,買些有趣的東西。”無情說道。

    “怎么?你不想參加對妖王的戰斗?”楚風詫異問道。

    “那是你答應的事情,我又沒答應,何況,我為什么要幫洛家,或者說,為什么幫你?”無情反問道。

    一句話問的楚風啞口無言。

    沒錯,無情從來都沒說過,自己跟著過來是幫忙擊殺妖王的。

    而且,她也確實沒有那個義務。

    楚風愣了一下微笑:“那也好,你先在城里逛逛,等我殺了妖王之后就一起回南源。”

    “我先回房了。”無情轉身離去,楚風也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夜色已深。

    洛家這片宮殿漸漸安靜下來,但此時楚風的房門卻被敲響了。

    “請進吧。”

    楚風早已知曉外面來的人是誰,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吱嘎。

    房門被推開,換了一身修身長裙的洛秋水走了進來。

    楚風看了她一眼,也是忍不住有些驚艷。

    平時她打扮的比較簡單,今晚換了這身裝束,當真是明艷照人,女孩子的曲線更是顯露無疑,加上她那張絕美的臉蛋,當真是宛若天仙下凡一般,讓人怦然心動。

    之前從韓冰的嘴里,楚風聽說過一些洛秋水的事情。

    洛秋水在盤龍古國素有艷名,仰慕者極多,據說世子都曾經想要追求她,但因為此女極少離開西巖,而且性格冷淡,想見她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現在看來,楚風覺得自己的面子還是不小的,她不但去了南荒見自己,今晚還特意換了一身盛裝,也不知道她來此何意?

    洛秋水坐下之后,看著楚風說道:“楚先生,今日之事實在很抱歉,是我洛家招待不周。”

    “洛小姐客氣了,我能明白洛家主的想法,所以并不在意。”楚風笑道。

    “那就好,難得您性格灑脫,若是換了一些人,恐怕就要拿此事小題大做了!”洛秋水微微一笑。

    楚風看她一眼:“你今晚來,就是為了說此事?”

    “不,其實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家主本來是想親自跟您談的,但考慮到今日發生的事情,于是命我前來,跟您詳談的。”

    “你說。”楚風淡淡說道。

    洛秋水微微一笑:“此事說起來有些尷尬,您能來洛家幫忙,就已經是很大的情分了,但洛家卻還有個不情之請。”

    “是什么?”

    “您在誅妖大會上得到過一個獎品,是枯木精華對吧?”洛秋水問道。

    楚風一愣,眉頭隨即皺起:“沒錯,你們想要這個東西?”

    “是的,但不是全要,只需要一點點粉末即可。”

    聽了洛秋水的話,楚風心中奇怪,問道:“你們要這個東西是想干嘛?”

    “說起來,這跟我之前與您提過的洛家對付那妖王的秘密武器有關。”洛秋水說道。

    “哦?”楚風詫異道:“莫非此物就是那秘密武器的其中一種配方?”

    “正是如此,要煉制出那樣秘密武器,這枯木精華必不可少。”洛秋水微微頷首。手機閱讀地址:m.biqutxt.com
捕鱼游戏大厅 德甲新赛季赛程公布 吉林11选5开奘结果 qq打麻将 体育彩票排列五走势图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 粤36选7最新开奖查询 佳永配资是实盘吗 刘伯温四肖中特选料 长春经开股票最新消 qq麻将全集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五号的 上海时时乐哪里有卖 挣钱团队 无锡股票配资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号码